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这几日在热议一件事情,议论范围很广,就连平日里对于国事不太关心的贫苦农户,都经常进城打听,建书院的事情到底怎么样了,听说书院建成之后,穷人家的孩子念书不要钱,他们家娃子明年就七岁了,以后能在书院读书吗……

    吃了上顿还要担心下顿的农户,最应该关心的,应该是吃饭问题,向来都不管朝政,不管上面怎么折腾,他们能够吃饱饭,在这世道上活下去,才是每天睁开眼时要想的第一件事情。

    然而这一次,不关心不行了。

    如果长公主正在做的事情做成了,他们的孩子,以后就不用和他们一样,重复着父辈的生活,他们可以去书院里念书,是读书人了,以后能中状元,做大官,是光宗耀祖,光耀门楣的事情……

    在他们看来,读书人都是要中状元做大官的,村头的吴秀才虽然还没有中,但是村子里谁见了他,不得恭恭敬敬的叫一声“秀才公”。

    总之,无论以前是什么样的身份,只要读了书,这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啊,公主殿下又为他们做好事了,先是把自家的女儿召了去,让全家都过上了能吃饱饭的日子,现在又让他们的儿子有书可读,他们不知道当今圣上为他们做了多少事情,但公主殿下,可是真的在为这些穷苦的老百姓说话……

    盖书院,要银子,公主殿下到处奔走,为他们筹银,然而那些有钱的大官们,好像不愿意,盖书院的事情,似乎是不能再进行下去了……

    这就是他们进城之后了解到的情况。

    “他,他们的钱,还不都是搜刮的民脂民膏,真的要为老百姓做事了,一个个的,都变成了铁公鸡!”一位老农拄着拐杖,不停的敲击着地面,满脸都是愤懑之色。

    “这是孩子们的机会啊,他们,他们不能和我们一样?!庇腥艘а?,开口道:“他们一定要读书,读了书,才有出息……”

    一人摇了摇头,叹息道:“唉……,都是狼心狗肺,真正牵挂穷苦百姓的,还是长公主殿下啊……”

    一辆马车从街道上缓缓驶过,经过了这些日子,赶车的老者已经明白,那一条又宽又阔的道路总是堵车,为了不耽搁时间,他们要远远的绕过那里,走另一条通畅的小道。

    然后在一条巷子口停下,有时候只停一两刻钟,有时候则是要小半个时辰那么久。

    老方和邋遢老者分别坐在马车两边,想着刚才在街上听到的话,掀开车帘,对李易说道:“姑爷,这些当官的,这点钱也不出,真是抠门!”

    李易摆了摆手,说道:“不要这么说,别人的钱不是大风刮来的,也不想被大风刮走,捐不捐钱是别人的自由,我们管不着的,不要搞道德绑架……”

    老方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虽然他不知道道德绑架是什么意思,但他知道,自家的银子是从沙子地里捡的,是别人送上门来的,是从齐国骗来的------好像都不如大风刮来那么方便,白白送给别人,他也不愿意。

    李易跳下马车,向巷子里面走去。

    邋遢老者习惯性的扔了一颗奶糖在嘴里,看了某个方向一眼,“他要这样到什么时候?”

    “快了?!崩戏酱渝邋堇险呤掷锬昧艘豢盘?,喃喃道。

    邋遢老者看了他一眼,将剩下的奶糖放回怀里,问道:“什么快了?”

    老方撇了他一眼,说道:“快了就是快了?!?br />
    这些天姑爷从这里经过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和之前截然不同,他已经仔细观察了许多天,自然能看出来其中一些微妙的情绪。

    邋遢老者似乎是明白了一些事情,问道:“你说你们家小姐,和这里面那位姑娘,他喜欢哪个多一点?”

    老方诧异的看着他一眼,没想到这个行事古怪的老家伙,居然这么闷骚,会对这种事情感兴趣?

    “这个没有可比性?!崩戏揭×艘⊥?,说道:“姑爷喜欢小姐,是因为小姐是小姐,不是别人,喜欢曾姑娘,只是因为喜欢?!?br />
    “什么意思?”邋遢老者先是愣了一下,琢磨了一会,还是没有理解,随后就像是想起了什么,有些嘲讽的看着他:“你是在说你自己吧?”

