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身上的这具娇躯,李易实在是已经不陌生了。

    虽然有过两次美丽的意外,但那都是视觉上的冲击,这种肌肤紧紧贴在一起,能够感受到她的心跳在急剧加快的感觉,可远比那一个不算热情的拥抱要刺激的多。

    软玉在怀,与她的距离如此之近,李易脸上的表情有些恍惚,似乎是发自本能的,揽住了她盈盈一握的腰肢。

    夏日里的衣服本就单薄,她此刻穿着的是一间单薄的裙装,隔着衣服,也能感受到那种滑腻的触感。

    曾醉墨原本已经挣扎的撑起了身子,脸上满是羞怒,似乎是下一刻就会爆发,然而在某一刻,腰间传来异样的感觉,让她的身体微微一颤,低下头,有些难以置信的望着他。

    他脸上表情有些惘然,眼神略有涣散,从他眼底深处看到的某种情绪,让她的心跳更快,心底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化开了。

    她此刻半撑着身子,两人的身体不再紧密贴合,但其实也只有极其微小的距离。

    这样的距离其实更加暧昧,李易只要稍稍的变换视线,就能看到更多的风光。

    然而他此刻哪里会想着这些,眼中的恍惚很快就化开,意识到了现在到底是处于什么情境。

    他看着她近在咫尺的俏脸,两个人的呼吸互相喷薄到对方的脸上,就这样互相望着,呆呆的望着。

    李易移开视线,他担心自己无法从她那几乎是浑然天成的魅惑姿态中回过神来,两只手也很快松开。

    曾醉墨看着他眼中某种情绪褪去,身体微微一僵,脸上羞红不再,稍稍有些苍白,眼神深处浮现出一丝痛楚和失望,挣扎着从他的身上爬起来。

    李易只是试探性的一撇,看到她眼中光芒褪去时,心中几乎不受控制的一紧。

    没有任何犹豫的,他的手再次拦上了她的纤腰,微微用力。

    洛水神女最终还是没有爬起来,比刚才更重的跌落在他的身上,这一次,两人眼睛对着眼睛,鼻尖对着鼻尖,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某种相同的东西。

    他们便这样彼此的望着,谁都没有说话,只有心跳起伏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面,显得格外清晰。

    已经将两只手的拇指放进嘴里的小丫鬟,终于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轻轻的将门关上,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

    然后就将耳朵贴在门上,屏住呼吸,小脸上露出激动的表情。

    足足过了一刻钟的功夫,还是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传来,她的脚都站的有些发麻,扶着门,将耳朵贴的更紧一些。

    房门从里面打开,李易扶着小翠的额头,避免她跌倒,踏出房门,捏了捏她的脸,说道:“小小年纪,不学好……”

    看着他走了出去,小翠揉了揉自己的脸,向房间里面望去的时候,看到小姐从床上下来。

    衣服整整齐齐的,就是脸有些红,除此之外,好像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她在青楼长大,懂得事情自然要比普通女子多上许多,知道他们刚才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情,小姐肯定不会是这样的。

    她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真是两个奇怪的人啊……

    曾醉墨走出房门,脸上桃花般的晕红未消,坐在院中的石桌旁,怔怔的望着某个方向出身。

    虽然刚才他们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做,但两人相拥在一起,在长时间的互相凝视中,某些事情,到底是和之前不一样了。

    这些事情,不用言说。

    曾仕春从外面走进来,还兀自回头狐疑的望了一眼,几次在这里遇到那个人,再加上外界的一些传言,他心中也近乎笃定了那个可能。

    有心想要针对此事说些什么,然而以两人此时的关系,他却不好开口。

    他站在桌旁,将一个包裹的精致的纸包打开,看着曾醉墨,笑着说道:“醉墨,福记前两天又出了新品,味道还不错,你尝尝……”

    曾醉墨抬头看了他一眼,虽然没有开口,却从桌上倒了一杯茶,茶杯向对面移了移。

    曾仕春脸上的表情僵住,看了她一眼,似乎有些难以置信,端起茶杯的手都有些颤抖。

    他缓缓的坐下,压抑住心中的惊喜,将那杯茶一饮而尽。

    茶是凉的,但他心中的暖意,甚至超过了当日升任户部侍郎,朝堂上无数羡慕的眼光望过来时……

    ……

    ……

    邋遢老者坐在马车上,看了李易一眼,问道:“回去?”

    李易点了点头。

    邋遢老者有些狐疑的望着他,问道:“今天不是来看宅子吗?”

    “还没看吗?”

    “不是堵车绕路了吗?”邋遢老者看着他,一副看没看你还不知道的样子。

    李易挥了挥手,上了马车,“那就去看吧?!?br />
    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他乐不思蜀,连这次出门的正经事都忘了,邋遢老者回头向某个方向望了一眼,心中疑窦丛生。

    宅子已经差不多安排好了,明天就能搬过去,李易刚刚收拾好一些需要的东西,至于日常用具之类,有丫鬟下人操持。

    以后的生活就不像这么无聊了,早上或者下午,可以陪着如仪在算学院的湖边散散步,或者多走些路,去逛街散心之类的,那里距离皇宫不远,傲娇萝莉和永宁每天都可以过来,如仪喜欢孩子,也喜欢她们几个在家里闹,李易不知道,等到过些日子,她们的孩子生下来了,家里又会是什么样子?

    柳二小姐的情绪似乎又变的好了起来,李易觉得那一顿揍没白挨,但是该记的帐还是得记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有朝一日,她一定会后悔的。

    最近诸事都很顺利,似乎是坏运气全都在被那道姑劫走的路上消耗一空,能够安心的躺在院子里晒太阳,什么事情都不用想,想起来就忍不住想笑,小丫鬟的手柔柔的,软软的,按在哪里都很舒服……

    最近这一座院子里的阳光总是格外刺眼,导致老方进来的时候,总是小心翼翼的,免的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事情被灭口,也不用在忠义两难全的问题上纠结太多。

    “姑爷,那崔家果然要开什么琉璃鉴赏会,邀请了很多人,时间就在半个月以后?!?br />
    崔家把时间压的这么后,想来邀请的人应该不少,怕是不会局限于一个京都,动作倒是够大的。

    别人不知道崔家手里积攒了多少的琉璃,李易却十分清楚,每一件琉璃器都是什么,甚至比崔家自己都要清楚。

    居然敢给自家的生意捣乱,虽然影响不大,但是却够恶心人的。

    论恶心人的手段,他可是还没有怕过谁,想了想之后,对老方招了招手。

    “过来,有些事情需要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