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躺在摇椅上,小丫鬟将两只剥好的鸡蛋放在他的眼睛上,轻轻的滚动。

    昨天在院子里坐到后半夜才有了一点儿睡意,李易觉得,是时候该考虑和如仪分房睡的事情了。

    要不然,以后就没法睡觉了。

    “姑爷,我们马上要搬家了吗?”小丫鬟放下鸡蛋,小手在他的脑袋上移动,声音软软的说道。

    李易点了点头:“恩,这两天你收拾收拾东西,很快我们就要搬到城里去?!?br />
    小丫鬟乖巧的点了点头,对她来说,只要能和姑爷小姐在一起,搬到哪里都是没有什么区别的。

    “吱呀……”,柳二小姐的房门打开,她从房间里面走出来,小环低头看了看眼圈黑黑的姑爷,再看看她,将那两只煮好的鸡蛋拿起来晃了晃,“二小姐,要鸡蛋吗?”

    杨柳青大概是柳二小姐最用心对待的一个外人了,事实上,自从她成为了如意的弟子之后,李易也没有将她当成是外人对待过。

    她就这样不辞而别,就算是他的心里也有一些不舒服,更何况是柳二小姐。

    他还是打算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

    ……

    “杨柳青,你家二小姐那个小徒弟?”李明珠吃着李易带过来的虾仁炒饭,抬眼看着他,“她怎么了?”

    “你帮我查查,武国皇室或是勋贵中,有没有一个和她同名同姓的?!崩钜姿盗艘痪?,然后张开嘴,傲娇萝莉将一只剥好的虾肉送进他的嘴里。

    这里不是后世网络发达的时代,可以轻易的在网络上搜寻到需要的资料,这件事情,李易自己办起来会比较麻烦。

    皇室总有些特殊的渠道,当然这些就不是李易能够轻易接触到的了。

    李明珠点了点头,看向身旁的白发老妪,说道:“麻烦嬷嬷一趟?!?br />
    那老妪点了点头,目光似有深意的望了李易一眼之后,转身离开。

    傲娇萝莉再次为李易剥了一只虾,然后就抱着他的胳膊,娇声说道:“先生,你今天就带我们出宫吧,好不好嘛……”

    已经十三岁快十四岁的傲娇萝莉,身材已经开始发育,一些行为自然也要多加注意,燕妃平日里对她的礼仪教育也算严格,可一见到李易,就暴露了贪玩的性子,什么皇家仪态都没有了。

    见李易不为所动,她连忙对另一边啃着排骨的永宁眨了眨眼。

    永年虽然年纪小,但向来都是寿宁的小跟班,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她的意思,放下排骨,抱着李易的另一只胳膊,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望着他。

    谁能拒绝这两双可爱到极点的无辜大眼睛,李易微微叹了口气,无奈点头。

    “先生最好了!”

    傲娇萝莉跳起来,“啪叽”一声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没有外人在的时候,她就恢复了这种小女孩的性子。

    永宁也凑过来,嘴上还沾着油脂,小脸羞红的在李易的另一边脸上亲了亲。

    虽然年纪比傲娇萝莉小了许多,但因为经历的原因,她却要更加的安静一点,远没有她那么贪玩。

    “永宁,快点,我们去换衣服!”

    傲娇萝莉拉着永宁小跑出了晨露殿,一群宫女慌慌张张的跟在后面,大声喊着“殿下,慢点”……

    凉妃早逝,永宁年纪小,一个人住在宫殿里会害怕,李易便建议老皇帝,让她和傲娇萝莉一起,由燕妃教导,寿宁虽然贪玩,但对这个妹妹还是很照顾的。

    李明珠放下碗,看着他,问道:“你今天见过父皇了?”

    “没有?!?br />
    李易摇了摇头,他今天来主要是问问她关于杨柳青的事情,再有就是看看永宁和傲娇萝莉,并没有见到老皇帝。

    李明珠忽然看着他,掩饰住眼中的那一丝希冀,问道:“父皇的身体,真的没有什么办法了吗?”

    在她的心里,他还是那个无所不能,什么事情都能解决的李易。

    李易剥虾的动作一滞,气氛变得有些压抑。

    老皇帝的病情,就算是在后世,也属于不治的那种,他已经尽自己所能去改变了,然而也只能减缓或许稍稍延续他的寿命,他不是神仙,也回天无力。

    李易叹了口气,说道:“如果能搬离皇宫,放下所有政事,仔细调养,情况或许会好得多?!?br />
    这种病根治虽然不可能,但是也不会马上要命,保持心情的舒畅是很重要的,皇宫这个地方像是一个巨大的囚笼,太过压抑,也缺少人气,纵使现在大部分的政务都交给了两位宰相,但一个国家何其之大,作为皇帝,每天要处理的事情,太多太多了。

    李易和他说话的时候,往往会忽略掉他皇帝的身份,偶尔的插科打诨,算是调节,这是他们两个人长久以来养成的默契,但起到的效用,也只是一时而已。

    如果老皇帝能够马上卸下肩上的担子,在京都外面找一个环境清幽,山美水美的地方颐养天年,没事了就躺在院子里晒太阳,兴致来了去勾栏听听戏,和老常再找两个腿子搓搓麻将,或者找几个老太太跳跳广场舞,不敢说长命百岁,多活几年绝对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但这个办法李易不能提,太医也不能提,即便是他们心里面也十分清楚。

    “父皇他,很累了……”李明珠低着头,脸色稍黯,但随后就抬起头,认真的说道:“我会好好劝劝父皇的?!?br />
    李易点了点头,怕是也只有她,能和老皇帝提这些事情了。

    两人之间,有短暂的沉默,随后,就有脚步声由远及近。

    白发老妪走过来,怀里抱着一摞厚厚的书册,放在桌上。

    “这是关于武国的所有的资料了?!?br />
    李明珠看着李易,说道:“这些书你拿回去慢慢看吧,看完了记得还回来?!?br />
    “找个人而已,费不了多少工夫?!崩钜滓×艘⊥?,这些书籍既然不对外,还是留在这里的好,免得给她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他顺手拿起一本,随意的拨动着书页,速度极快,站在一旁的老妪都看不清楚。

    两个呼吸的功夫,他便重新拿起了一本,重复刚才的动作。

    李明珠早就见识过他看书的速度,对此已经不那么惊奇了。

    “你在干什么?”一旁的白发老妪看着他,一脸的疑惑。

    李易随口回道:“看书?!?br />
    “这样能记???”老妪大惑不解。

    这种速度,她连书页上的字迹都看不清楚。

    “找些东西而已,不用记住?!崩钜鬃懿荒芨嫠咚?,就算是这翻动这书页的动作也是多余的,这些书他只要碰到,里面的内容就会全都记在脑子里,那还不被当做怪物来看。

    在白发老妪看怪物一样的眼神中,不知道翻动到第几本的书的时候,书页翻动的声音终于消失了,李易的视线停在某一页上。

    “找到了?!彼醋拍巧厦婕锹嫉哪承┬畔?,目光微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