    老方撇了他一眼:“关我什么事情?”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那群玉院有一个相好,今天怎么没去找了?”

    老方脸色顿变,怒道:“你跟踪我!”

    邋遢老者不屑的看着他,“你的那点破事,谁不知道?”

    “破事?”老方居然不生气了,“看你这样子,怕是从来没有被人喜欢过吧?”

    这句话似乎是触及到了邋遢老者的逆鳞,登时对老方怒目而视,“什么,你也不去武国打听打听,老夫年轻的时候,也算得上是风流倜傥,被多少女子倾心,若不是醉心于武道……”

    “所以就一辈子都没有娶妻?”老方笑眯眯的望着他。

    邋遢老者不说话了,眯起眼睛看着他,若不是这些日子在修身养性,早就一掌拍下去了。

    不过眼前这个家伙不能随便拍,不和他计较这些,邋遢老者想了想,继续刚才那个问题:“如果再加上你们家二小姐呢?”

    “二小姐?”

    这个问题便有些复杂了,老方怔了怔,抬头看了看天,觉得今天的阳光又有些刺眼。

    ……

    李易坐在石桌旁,抿了一口茶,问道:“崔家的成衣铺子都关门了吧?”

    曾醉墨抬眼看了看他,微微点头。

    她这些天,也隐隐的听到了一些消息,崔家亏损了很多银子,将京都很多店铺都抵押了出去,便包括那些成衣铺子,已经许久不见开张了。

    而这些天,她们的策略也做了一些调整,就算是再有仿冒的出现,也有相应的应对方法。

    “听说长公主在筹银建学院,遇到了一些阻碍?”

    李易还以为她会具体的问些关于崔家成衣铺子倒闭的事情,不知道她怎么会突然提起此事,摇了摇头,说道:“那些都是表象,一切都在计划之中?!?br />
    曾醉墨看着他,问道:“是你计划的?”

    “当然,本来也没想着他们能捐出多少银子,捐的越少反而越好,她们现在嘲笑长公主,过几天就笑不出来了?!?br />
    李易说完,见她低着头不说话,想了想,忽然问道:“你不会是吃醋了吧?”

    “嘻嘻,小姐就是吃醋了……”小翠站在后面,轻笑说道。

    自从那天看到两个人在床上滚来滚去之后,有些话,她就可以当着两人的面说了。

    两个人在床上,一个压着一个,按照常理,在她看不到的那段时间里,应该就是做滚来滚去的事情了。

    “小翠,闭嘴!”曾醉墨羞恼的看了小翠一眼,站起来,匆匆的向着画室走去。

    李易站起来,在小翠的脑袋上轻轻敲了一下,“哪有这样说自家小姐的,没大没小……”

    小翠捂着脑袋,有些委屈,心道你们两个还不是想要找个理由共处一室,还装的这么像……

    李易走进画室,见她已经坐在了桌旁,解释道:“那个真的是表象,他们现在不捐,以后还是会捐,还得求着过来捐……”

    “你别说了?!痹砟掖姨鹜?,急忙说道:“你告诉我这些干什么,万一被别人听到了,坏了你们的大事……”

    “自己人,怕什么?”李易看着她,说道:“不过这些话还真的不能告诉其他人,不然后果会很严重,那个曾侍郎也不能告诉……”

    “我不会告诉他的?!痹砟抖そ靥乃盗艘痪?,然后抬头看着他,问道:“会有什么后果?”

    李易想了想,说道:“我会丢脸啊,长公主也没面子,会被很多人嘲笑,最重要的是,会损失很多很多银子?!?br />
    曾醉墨知道银子对他的概念,如果他说很多很多银子,那就真的是很多很多了。

    想到他将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自己,她的心中不由的浮现出一丝暖意。

    “怎么样,这么重要的事情我都告诉你了,有没有很感动?”李易走过去,微笑看着她,张开双臂,问道:“有没有感动到想来一个热情的拥抱?”

    那一丝暖意很快就消失了,曾醉墨随手从床边抓起一只枕头丢过去。

    “大色狼!”

    这个词语,是她很久以前和永宁学的。

    永宁说,喜欢占女孩子便宜的,都是大色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