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的病情似乎有所好转,已经很久没有开启的早朝在今日重开,这可是几个月来的第一次,百官们抖擞精神,不敢有丝毫怠慢,天不亮就站在宫门前等候。

    早朝很久没开,原以为会积攒很多的大事,不知道今天会在什么时候结束,然而不过是小半个时辰的功夫,众官员就排着队从立政殿向外面走了。

    陛下的身体可能是真的不行了,就算是以往,也很少有这么早就结束议事的。

    半月前有两州遭了水灾,损失不小,陛下命户部尽快拨银,赈灾济民,又派了都水监官员前去治理水患,这应该是最为要紧的事情。

    不过,类似的灾情,几乎每年都会经历,按部就班,不会出什么大错。

    其后便是各部司的一些琐事,早朝嘛,总要说些什么,要不然大家干站着多尴尬,显得平日里没活可干似的。

    除此之外,责令礼部协助长公主督建县学,有关科举方面的小小改制,算的上是一件让众人上心的事情。

    虽然失败了很多次,但陛下似乎还是没有放弃对某些门阀豪族的压制。

    从立政殿走到各部司衙门,还有不短的距离,官员们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讨论着刚才早朝的事宜。

    “大兴县学,陛下这是又给寒门大开方便之门啊……”

    “前些年不是也这样做过吗,最后不还是不了了之?”

    “难啊,要给各州府建更多的书院,就要请更多的先生,笔墨纸砚,书籍经义,还没有算上盖书院……,这都要银子,国库能拿出来这么多吗?”

    “谁知道呢,陛下刚才倒是没有说过从国库拨款,只说是长公主总领此事,那么多银子,难道让长公主拿出来不成?”

    ……

    ……

    若是在一年或是半年之前,他们争论的焦点,或许还是公主殿下虽然身份尊贵,但也不过是一介女子,有何资格参与国家大事?

    然而此刻,却没有人敢这么说。

    上一个这么质疑她的,已经被京都的民众把脊梁骨戳断了。

    一代大儒,最终落得斯文扫地,声明尽毁的下场,令无数人想起还会扼腕叹息。

    这一年的时间里,长公主的光芒,实在是太过耀眼了。

    带回天罚,使得景国大胜齐国,至今对其还有深深的震慑,后来又大败齐国使臣,为国家挽回颜面,再后来的妇女联合会,女子学院,甚至是一力推动了女子十六岁前不婚的国策,培养女接生大夫,使得女子难产而亡的几率降低了数倍,以致于许多女子都在家里为她立了长生牌位……

    这些事情,任何一件拿出来,都足以让他们心服口服。

    到现在,若是有哪些朝事上出现长公主的影子,他们根本不会奇怪。

    但对于她能不能将此事办好,众人心中也几乎没有什么期待。

    毕竟,连陛下都在此事上遇到了不可抗拒的阻碍,何况是长公主,一介女子,且不说会遇到其他阻碍,单单需要的银子,就不是一个小数目。

    不能解决这一个问题,此事最终只会是一个笑话而已。

    或许也正是看穿了这一点,那些具有深厚背景的官员,脸上才没有露出什么不悦的表情。

    扶持寒门,自然就是对门阀的打压,陛下表露出了这个心思,便是对他们的不满。

    向来都和皇家暧昧的几大家族自然不惧,他们在朝堂上的地位,自然有皇室保证,但对崔氏以及另外一些家族来说,事情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至少在本朝,他们表现的,可并不多么安稳。

    某位官员脸色微沉,小声道:“这些年,朝堂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陛下还不满意吗?”

    “放心,这样的事情,不是早就经历过了吗?”身旁一中年男子脸上露出不屑的笑容,说道:“此次必定还是有始无终,陛下都办不了的事情,长公主……,呵呵?!?br />
    “是啊,银子从哪里来,这才是最重要的?!币蝗说懔说阃?,说道:“若是只在京都,于大局没有什么影响,若是真要覆盖到各个州府,怕是国库会负担不起,我倒要看看,长公主打算用什么来填这个无底洞?”

