密谍司是百官最畏惧的机构,六部和宰相都无权指使,他们直接对天子负责。

    人人都知道密谍司,但它在百官的心目中,依旧是神秘的。

    所有人都不知道,府上哪个丫鬟,下人,甚至是昨夜刚刚娶回家的小妾,是不是密谍司的探子,当然,具体是不是没有人知道,反正外面都是这么传的。

    众人将密谍司传的神乎其神,但无论是百姓还是官员,都无法一窥其真面目。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

    密谍司想要查什么事情,轻而易举。

    他们能够清楚的查到,京城令刘大有脑袋上的包到底是打盹的时候磕在桌角的,还是昨天晚上和小妾怡情的时候伤到的。

    常德退下去没多久,就拿着一封密信再次走了出来。

    密谍司每日送到宫中的密信数不胜数,分门别类,有人专门整理,找到京城令刘大有的并不难。

    景帝拆开密信,打开之后,细细的看了起来。

    京中若有人想查一查京城令刘大有的行踪,不是一件难事,但要是想要深入的调查他做了什么事,见了什么人,说了什么话,就十分困难了。

    当然,无冤无仇的,也没有人闲着去做这些事情,跟踪调查朝廷命官,意图不轨,要是被查出来,可没有好结果。

    不过这对景帝来说都不算难题。

    只是看了个开头,景帝就已经猜出,刘大有这些天在做什么。

    他在做和礼部官员之前做的相同的事情。

    不同的是,礼部官员筹款的对象是官员权贵,和崔氏一系门阀有关系的官员权贵,刘大有筹款的对象,是那些商人。

    当然,能在短时间内就筹集了这么多的款项,并不是说商人要比官员权贵大方。

    而是因为他们捐了银子,就能够在院碑上留名,能够在书院的某座建筑前面留下自己的名字。

    礼部之人拜会那些官员权贵的时候可没这么说。

    商人重名,他们想要传出名气,不惜花重金筹建书院,官员权贵,又有哪一个不重名,他们比商人更加重名------他们为什么不捐,或是只捐那么一点?

    因为他们不知道。

    因为他们不知道捐银能够在书院留名,能够将自己的名字刻在碑上,世世代代的传下去。

    聪明如景帝,几乎是一瞬间就想通了事情的关节。

    某些人被算计了。

    从一开始,李易或者说明珠就在算计他们。

    其他的官员权贵,可以在整件事情被揭示之后,开始捐银,但是那些礼部官员拜访过的,大都是和门阀有关系的官员或是家族,他们还能再捐一次吗?

    若是不捐,多年来才培养出来的声名,将会受到巨大的打击。

    若是重新再捐,因为已经有过一次,起到的效果,也微乎其微。

    而那些门阀世家,他们所倚靠的,也无非就是多年积誉,在士族和百姓中的声望,没有了这些,便连没有牙的老虎都不如。

    如果说建立书院,让寒门子弟有书可读,是对那些门阀的蚕食,需要数十年后才能见效,此次捐银,便是对他们最正面,最直接的打击。

    当然,打击的范围不是所有门阀……,崔氏一族,以及崔氏一系的豪族,在经历了金钱上的巨大损失之后,即将迎来一次更加惨重的精神打击。

    这是他多年来想做,但从来没有做成的事情。

    景帝的表情说不上是欣慰还是失落,最终只是放下手中的密信,轻叹一声,“朕,真的老了啊……”

    他原本有些挺直的脊背弯了下去,舒服的躺在卧榻之上,二十年来,第一次觉得肩头的担子,似乎轻松了那么一些。

    那是因为有人,替他扛起了某些东西。

    听到榻上很快就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音,常德望了望殿外,脸上笑容一闪而逝,缓缓的退到了殿内的阴影之中。

    ……

    ……

    “先生,我想吃火锅……”傲娇萝莉拽着李易的袖子,不停的摇着。

    李易拍了拍她的脑袋,说道:“这么热的天,吃火锅干什么,听先生的,多喝点汤……”

    自从他回来之后,就很少去做那些辛辣的东西了,每天的饭菜都是以清淡为主,主要是为了照顾到如仪的身体,把清淡的饭菜做出百般样式,是他最近主攻的方向。

    没过一会,摇着他胳膊的就是两个女孩子了,左右各一个。

    李易看了看傲娇萝莉,又看了看被她拉过来,因为心虚目光有些躲闪的永宁,无奈道:“好好好,这就让你去给你们准备,你们一会去另外的小房子吃……”

    夏日里蔬菜丰富,其实现在无论什么季节都能吃到新鲜的蔬菜,为了不让她缠着自己,索性让她们几个单独去吃火锅吧。

    李明珠走过来,看着他说道:“明天要上早朝,应该瞒不了多久了?!?br />
    “时间差不多了,也没打算瞒多久?!崩钜捉恍┳髁霞咏览?,盖上盖子,这才问道:“京都附近要建的书院,银子应该够了吧?”

    李明珠点了点头,京都可谓是遍地富商,他们捐的银子加起来,也是一个十分恐怖的数字,按照计划,建起十余坐大型书院,都是绰绰有余的,甚至还能让这些书院维持运转很长时间。

    甚至于薛老将军,将门和其他的相熟之人找上门来,虽然不知内情,但却愿意捐出一些银子,都被她以同样的理由婉拒了。

    这件事情,还没有到最终解开面纱的时候。

    当然,虽然已经有不少银子了,要覆盖到整个景国,还相差甚远。

    不过这些银子,本来也就只用在京都而已,每一个地方,都采取就地捐银的形式,想必那些人也更愿意他们的名气在当地传开,只要京都的先例一开,其他州府就容易多了。

    若是按照这样的方法,有朝一日,明珠书院开遍整个景国,也不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

    “明天过后,应该会收到更多的银子,这笔钱的数量会很大,该怎么花,是一个问题,这还只是开始,以后,范围会更大,银子会更多……”

    李易将大火调成文火,说道:“而且要做这些事情,单单靠你或者靠我是不行的,你要找信得过的人,从女子联合会中找人也行,从其他地方也行,能力固然重要,但要保证绝对忠诚,这些对你来说应该没有问题……”

    李明珠琢磨着他的话,微微点头。

    “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br />
    见他再次开口,李明珠转过看着他,目光凝重。

    李易打开砂锅的盖子,盛了一些汤,将碗递给她,说道:“帮我尝尝这汤好了没有?”

    【ps:补更1/0,尽力了,今天可以求票,月票推荐票,打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