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院里面,小环弯着腰,将耳朵贴在如仪微微隆起的小腹上,过了一会儿才抬起头,疑惑道:“怎么都不动……”

    “这才几个月,哪有这么容易听出来?!崩钜啄罅四笏牧?,按理说这个时间,应该是会有胎动的,不过可能是如仪和他都喜欢安静的原因,小家伙也不怎么动,他将头凑过去,“我听听……”

    傲娇萝莉站在李易身旁,双手背后,探着身子向前好奇的张望,眼睛一眨一眨的,再远一些的地方,永宁坐在秋千上,端午在后面轻轻的推着……

    如仪脸上带着笑容,微笑的看着他们,这一座寂静了许久的小院中,终于又热闹了起来。

    李易回来的消息其实没有告诉多少人,他也只是去了皇宫一次,回到家之后,便一直都没有出去,如今已经是第三天了。

    主要是好不容易回来,他想着先安宁几天,多陪陪如仪,一旦消息传出去,家里怕是就安静不了了。

    这近五个月的经历虽然有惊无险,遇事逢凶化吉甚至还小有收获,但真正经历过,才清楚这其中的凶险所在,也让他倍感珍惜当下所拥有的一切。

    眼下的生活安静恬淡,却也来之不易。

    安宁确实来之不易,虽然他回来的消息没有大张旗鼓的散播出去,但总有些人能通过种种渠道得知。

    李轩黑着脸闯进来,看着他,恼怒道:“回来三天了,也不告诉我一声,要不是明珠今天提了一句,我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件事情!”

    暂时不告诉他是李易决定的,这货有好事从来不想着他,麻烦事倒是每次都忘不了,想要过清闲日子,必须躲着他一点。

    他的黑脸显然只是装出来的,李轩向来没心没肺,眼睛里只有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下一秒脸上就浮现出难以掩饰的喜色,说道:“走,出去喝酒庆祝一下,去群玉院,老地方!”

    老方倒是猛的点头,似乎极为同意这个建议,李易摆了摆手,说道:“群玉院就不去了,既然来了,就留下来吃顿饭吧?!?br />
    李轩问道:“你下厨吗?”

    李易点了点头,以后这些日子,如仪的一日三餐,他都没打算借别人之手。

    李轩点了点头,说道:“那我这次就不客气了……”

    李易心道你什么时候客气过,却见李轩稍稍侧身,指着身后的一人说道:“介绍一下,这位是沈数,你别看他长得娘里娘气的,本事可不小,以后你来科学院就知道了?!?br />
    “见过李县候?!崩钚砗蟮哪昵崛松锨耙徊?,拱手说道。

    李易随意的回了回礼,“沈兄不用客气?!?br />
    李易倒是很少见到李轩对谁这么热切,看来这位沈数,应该有些能力,不由的多看了他两眼。

    长得的确是细皮嫩肉,娘里娘气的,他也只是多看了两眼,就移开了视线。

    “世子妃的身体怎么样?”

    李轩摆了摆手,说道:“在宫里住着呢,好的不得了,身边几位御医跟着,连我要见,都得经过娘娘的同意……”

    他说着说着,忽然想起了什么,看着李易,目光迥然。

    “其实,我有个想法……”

    李易摆了摆手,说道:“如果是科学院的事情,先别告诉我,最近不谈这些事情?!?br />
    “不是……”李轩连忙摇头,说道:“沁儿和你家娘子怀有身孕的时间差不多,应该也是差不多的时间临盆,以我们两家的关系,干脆结个亲家如何?”

    没等李易答应,他就立刻说道:“若是同为男儿或是女儿,就让他们义结金兰,日后相互扶持,若是一男一女,便结秦晋之好,你觉得如何?”

    “不行!”李易斩钉截铁。

    这件事情,他当然不同意了。

    若自家生的是儿子还好,李轩这货虽然不靠谱,但是长得也的确是人模狗样的,世子妃的姿色也算的上是千里挑一,以两个人的基因,生出来的女儿应该不会太差,刚好便宜自己儿子。

    但要是反过来,李轩家的小子,想祸害自家姑娘------做梦!

    李轩一脸的惊诧:“为什么?”

    “孩子们的事情,你就别瞎操心了,包办婚姻不可取……”李易撇了他一眼,说道:“为了一桩婚事,当初在庆安府,也不知道是谁喝的酩酊大醉,一把鼻涕一把泪……”

    一旁的沈数有些诧异的看了李轩一眼,似乎是没有预料到,他还有这样的一段往事。

    李轩脸上浮现出尴尬之色,连忙道:“我们现在不也挺好的……”

    话虽这么说,声音里却是没有多少底气了。

    显然,曾经的那一段日子,让他此刻想起来,还有些记忆犹新。

    李易站起身,拍了拍手,向厨房里走去。

    李轩刚才说的,倒是也有可取之处。

    义结金兰还是可以的,但是什么秦晋之好,还是看缘分吧。

    包办婚姻有多可怕,他上辈子没有多少深刻的体会,但如今,却是对此深恶痛绝。

    李轩和世子妃能有一个好的结果,其中有着一些偶然因素在里面,但发生在他身上的,涉及两代人的恩怨,让他现在想起来还无法释怀。

    那件事情,已经变成了一个死结。

    李轩这一顿饭蹭的毫无压力,期间倒也说起了一些科学院如今遇到的难题,李易只是在必要的地方给了他点拨,对于李轩来说,探索和发现的过程,才能让他得到某种满足感。

    “我回来的事情,暂时不要声张?!?br />
    李轩临走的时候,李易又叮嘱了他一句。

    舒服的日子能过一天是一天,虽然其实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但目前,李易还是不想被其他的事情打扰。

    李轩挥了挥手,表示知道了。

    走出院门,他习惯性的揽着沈数的肩膀,笑道:“这家伙就是这种性子,回去之后,记得不要告诉别人?!?br />
    沈数皱了皱眉,到如今还是没有适应他的热络,不露痕迹的拿开他的胳膊,小声道:“知道了……”

    李轩摸了摸鼻子,说道:“我说你啊,能不能像个男人一样,娘里娘气的,以后哪家的女子愿意嫁给你……”

    “要你管!”沈数的声音终于提高了一个音调。

    小院里面,李易却是已经听不到外面这些声音了。

    他站在如仪身后,轻轻的为她拿捏着肩膀。

    如仪对此还是有些不适应,却也不好说出来,转移话题道:“李轩世子刚才说的,相公真的不考虑吗?”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婚姻不是儿戏,又哪能这么草率,随随便便为他们定下婚姻大事,倒时候怕是会埋怨我们……”

    一瞬间的寂静之后,如仪才小声的说道:“那……我们呢?”

    李易手上的动作一顿,想了想,说道:“别忘了,我可是你明媒正抢的-----一点儿都不草率?!?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