嚣张,简直是太嚣张了。

    敢当着众人的面,这么抽秦小公爷巴掌的,整个京都年轻一辈中,找不到第三个。

    之所以是第三个,是因为有一个人不在京都。

    但抽完了还能这么不咸不淡的说一句“对不起,打错了”,轻描淡写揭过此事的,只此一人。

    卫俊良这个时候如果还不知道面前这个看起来十分陌生的年轻人是他惹不起,包括秦小公爷也惹不起的存在,前半辈子就白活了。

    不过,他想明白了,有人还没想明白。

    “狂妄,太狂妄了!”席间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拍了拍桌子站起来,吩咐站在后面的那一群护卫,说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抓他见官!”

    当即有两名护卫从后方走过来,转头四望,看到其他几位公子的护卫都没有动手,不由的愣在原地,不敢上前了。

    卫俊良的两名护卫可还躺在下面呢,他们不认为自己能强过那两人。

    硬要打肿脸充胖子的话,可能会和他们落得同样的下场。

    “王岳……”旁边有人低声提醒了他一句。

    仅看秦小公爷的反应,就知道今日之事超出了他们的控制,区区王家旁系一个不相干的人,这个时候,充什么大头?

    “王岳?”李易挑了挑眉,问道:“哪个王家的?”

    那少年一脸的得色,大声道:“洛川王家!怎么,难道你敢得罪洛川王家不成?”

    秦家只靠秦相撑着,若是没有秦相,拥有深厚底蕴的洛川王家,无论是从家族财力还是影响力来看,都要远远的超过秦家。

    作为能和崔家分庭抗礼的超级大族,整个景国也没有几个。

    当然,王岳只是洛川王家旁系的一个小辈,在王家的地位,远远不能和王永以及王旦这样的嫡系相比,但这不影响他扯王家的虎皮做大旗吓唬外人。

    就算是在群雄汇聚的京都,洛川王家这四个字说出来,的确是能吓到一大群人的。

    “王家?”李易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去往往王永,看他敢不敢这么说话?”

    “你……”王岳脸色涨红,少年人的心性,让他不愿服输,指着李易,大声道:“你给我记得你现在说的话!”

    暂时还不知对面那人底细的众纨绔闻言,心中皆是一惊。

    听他的意思,竟是连洛川王家都不放在眼里?

    秦余看了他一眼,转过身,一言不发的向外面走去。

    这一刻,不知道有多少人瞪圆了眼睛。

    这就走了?

    堂堂秦小公爷,刚才那一巴掌,白挨了吗?

    李易向前伸出一只手,挡住了秦余的去路。

    秦余嘴角的肌肉抽动,咬牙道:“你不要太过分?!?br />
    “你说不是你就不是你?”李易看了他一眼,“秦家要说法,让他们亲自过来找我?!?br />
    既然已经安稳不了了,那索性便直接告诉某些人------他回来了!

    虽然离开京都许久,但也不至于,要被区区一个礼部侍郎的儿子欺上头来。

    曾醉墨和宛若卿从楼下上来,曾醉墨扯了扯他的衣袖,李易回头一笑,说道:“没事了,下去吃饭吧?!?br />
    曾子鉴脸色变了变,终于咬牙从人群中走出来,低声道:“醉墨……”

    啪!

    曾子鉴睁大眼睛,捂着一边脸,难以置信的看着李易。

    李易看着他,冷声道:“醉墨也是你叫的?”

    曾醉墨再次扯了扯他的衣袖,小声道:“他是曾侍郎的儿子……”

    曾侍郎的儿子怎么了?

    曾侍郎的儿子就能为所欲为了?

    曾侍郎的儿子------曾侍郎的儿子应该是曾醉墨的堂兄或是堂弟。

    还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李易歉意的摆了摆手,说道:“不好意思,又打错人了?!?br />
    场中无数人闻言石化。

    如今,殴打京都这些纨绔的代价这么低了……

    就只需要一句不好意思吗?

    楼下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官差总是迟一步赶来。

    早在刚才事态有些无法控制的时候,酒楼掌柜就已经支使了一名伙计前去报官。

    这里随便拉出来一个人,都是他惹不起的,虽然京城令他也惹不起,但死道友不死贫道,他又不认识京城令,头疼的事情,还是交给他吧。

    刘县令其实刚才得知消息的时候,心里面早就把那些纨绔祖宗十八代的女性亲属都问候了一遍。

    他娘的,这些日子以来,自己容易吗?

    被划作李县候一系,在朝中处处被蜀王一系排挤,李县候不在,他连个能商量的人都没有,整天杂事不断,这些王八蛋还净惹事,一个处理不好,就又会被人捉住把柄,这个京城令,当的真他娘的窝囊!

    匆匆的走进酒楼,便大声问道:“打人者在哪里?”

    “大人,在那里?!蹦钦乒窳⒖讨噶酥嘎ド?。

    “何人敢……”刘县令三步并作两步,跨上楼梯,抬头正欲质问,脚步忽然一顿,脸上露出喜色,快步走过去,惊喜道:“李大人,您什么时候回来的?”

    虽然称呼李易为李县候更加合适一点,但在庆安府的时候就习惯了,这个称呼他一直没有改过来。

    “刚回来几天?!崩钜卓醋帕跸亓?,笑道:“多日不见,刘县令风采依旧啊……”

    眼看着匆匆赶来的京官居然和那年轻人叙起了旧,场中顿时有无数人瞠目结舌。

    曾子鉴被打了一巴掌,此刻的心中却没有恨意,只有惊惧。

    他知道为什么秦小公爷被人打了巴掌,却不敢还回去,他也知道那人为何连洛川王家都能如此无视,因为他,和他们这些人,早已不是同一个层次的了!

    景国最年轻的侯爷,算学院院长,皇子公主之师,天子宠臣,更是有着调动密谍司的权力,他不是纨绔,因为京都最大的纨绔,也不过是靠着父辈福荫,而他们的父辈,见到他,也要退让三分!

    刘县令压制住心中的喜意,向后方看了看,问道:“李大人,这里的事情……”

    “小辈们不懂事,需要长辈好好教导规劝一番,要不然,恐怕日后会走上歧路……”李易摆了摆手,说道:“一点小事,不用麻烦刘大人,让他们的长辈带回去好好管教吧?!?br />
    此话一出,包括曾子鉴在内,桌旁的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他的意思是,今日在场的所有人------一个都走不了!

    若是他们的长辈来这里领他们回去,回去之后,怕是要天翻地覆啊……

    刘县令此时已经从李易的话中听出了某些意思,心中暗喜,这一次,李县候怕是真的生气了,也正好能借着这一个机会,给那些在暗地里动手脚的人,一个震慑。

    刘县令挥了挥手,身后的衙役捕快已经将楼梯围了起来,他笑着伸手:“李大人请……”

    李易回头看着两女,说道:“别站在这里了,下去吃饭吧……”

    在楼内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之下,几人从楼梯走下去。

    走过那掌柜身边的时候,李易不满的看了他一眼,皱眉问道:“怎么回事,这么久了,一道菜都没上来!”

    那掌柜浑身打了一个激灵,立刻说道:“小人马上去催,马上去催!”

    说完撒腿就往厨房跑,心中早已打定主意,一刻钟,不,半刻钟之内,厨子要是不能把那些菜做出来,明天统统都不用来了!

    【ps:感冒了,鼻塞加心塞,还好赶出来了,大家晚安?!?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