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珠书院?”

    李明珠喃喃着这个名字,怎么都不相信,他的目的真的像他所说的一样,怎么看,都像是有另一层意思在里面。

    傲娇萝莉不再纠缠着问李易为什么她不能喝皇姐的汤这个问题了,扯着李易的袖子,小脸红扑扑的说道:“先生,也建几个寿宁书院吧,冰凝书院也行……”

    想了想,又觉得不能忘了永宁,再次抬头说道:“还有永宁,永宁书院,怎么样,也很好听的!”

    她觉得自己的名字虽然没有皇姐那么好听,但要比城阳她们的好听多了。

    李易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道:“好,到时候再建一个寿宁书院,让你做院长?!?br />
    “拉钩!”傲娇萝莉脸上立刻就露出了笑容,两只眼睛完成而月牙儿,伸出小指。

    这个动作,是她从永宁那里学到的。

    永宁知道好多新鲜东西,她都不知道,她和先生说话的时候,她很多时候都听不懂,干脆便照着样子学了。

    李易无奈的和她勾了勾小指,拇指碰到一起,傲娇萝莉高兴的说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虽然她不知道拉钩为什么要上吊,但是这个动作的意思是约定好了不能反悔,管他上不上吊,这是先生和她保证过的,等到再大一些,她就可以有自己的书院了,她是院长,比李翰还厉害一点,免得他整天在自己的面前炫耀……

    李明珠知道,他说的话向来掷地有声,既然答应了寿宁,以后就一定会有一座寿宁书院出现。

    说不定那个时候,寿宁早就忘记这件事情了。

    看着她们完成了这个幼稚的盟约,李明珠才看着李易,淡淡的问道:“礼部已经明确的表示不再参与此事,我们现在连可用的人都没有,需要那么多银子,到底应该怎么来?”

    她知道筹银一事遇到了极大的阻碍,不管是朝廷还是民间,对于此事都议论纷纷,几乎没有人认为她能够成功,所有人都在等着看她的笑话。

    说不在乎这些,当然是假的,只是出于对李易的信任,她到现在才问出了这个关键性的问题。

    李易看着她,神秘的说道:“别着急,好戏……才刚刚开始?!?br />
    他将从老皇帝那里赢来的东西收起来,解释道:“你先换身衣服,我们马上出去,一会再说?!?br />
    傲娇萝莉拿着剑在一边挥舞,皇室子女并不要求文武兼修,女子习武的更是少见,所有的公主里面,李易知道的,也只有长公主而已。

    有那位嬷嬷在一边看着,李易倒也不用担心她会伤着自己,李明珠换了衣服出来,等傲娇萝莉的时候,李易将计划详细的告诉了她。

    李明珠看着他,问道:“你从一开始就知道礼部那些官员会碰壁,也料到了他们肯定会主动退出,这些都是你计划的一部分?”

    李易点了点头:“礼部到底不是我们的人,有他们在,不能放开手脚去做,万一他们通风报信什么的,终究会有些影响,况且,这种功劳,怎么可能白白让给他们?”

    李明珠将所有的过程都梳理了一遍,才将他这几日的各种作为都联系起来了,不由的想起了那天在他眼中看到的神秘的光。

    她看着他,认真说道:“你真坏?!?br />
    李轩站在两人身后,睁大眼睛,看着李易,难以置信的问道:“你对明珠做什么了?”

    ……

    李轩的视线在两人身上狐疑的打量了许久,才将脑海中那个不切实际的念头压下,说道:“书院的事情我都听说了,我那边应该可以先拿出来十万两,用在京都的书院上,绰绰有余了,至于其他的,再慢慢想办法?!?br />
    如果只是京都,这件事情,便不算是什么难题了,但问题在于,这一次的规模之大,覆盖了整个景国,光是前期投资,就是一个十分恐怖的数字,后期更是不知道要用多少银子去填。

    李易摆了摆手,说道:“算了吧,你老丈人已经捐了二十万两了,你那些钱,还是留着吧?!?br />
    李轩的世子府不穷,光是三家合作的生意,就能够为他带来难以想象的利润,但他花起钱来也是大手大脚,整个科学院的研究经费,国库只能给一部分,更多的,还是他自己在填,一次拿出这么多钱,也没那么容易。

    李轩皱了皱眉,看着他,说道:“都这个时候了,别逞强,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在盯着这件事情,等着看明珠的笑话?!?br />
    “笑?”李易看着他,淡淡的说道:“他们马上就笑不出来了?!?br />
    从晨露殿走出来的时候,李轩目光极有深意的望了他一眼,叹了口气,说道:“刚认识你的时候,我怎么就没想到,你有这么坏呢……”

    ……

    京城令刘大有坐在堂内,脑袋一点一点的,打着瞌睡。

    这两天天气燥热,虽然怀里抱了一个冰袋,但房间里面还是闷热,外面的此起彼伏的蝉鸣更是让人心烦,倦意一阵一阵的袭来。

    砰!

    他的眼睛闭上的那一刻,身体也直愣愣的倒下去,脑袋磕在桌沿上,立刻就起了一个大包,整个人都清醒过来。

    急忙将冰袋敷在额头上,抿了一口茶水,倒是不再困乏了,低头的看起公文来。

    这几天,京都可不算平静,民怨甚大,若是不好好安抚民心,时日一久,怕是会出大乱子。

    事情的起因,是因为长公主要建很多书院,让更多穷苦人家的子弟有书可读,但是建书院的经费不足,在筹款之上遇到了阻碍,让此事暂时搁置下来。

    对此,京都百姓民怨颇大。

    毕竟这是一件利于百姓的大事,但凡穷苦人家,谁不想送自己的孩子去读书,去搏那么一线光宗耀祖的希望,只是大多数人家连吃饭都是问题,更不可能培养出一个读书人。

    现在有这样的机会了,他们怎么可能放弃?

    刘大有能够理解他们的渴望,毕竟他自己,也是寒门出身,老父砸锅卖铁,才让他有机会读书,考取功名,等到他功成名就,想要尽孝的时候,辛苦了一辈子的老父却撒手西去,没有跟着他享哪怕是一天的福。

    这一直是他心中的遗憾,关于此事,在心里,也是极为支持长公主的。

    只是满朝上下,和他有同样想法的人,似乎并不多。

    看着公文,睡意再一次袭来的时候,有衙役来报,长公主和长安县候到了。

    刘县令的睡意在这一刻一扫而空,急忙站起身,将官服整理了一遍,来到县衙后堂,踏进屋内,对坐在上方的二人拱了拱手,“下官见过长公主,见过李县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