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最近热衷于熬汤,这项工作并不是简单的把一堆食材放在水里煮,各种材料的比例,水量,火候,时间,改变任何一项参数,味道都可能发生质的改变。

    在这方面,他已经很有经验了。

    当然,熬汤的时候倾注的爱心,就不是用量能够形容的了。

    如仪的汤滋补安胎,小环的汤有益于青春期少女身体的生长,柳二小姐虽然不需要再生长了,但是多喝一些总没有坏处。

    最需要成长的其实是长公主,比小环还要需要,因此李易进宫的时候,给她带了满满一盅。

    吃着蛋炒饭,配上美味滋补又能长身体的汤才好,蛋炒饭下酒,听起来就不像那么一回事。

    “怎么样,这汤味道还不错吧?”

    蛋炒饭有些油腻,这汤正好能解腻,更重要的是,还能长身体。

    李明珠点了点头,汤配着饭,的确更好一些,但经历了某件事情,一提到汤,她就会想到某些让人脸红的事情,有些警惕的看着李易,问道:“这汤……什么作用?”

    “解腻,总是喝酒不好?!崩钜卓醋潘?,有些无所谓的说道:“放心,没毒的?!?br />
    说着,他给自己也乘了一碗,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李明珠心中怀疑顿消,反而有些内疚,刚才实在是不该怀疑他的。

    李易从怀里取出一张纸,说道:“这个给你?!?br />
    李明珠接过,视线投上去,发现这上面写的正是他昨天告诉自己的那些,只是条理更加清晰,至于更细节更具体的东西,却被他故意略去了。

    “像这样递上去就够了?!崩钜椎P乃宰髦髡诺慕械南附诙己团掏谐?,还另外提醒了一句。

    李明珠也没有多问,她知道这样做,是有他的打算,这件事情于国于民都是有益的,他总不会害自己。

    李明珠看着他问道:“银子怎么来?”

    “暂时保密?!?br />
    李易并没有直接告诉她,不是不相信她,而是太相信她了。

    这个傻姑娘,武功挺厉害,但心思其实很单纯,心里藏不住事情。

    如果真的将所有问题都解决掉之后,再和盘托出,那还有他们什么事情?

    “我走了,过几天再来找你?!?br />
    李易挥了挥手,晃晃悠悠的出了晨露殿。

    “李县候对殿下很好?!币恢倍颊驹诶蠲髦楸澈蟮纳碛?,见李易走出去,忽然开口说道。

    她的意思不限于对方每次来都为公主殿下带喜欢的饭菜,事实上她为公主殿下做的事情,要远比这些多的多。

    他让一位公主,一个女子,一步步成为了让朝堂上那些男人也不能小觑的存在,再也没有人敢多言为何景国的长公主还不出嫁,也没有人质疑她为什么能成为女子学院的院长,她带领京都的一众名媛贵女,做出了许多男人也做不到的事情,也让那些人知道,什么叫巾帼不让须眉。

    李明珠并没有直接回应,她望了殿外一眼,将蛋炒饭吃完,又喝了一碗汤,才放下玉勺,说道:“还有些汤,喝不下了,嬷嬷喝了吧,不要浪费?!?br />
    老妪笑了笑,知道她是不愿意浪费李县候的心意,取了一只碗,将汤盅中最后一碗汤盛出来,喝了一口之后,砸了咂嘴,脸上的表情忽然怔住。

    在公主还没有出生之前,她都是跟在皇后娘娘身边的,贴身服侍了十几年,看着皇后娘娘从一个小姑娘变成妇人,自然也知道,这味道有些熟悉的汤,有着什么样的作用。

    李明珠有些疑惑的看着她,问道:“怎么了?”

    老妪放下碗,有些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说道:“这汤……,殿下喝了才有用,老婆子还是算了……”

    ……

    ……

    夜已深,勤政殿一片寂静,偶尔有书页翻动的声音传来。

    常德从阴影中走出来,轻咳一声,提醒道:“陛下,该歇息了?!?br />
    “常德啊,你说,朕是不是真的老了?”景帝将一封奏章放下,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是欣慰还是落寞。

    “陛下正当壮年,何出此言?”常德的声音中终于带上了一些情绪。

    “明珠要是男儿身,朕今日何须如此?”景帝像是在自言自语,将那封奏章拿起来,又细细的看了一遍,桩桩件件,条理清晰,极致周全,不由喃喃道:“这些都是明珠一个人想出来的?那小子说的没错,朕的确是老了,景国的未来,还在他们这些年轻人身上?!?br />
    常德此刻大抵猜出了他的意思,论作诗填词,陛下不如李县伯,论武功身手,陛下不如长公主,但治国理政,向来都是陛下擅长之事,当有一天,他发现在这些事情上,也不如别人的时候,发出刚才那样的感叹也不奇怪。

    常德想了想,说道:“公主殿下也是心忧陛下,怕是李县伯也没有在其中少出力?!?br />
    “把功劳全都送给明珠,这种事情他也不是第一次做了?!本暗哿成细∠殖鲆凰裤撑?,说道:“这个臭小子,要是早拿出这些东西来,朕便不会头疼这么久了……”

    景帝说着说着,又摆了摆手,说道:“罢了,这件事情,就交给明珠去做吧,朕也乐得清闲?!?br />
    明珠的能力,他是很放心的,既然这件事情由她提出,便交给她去做,这样一来,自己也会轻松许多。

    最重要的经费问题,上面只是说不需要国库拨款,至于那一笔巨大的款项到底从哪里出,他就不那么关心了。

    某人总会有办法的。

    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景帝忽然道:“你说,他是不是对明珠有什么心思?”

    如果李易没有妻子,他心中甚至觉得这是一件好事,但一国公主,是不可能给人做妾的。

    “公主殿下和他相识很早,对他亦是有知遇之恩……”常德想了想,说道:“至于其他的,应该不至于?!?br />
    这种事情,他自然是不好多言的。

    “以明珠的年纪,换做其他的公主,早就该成婚了,不过她向来有主张,朕不知她的心思,也不好帮她做主,若是别人倒也无妨,但那小子……”

    景帝的眉头皱起来,喃喃了几句之后,便摇了摇头,脸上露出轻松了笑容。

    “时候不早了,歇息吧?!?br />
    虽然心中还是有些落寞,但这却是那孩子的一片心,孩子长大了,终于能帮她的父皇分担一些东西了……

    ……

    “成了?”

    李易看着李明珠,忍不住问道。

    李明珠没有说话,但却点了点头。

    虽然不知道她的情绪为什么看起来不太高,看他的眼神有些奇怪,但计划向着预计的方向又前进的一大步,总是值得高兴的。

    “喝汤,喝汤……”李易又给她盛了一碗。

    李明珠看着他,脸上浮现出一丝羞怒,微微低头。

    见她似乎没有喝的意思,李易愣了愣,随后便摇了摇头,也不计较,说道:“算了,我带回去给小环喝,还是膳食局的材料齐全,这汤盅我也带回去了,下次来的时候再还回来……”

    毕竟长公主长不长身体,和他的关系不大,小丫鬟正在发育期,营养可得跟上了。

    见他站起来准备离去,李明珠脸上浮现出和桃花一样的颜色,咬牙道:“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