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别再纠结赵员外的名字了,人家那个时候的人纯洁着呢,没某些人想的那么龌龊啊,那一年,日还只是太阳……】

    “关于,关于捐银……,小人忽然觉得,此等利国利民之事,我等应该再多尽一份力的,只有建更多的书院,才能让更多的寒门学子有书可读,才能为国培养出更多的人才,恩,就是这样……”

    赵员外越说越有底气,说到最后,脸上的表情变的无比诚恳和自豪,“所以,我想再为书院捐些银子,刘大人……我们再细谈谈?”

    刘县令点了点头,笑道:“赵员外有此等心意,本官很欣慰??!”

    “大人请……”

    “赵员外请……”

    ……

    三千两银子,就算是赵家来说,也不是一个小数目了。

    但是,为银子拼搏了一辈子,此时此刻,他对于银子本身,已经不那么看重,真正到了这样的位置,就会明白,有些东西,是银子买不到的。

    有些事情,也是银子所不能解决的。

    因此,在心中斟酌许久之后,他又给出了一个数字。

    比刚才答应的一百两,整整翻了三十倍。

    刘县令笑着说道:“赵员外慷慨解囊,到时候,书院的寒门学子,会记得你的?!?br />
    “都是为国做事……”赵员外等的便是这句话,他没有办法去确定刘县令刚才说的话是真是假,但想来他应该不会用此事来骗他,毕竟对方也算上是一方大员了,不可能做出蒙骗之事。

    “还有一件事情,要拜托赵员外?!绷跸亓羁醋潘档?。

    “大人但说无妨?!?br />
    “本官对于京都附近的豪商巨贾到底还是不熟,希望赵员外能从中走动走动,毕竟一人之力有限,若是能多些像赵员外这么慷慨的人……”

    “当然可以,大人放心,此事便包在我身上了!”赵员外连连应答,心中涌出一阵狂喜。

    这件事情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刘县令居然将此重任交在了自己的身上,要是此事他办的漂亮,办的妥帖了,远的不说,以后在县令大人这里,不就可以说上话了?

    这可是付出三千两银子都买不来的,无论怎么算,都不会亏本的买卖。

    当然,与此同时,他又想到了一件事情。

    赵家的确是有些钱财,但还没有自大到认为赵家就是京都最有钱的商人,这一旦众人都聚集起来,得知了事情的真相,还不都抢着捐钱?

    到那个时候,他的名字还能不能留在院碑上,可就两说了。

    毕竟,这种留名的机会,相信那些人也不会拒绝。

    当然,他刚才已经从刘县令那里确认过,一座书院的款项集齐之后,余下的,会用来建造其他的书院,这一座书院无法留名,总有能留名的,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要小心一些。

    他对府上的管家招了招手,说道:“再去账房支取两千两过来……”

    等到他再次回到棋室的时候,那位好友已经等不及了。

    “刘县令来这里,有什么事情?”一名富态的中年男子看着他,极度诧异的问道:“你什么时候认识刘县令的?”

    赵员外神秘的一笑,说道:“此事暂且不急,我有一件天大的好事,要告诉你……”

    ……

    “不愧是李大人……”刘县令走出赵府,叹了口气,喃喃道:“高,实在是高!”

    这五千……,准确来说,应该是五千一百两银子,来的不费丝毫吹灰之力,甚至于------他都不用怎么动口,对方就会主动的贴上来,好像生怕自己不收一样。

    简直比抢钱还容易。

    他可是知道,礼部那些官员,去逐门拜访的时候,受到的是怎样的冷遇。

    当真是天壤之别??!

    而且,从赵府走出来,他还想到了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商人爱名不假,但有些人------似乎更爱名??!

    怕是过不了几日,这整个京都,就要再次热闹起来了。

    一名衙役站在他的身后,问道:“大人,我们现在去哪里?”

    “去许府?!?br />
    “哪个许府?”

    “城南许员外?!?br />
    ……

    小半个时辰之后,一位挺着肚子,脸上满是肥肉的胖子将刘县令从府中送出来,笑呵呵的说道:“大人慢走!”

    转过头去的时候,脸色却瞬间阴沉了下来。

    “该死的,这么重要的事情,姓赵的居然不告诉我!”

    刘县令身后,那衙役依然明白过来,笑道:“大人,我知道了,我们现在去章掌柜府上!”

    ……

    “嘻嘻,父皇,你又输了!”傲娇萝莉从位子上跳起来,高兴的叫道。

    赢父皇十局,她就能出宫去玩一次,赢父皇二十局,她就能连永宁也一起带上,所以她现在天天找父皇下棋,算下来已经攒了好多天了,她心里早就有决定,等到为两个人都攒够十天的时候,她就能和永宁出宫,十天都不用回来。

    景帝慈爱的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道:“寿宁先去玩吧,父皇有些累了,我们下午的时候再下?!?br />
    “哦?!?br />
    傲娇萝莉乖巧的点了点头,虽然她也想早点攒够时间早点出宫,可是父皇的身体不好,她已经长大了,要懂事,不能累着父皇。

    看着她蹦蹦跳跳的抛开,景帝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愧疚之色。

    作为一个父亲,用这样的方式留住女儿在自己的身边,陪他下棋,心中到底还是有些歉意的。

    最棘手的事情交给明珠和李易了,这几天没有重要的国事,好不容易过了几天的清闲日子,心中却还是对某些事情放心不下。

    他将棋子收起来,问道:“明珠这几天在做什么?”

    “殿下一直在宫中?!背5碌纳舸斯矗骸懊咳粘肆饭χ?,没有……”

    “哦,对了,公主殿下还在学着做菜?!?br />
    “做菜?”景帝的声音里面有些疑惑。

    明珠从小就喜欢舞刀弄剑,但绝不是厨房的菜刀,她什么时候对这些事情感兴趣起来了?

    “是的,做菜?!背5碌懔说阃?,说道:“熬汤之类的,经常让膳食局送东西过去?!?br />
    景帝疑惑了一瞬,就不再去想这些事情,又问道:“李易呢?”

    “在家,偶尔出去,但都是陪着妻子散步……”

    景帝眉头皱了起来,喃喃道:“他们两个,到底在做什么?”

    他没有给这件事情设上期限,但朝中关于此事的声音可一直都不小,落在他们身上的压力定然不轻,怎么会都如此的悠闲?

    想了想,又问道:“他们两个,最近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常德道:“几天前,公主殿下随他出宫了一次,去见了京城令刘大有,之后两人就没有和什么人接触过了?!?br />
    刘大有这个名字,景帝并不陌生。

    此人有些能力,最为突出的特质,是能够切身的站在普通百姓的角度,具有朝中许多大臣都没有的敏锐洞察力,经常能发现一些常人注意不到的问题,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景帝将所有的棋子收好,说道:“查一查,刘大有这几天在做什么?”

    【ps:补更2/2,补更完毕?!?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