    “呵呵,公主殿下的生意倒是做的风生水起,但是这一次,白花花的银子,注定是要打水漂了……”

    一人刚刚说了一句,就被身旁一人拽了拽胳膊,视线极其隐晦的看了后方一眼。

    那人回头一望,看到崔家某位重要人物阴沉着脸,心中立刻咯噔一下,暗道要遭。

    在崔家人面前提这种事情,不是在他们的伤口上撒盐吗?

    谁都知道,崔家因为琉璃之事损失惨重,鉴赏会没开成,囤积的琉璃当着众人的面被砸了个粉碎,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一次崔家怕是要损失数百万两银子,要论亏损,崔家一出,谁与争锋?

    不敢再看那位崔大人,回头望了一眼刚刚从里面走出来的长公主,眼中浮现出古怪之色,快步向前方走去。

    “看来,似乎谁都不看好你啊?!?br />
    李易今天罕见的上朝了,走在李明珠身边,以他如今的耳力,听到前面那些人谈论的事情,不是什么难事,对于长公主来说,这就更不是难事了。

    “你看好就行了?!崩蠲髦榛赝房戳怂谎?,淡淡的说道。

    李易闻言一愣,不知道是该感动还是无奈。

    这件事当着百官的安排下来,就再也没有退路了,银子还没有着落,她居然一点儿都不急?

    她就没想想,万一他是吹牛呢?

    不过,被信任的感觉还是不错的,李易回过头,看着她安慰道:“放心,要是没钱,就再骗一些来?!?br />
    “你说什么?”李明珠回头看着他。

    “我说要是没钱,就再赚一些来?!崩钜卓醋潘?,笑道:“你也知道,赚钱这种事情,我可是很在行的,这点钱,洒洒水啦……”

    前方似乎有人一直在等着,看到两人走过来,躬身微微行礼:“见过公主殿下?!?br />
    随后才看向李易,轻轻点头。

    李易同样回以微笑,王家家主,友好合作的老朋友了。

    李明珠看着他问道:“不知王大人有何事?”

    王家和皇室的关系向来紧密,她虽贵为公主,但在王家家主面前,也不会有太多的架子。

    “殿下要兴建县学,是利国利民的好事,王家愿意捐出十万两银子,为此事尽一份力?!?br />
    十万两银子,不是一个小数目了,李易给柳二小姐的时候,还犹豫了那么一瞬,王家居然这么干脆的就拿出来了,不愧是景国第一财主,底气十足啊……

    不过,想想这些日子他们赚了那么多,拿出来一点献爱心,也很正常。

    李明珠闻言也是一怔,随后便笑着说道:“王家的心意,本宫心领了,只是此事,本宫已有安排,不劳王大人费心了?!?br />
    她知道,这件事情李易不想让别人插手进去,更何况他刚才也说过,那些钱,对他来说只不过是洒洒水……

    洒洒水,应该就是不值一提的意思了吧?

    王家家主只是诧异了一瞬,就笑了笑,说道:“既然如此,本官就先走了?!?br />
    李易转过头,怔怔的望着她,一脸的难以置信。

    被他的视线望着,想到那些汤的功效,李明珠便觉得身体的某个部位有些异样,这种感觉前所未有,她脸颊微红,问道:“看我做什么?”

    李易一只手摸着自己的额头,伸手另一只手摸了摸她的。

    没发烧。

    难道是那种汤喝多了,某个部位增长了,智商就会降低?

    “干什么……”李明珠挥掉他的手,有些愠怒的说道。

    李易已经没空去欣赏长公主难得的嗔怒模样了,拔腿就向王家家主离开的方向追去。

    “王大人,等等,别走啊……”

    “刚才的事情,我们再商量商量……”

    “老王,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