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上的这一桌酒席,其实一直牵动着此间酒楼掌柜的心。

    能在这里开一家酒楼,并且规格不低,背后当然也会有某些依仗或是说靠山,至少能够为他们拦下平日里遇到的大部分麻烦。

    然而这些依仗和靠山,在某些人面前,也会有不够看的时候。

    楼上的那一桌,便属于这一行列。

    这些京都的纨绔,自己或许没有多大的本事,但是家里的背景,动辄便是国公,当朝三四品大员,惹不起,惹不起啊……

    好在楼上虽然也有几桌,但相隔甚远,一直也都相安无事。

    掌柜的目光从他们的身上收回来,将视线投向了走入门口的一行人身上。

    一位年轻公子,看上去面生的紧,生的倒是俊俏,身旁跟着的两名女子,样貌皆是十分出众,倒是跟在三人后面,那个看起来邋邋遢遢的老者破坏了气氛,使得这四人整体看上去有些奇怪。

    招呼了一名伙计过去候着,便不再关注,专心的拨动起手中的算盘来。

    说起来,这算学院搞出来的东西,还真是好用,用这叫做“算盘”的东西来算账,比以前方便快捷多了。

    “秦少,秦少,怎么了?”

    二楼某处桌旁,年轻人再次小心的问了一句。

    “没事?!鼻赜嗟氖种沼谑栈乩?,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脸色平静,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那年轻人转过头,向下方望了一眼,视线从某处扫过时,微微怔了怔。

    随后目光收回来,想到了这位关于这位秦小公爷的某种传言,心下立刻恍然。

    他再次向下方看了一眼,心中顿时活泛起来。

    “秦少,在下先失陪一会儿?!?br />
    之后又是一番推杯换盏,某一时刻,那年轻人站起来,歉意的说了一声,转身向楼下走去。

    秦余目光微动,撇了一眼下方,却也并未阻拦。

    卫良俊是礼部某位新任侍郎的儿子,虽然不算是陈家直属,但却和陈家有着极深的渊源,那位卫侍郎新官上任,在短时间之内,倒是做出了不少成绩,在朝中风评较好,是陈家这一时期力推的人物。

    秦余对面,曾子鉴向下方望了一眼,脸色微沉,面部表情隐隐有些抽动,那一男一女,在他的心中皆是有些难以磨灭的印象,不过,恨意归恨意,不妨碍他觉得,那自作聪明的卫良俊,是彻头彻尾的蠢货一个。

    近五个月的时间,京都风起云涌,一些官员远谪出京,自然也有一些官员冒出头,进入到权力中枢,一时的荣耀,便让某些蠢货觉得,可以在这个地方,为所欲为了。

    然而卫良俊如何,他并不关心。

    虽然不愿意看到那人,目光却是忍不住的瞄向下方。

    那个人------终于还是回来了吗?

    秦余脸色平静,和周围这些欲要攀附秦家的纨绔虚与委蛇,仰头喝酒的时候,眼神深处,涌现出一丝阴翳……

    “李易……”

    李易在点菜。

    点菜其实是一门学问,多少人点多少菜,几热几凉几汤几干,都是有讲究的,后世甚至专门有诸如此类的培训。

    不过今天这里都是自己人,倒是不用纠结这些。

    小翠是一个合格的情报员,曾醉墨和宛若卿喜欢吃什么菜,之前无意中都给他透露出来了,至于邋遢老者,他有糖吃就够了。

    在他点第七个菜的时候,宛若卿出声道:“这些就够了,我们几个人,吃不了那么多?!?br />
    李易又点了一菜一汤,这才挥退了那名伙计。

    倒是不用担心吃不完浪费的问题,自从武功突飞猛进之后,他食量大涨,区区八菜一汤,根本就是小意思。

    对面的曾大姑娘心事重重的样子,一言不发,偶尔还会走神,李易猜测应该和那位户部曾侍郎有关,十余年前曾家的倒台,似乎和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也难怪会影响到曾醉墨的心情。

    以前就听小翠提起过,她说这辈子都不会来京都,怕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李易在考虑要不要给那些人说一声,那姓曾的以后再敢乱跑,坏人心情,打断腿让他以后拄着拐去上朝。

    宛若卿其实话也不多,但只要说到勾栏或是店铺的事情,就会变的善谈起来。

    李易不是一个合格的老板,这些事情,其实都是她在打理,能将这么大的事业打理的井井有条,让他没有一点儿后顾之忧,对于一个女子来说,实属不易。

    这样的女子,应该是很善于持家的。

    就在李易的心思有些抛锚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了一道声音。

    “两位姑娘,有没有兴趣上去喝一杯?”

    这句话当然不是对他说的,李易目光望过去的时候,看到一个陌生男子从后方走过来,手中端着一个酒杯,此时正看着宛若卿说道。

    美女的身边,总是不乏狂蜂浪蝶。

    眼下这种情况,在这个时代很常见,不止这个时代,便是在后世也是极为寻常的事情。

    宛若卿原本面带笑意的在和李易说着什么,回头看了看,脸色恢复了平静,摇头道:“抱歉,我们不认识你?!?br />
    “不碍事,现在不就认识了吗?!蹦悄昵崮凶拥牧成先词切θ莞?,笑着说道:“在下卫俊良,家父乃是礼部侍郎?!?br />
    从他走过来,到说出这样一番话,目光从未看过李易一眼。

    也根本没有这个必要,毕竟京都纨绔不少,他惹不起的也有很多,但在这之前,他早就做足了功课,那些人的身份,长相,他早就烂熟于心,怎么也不包括眼前这位年轻人。

    更何况,若他真是什么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身边岂会两个像样的护卫都没有?

    至于那个看上去快要进棺材的老家伙,则是被他自动忽略掉了。

    “礼部侍郎?”李易想了想,问道:“礼部侍郎不是陈勃吗?”

    曾醉墨看了他一眼,小声道:“几个月前,原礼部侍郎就已经被革职下狱,现在的侍郎姓卫?!?br />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礼部侍郎啊,四品官,说换就换,现在这官,还真是不好当……”

    曾醉墨目光有些愕然的看了他一眼,原礼部侍郎之所以被查办,便是因为几个月前那一场账目清查之事,而那件事……

    听到礼部侍郎的时候,宛若卿的脸色微变,看了李易一眼,心中想的是这件事会不会对他产生什么影响,随后才看着那年轻人,说道:“抱歉,我的朋友在这里?!?br />
    “你说的是这位姑娘?”卫俊良的脸上笑容依旧,说道:“没关系,这位姑娘可以一起嘛……”

    “抱歉?!蓖鹑羟溆锲骄?。

    卫俊良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冷冷说道:“这就是不给卫某面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