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栏里正在唱的戏文是经典的《牛郎织女》,没几天就是乞巧节了,这一类的戏文正是受欢迎的时候。

    白天还不是勾栏最热闹的时候,但是里面的人也不少,有一半以上的上座率,到了晚上,里里外外就都会站满人了。

    众人的视线都被台上的精彩表演吸引,没有人注意到,在后方的一处僻静角落,粉雕玉琢的女孩子正兴致勃勃的给身后的中年男子讲牛郎织女的故事,戏文虽然精彩,但是先生给她讲的故事更精彩。

    中年男子坐在那里,耐心的听女孩子讲述着,怀里还搂着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姑娘,目光偶尔望一望台上,脸上满是惬意的笑容。

    一个穿着灰衣服的老者站在他的身后,皱纹密布的脸上,始终没有什么表情。

    勾栏之外,年轻男女靠在墙上,小声的交谈。

    “到时候,会在各地都建官学,名字就叫做“明珠书院”或是“明珠希望书院”,寒门学子可以给予一定补助,或是在学院做些杂务,勤工俭学……,课业的安排也要合理,全面发展,不要最后培养出一大堆腐儒出来……,这些事情,我回去会详细的给你写一份东西,你再呈上去?!崩钜卓醋潘?,叮嘱道:“你要记得,这些事情,只能你去做,至于银子怎么来,我先不告诉你,等事情定下来再说?!?br />
    景国的教育改革在小范围内其实已经开始了,李易不担心这些改变会引起什么人的反对,这一份鉴别力,老皇帝现在已经具备了。

    老皇帝想要对门阀动手不是一天两天了,但这其中的内情,又没有那么简单。

    李易平日里和他吃饭,也不只是吃饭,其他方面的收获也不少。

    朝堂被世家门阀左右,一直是老皇帝心中的一根刺,他想要任用寒门子弟,培养绝对忠于皇室的官员,来达到集权的目的。

    皇帝权力虽大,但也不能为所欲为,没有什么名头就将朝廷大员随意撤职,那是昏君,也不能服众。

    像崔家那样的家族,要说武力,和皇家相比差了太多太多。

    但是老皇帝不可能因为看他们不顺眼,就派兵去灭了他们,那是土匪的行径。

    门阀的影响力太大了,尤其是对于那些依附他们的仕人,没有理由的去动他们,是冒天下之大不韪。

    但他又不能看着这些人在朝中搞风搞雨,结党营私,崔家就是反面例子中的典范,李易觉得蜀王堂堂皇家长子,被驱逐到那个地方,就是因为老皇帝看不惯崔家,而他一直想动的,也就是以崔家为首的那些豪阀。

    想想崔家也是造孽,刚刚亏了几百万两银子,棺材本怕是都被赔进去了,还老被皇帝惦记,还真是流年不利……

    听他说完,李明珠点了点头,忽然问道:“为什么必须是我?”

    李易撇了撇嘴:“这可是大功劳,当然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了?!?br />
    “我便不算外人了?”

    “我们可是京都三杰,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好事当然先想着你们,说外人太生疏了,起码算得上半个内人了吧?”

    李明珠瞪了他一眼,“呸,谁是你内人!”

    明明是很纯洁的意思,她非要这么误会,李易也懒得解释,只觉得今天的公主殿下一点儿都不干脆,婆婆妈妈的,跟个娘们一样。

    “还是不对劲?!崩蠲髦樗直?,目光直勾勾的看着他,说道:“你每次这么殷勤的时候,一定没有什么好事?!?br />
    “说话的时候,摸摸你的良心?!崩钜卓醋潘?,皱眉道:“你扪心自问,我什么时候害过你?”

    李易开口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向着她“良心”的方向看去。

    感受到他的目光,李明珠就想到了刚才喝的那碗汤,只觉得全身哪里都不舒服,双手从胸前放下,却又不知道该放在哪里,最后羞恼的看了他一眼,向着勾栏里面走去了。

    “胸不平,何以平天下?”

    李易摇了摇头,觉得上天这么安排,一定是有他的深意。

    最起码在平天下这条路上,长公主已经迈出了第一步。

    ……

    ……

    老皇帝今天玩得很尽兴,李易能看出来,他脸上的笑容就没有停止过。

    在今天这半天的时间里,他不是高高在上的一国之君,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父亲。

    他会让永宁骑在他脖子上看杂耍,也会因为傲娇萝莉给他喂了一颗奶糖而喜笑颜开,整整在街上走了两个时辰,依然精神抖擞,下午吃饭的时候,更是让常德接连盛了三碗。

    这哪里像是一个病重之人,能吃能逛,状态好的不得了。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自己做的饭好吃。

    吃饱喝足了,还躺在李易的摇椅上,半眯着眼睛,一晃一晃的,长公主在后面帮他捏着肩膀,景帝脸上露出惬意之色。

    “朕算是知道了,你为什么宁愿在家清闲也不愿入朝为官,若是每天都能这么舒坦,给个神仙也不换?!?br />
    李易强忍住没有露出鄙夷的表情。

    还什么都没干呢,这日子就叫舒坦了,堂堂一国之君,怎么就像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一样。

    怎么着也得来个下午茶,几块桂花糕解解腻才叫舒坦吧?

    景帝闭着眼睛,淡淡道:“崔家的事情,是你在背后吧?”

    这没什么隐瞒的,老皇帝知道景国最大的琉璃矿就在他家地底下,想瞒也瞒不过去。

    “陛下放心,该交的税,一文都不会少?!?br />
    自觉纳税是一个好习惯,也是封口费,老皇帝看崔家不爽很久了,既解气还有钱拿,肯定没有什么意见。

    “不早了,也该回宫了?!本暗壅隹劬?,从摇椅上站起来,直到和永宁寿宁离开,都没有再提这件事情。

    长公主离开的时候,回头看了他两眼,李易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有时候,还真希望她是男儿身,这样一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都会省掉,但一想到她若是真的是男儿身,心中又会隐隐的有些失落……

    很早以前,他就已经有了某一个计划,并且在一步步的进行着,然而,前路的艰险,到现在还没有真正的体现出来,况且,就算是克服了重重的艰难险阻,真的达到了他预想的那个结果……

    那个结果,便当真是她想要的吗?

    李易心中其实还是有些迷茫。

    “人都已经走了,还看?!币坏赖纳舸优源?。

    李易回过头,看到柳二小姐抱着剑,靠在月亮门旁。

    “你们刚才谁赢了?”

    李易做饭的时候,老皇帝和两个小丫头在前院玩,柳二小姐和长公主去了后院,一个人出来的时候,衣衫有些凌乱,不出意外,应该是切磋了一会。

    毕竟,在同龄人中,也只有她们两个,能彼此成为对手了。

    柳二小姐没有回答,就说明她没赢。

    上次好像也是同样的结果,对于向来都是横扫同龄人的柳二小姐来说,居然不能稳赢另一个和她年纪相仿的女子,这个结果可能有些难以接受。

    尤其是在样貌和实力都不能稳赢的情况下。

    这个年纪的女孩子,什么事情都喜攀比一下,李易能够理解,看着她,安慰道:“别灰心,至少,你比她大?!?br />
    柳二小姐抬头看着他,目光中带着一丝疑色:“你说……什么?”

    “我说,你好像比她大几天吧?”李易看着他,笑道:“我熬了汤,你要喝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