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今天有点怪,怎么怪了,怪好看的……”

    这句话在后世甚至可以当成是撩妹金句,得到了这样的夸赞,女孩子虽然不至于心花怒放,但心里总会有些小欣喜,然而在如今的时代,大街上随便拦下一位女子这么说,得到的绝对不会是害羞或是欣喜,骂一句“登徒子”算是轻的,严重了抽一巴掌都有很大可能。

    柳二小姐喝了一小口汤,这才抬头看着李易,问道:“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br />
    “我说,你今天……怪好看的?!?br />
    身正不怕影子斜,好看还不让人说了,越是这个时候,就越是不能怂,李易表情认真,义正言辞,一点儿都不心虚。

    “以前就不好看了?”

    李易很惊讶柳二小姐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这简直是送分题啊,连连摇头:“以前也好看……”

    “那今天好看在哪里?”柳二小姐看着他,问道:“有杨柳巷那位曾姑娘好看吗?”

    这是一道送命题。

    今天的阳光有些刺眼,刺眼到李易都有些看不清阳光下柳二小姐好看的脸了。

    “哎呀,今天这太阳可真毒啊,刺的我眼睛都瞎了,什么都看不见,也什么都听不见……”

    老方闭着眼睛,站在院子里,双手乱摸,摸索出院门的时候,还被台阶绊了一下,险些摔倒,嘴里还连连抱怨。

    “装……”李易鄙夷的看着老方跌跌撞撞的走出去,回头看着柳二小姐,撇嘴道:“今天天阴着呢,哪里来的太阳,撒谎也不找一个好的理由……”

    李易担忧的看着门口,说道:“也可能是老方的眼睛和耳朵出问题了,我去看看……”

    老方从外面再次走进来,挠了挠头,说道:“忘记说了,那些人从蜀州回来了?!?br />
    他将一封信交在李易手上,说道:“这是杨柳青姑娘交给二小姐的,杨姑娘这一次没有跟着他们一起回来,好像是在蜀州的时候,就自己一个人离开了?!?br />
    说完就抬头望天,双手在空中乱晃,摸索着出了院门。

    李易和柳二小姐以及老方他们,先众人出发,轻装上阵,又近乎是日夜兼程,自然要比他们先一步回京都。

    剩下近百人的队伍,则是在杨柳青的带领下,从蜀州回来,然而老方刚才说的------她没有跟着众人一起回来?

    李易走过去,将信封递给柳二小姐:“给你的?!?br />
    他心中想着,那些人回来了,蜀王给他们爱心捐赠的物资也应该到了,那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该怎么花才好呢……

    “我喝完了,记得洗碗?!?br />
    片刻的功夫,柳二小姐已经看完了信,将其放在桌上,站起来,倒也没有和李易计较刚才的事情,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李易诧异的将那封信拿起来,视线投上去,片刻之后,才缓缓放下,看了一眼柳二小姐紧闭的房门,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杨柳青走了。

    就像她来的那么突然,走的同样突然。

    她没有说去了哪里,也没有说还会不会回来,只是在信中感谢了这两年来柳二小姐对她在武学上的教导,这两年,是她人生中最开心的两年,她永远都会这一切,永远都有这么一位师父,再造之恩,无以为报……

    信到这里,就再也没有了任何下文了。

    李易食指轻轻敲击着桌面,脸上浮现出回忆之色。

    ……

    “请问,柳如仪是不是住在这里?”

    那个和柳二小姐差不多年纪的少女,一年多以前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背上背上一个小包袱,手里握着长剑,脸上冷酷的表情和柳二小姐如出一辙。

    当时的她,是想要挑战位于豪侠榜第一的如仪,张口闭口便是江湖规矩,败在如意手上之后,便一心想要拜她为师。

    虽然柳二小姐没有答应,但她的恒心让李易现在想起来还有些惊讶。

    每天天不亮就过来烧水劈柴,打扫庭院,近乎包揽了家中的所有杂事。

    在她之前,李易见过练功最勤奋的人是柳二小姐,在她之后,李易再也没有见过比她更加拼命的人。

    她身上似乎背负着某些沉重的东西,一直埋藏在心底,没有对任何人表露过。

    这近两年时间,她唯一做的,就是不停的超越自己,从一个会些功夫的小贼,到现在,已然跻身顶级高手的行列。

    虽然距离宗师或是柳二小姐这样的高手还有很长一段距离,但她进步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前途无限,便是如今在天榜之上,排名也在前列。

    李易不知道她到底背负着什么东西,让她如此严格以致于严苛的要求自己,她好奇杨柳青离开的原因,更关心柳二小姐的感受。

    平日里生人勿进冷冰冰的面孔只是表象,外冷内热才是她的性格。

    她从不多言,任何事情,都是直接用行动去证明。

    若不是从心底里认定了这一个徒弟,她是不会花这么多的心思培养她的,虽然表面上没有表露出来,但刚才她离开的时候,李易还是从她的脸上看到了一些不一样的表情。

    “蜀州……”

    杨柳青身上有秘密,李易一直都知道,尤其是从齐国回来的途中,这种感觉越发强烈。

    想到了某件事情,李易走出去,又进了另一座小院子。

    二叔公在摇椅上睡着了,邋遢老者远远的蹲在一边,手上翻动着一本泛黄的书籍。

    李易走过去的时候,他竟然都没有意识到,直到李易轻咳了一声,他才急忙将书塞到袖中,抬头问道:“怎么,要出去?”

    作为一名武学宗师,被人靠近身前,居然需要提醒才能发现,简直是匪夷所思。

    李易看着他问道:“徐老看什么书,这么入神?”

    邋遢老者听了,直起身来,笑道:“一本高深的武学秘籍,说了你也不懂?!?br />
    “原来高深武学秘籍里面的男女都不穿衣服?!崩钜酌幌氲剿话涯昙土司尤换拐饷疵粕?,以他宗师的身份和实力,还要靠着看这种书来解决个人问题,笑道:“徐老要是喜欢,我下次送你一些更加高深的秘籍,彩页的,很珍贵……”

    见识过更加真实刺激的,他虽然对那些传统的图册不太感兴趣,但是要想弄几本来,还是很容易的。

    邋遢老者认真的说道:“你误会了,这真的是一本秘籍……”

    “我知道?!崩钜装诹税谑?,说道:“徐老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堂堂武林宗师喜欢看小黄书,这条消息要是放出去,武林小报的销量肯定大增。

    笑了笑之后,李易面色就变的认真起来,问道:“徐老是不是知道一些有关杨柳青的事情?”

    邋遢老者正欲解释,闻言看着他,问道:“她怎么了?”

    “她离开了,所以我想知道一些有关她的事情?!崩钜妆憬盍嗬肟氖虑榻彩隽艘槐?。

    若是这件事情就这样无始无终,怕是柳二小姐心里会一直不舒服。

    邋遢老者思忖了片刻,这才点头道:“她所使的武功路数,像是武国一个老家伙的?!?br />
    “武国?”李易眉头微皱。

    邋遢老者脸上露出些许回忆之色,点头道:“如果我所料不错,她应该和武国皇室有些关系?!?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