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了没有,恒王的手下,昨天被一伙强人打劫了?!?br />
    “什么听说,我是亲眼看到的,就今天早上,百来号人连条兜裆布都没有穿,被人赤条条的绑在树上,那场面,啧啧……”

    “伤风败俗,实在是伤风败俗!”

    “这算什么,我还听说,这些人回来的时候,一个个都捂着屁股……咦,没想到大皇子的手下都好这一口,莫不是那位也……”

    今日的丰州城内,议论纷纷,街头巷尾都可以听到众人议论某件事情。

    实在是因为那一条消息,对他们来说太过骇人听闻。

    大清早的,一位樵夫刚刚走进林子,就看到一百人被脱的一丝不挂绑在树上,或许因为早上的原因,那些人的身体还会发生一些控制不住的变化……,想想就觉得壮观。

    那样的场景,那样的画面,但凡看到的人,怕是这一辈子都在脑海中挥之不去了。

    自从大皇子来到丰州之后,又是抓人,又是什么议罪银,如今又搞出了这样的事情,牢牢的占据了丰州日报的头版头条,相信这件事情之后,还要占据很长时间。

    林勇给林婉如讲述这些的时候,当然都是删减过后的版本。

    “也不知道是哪里的强人,行事如此干脆果断,真是解气??!”他脸上露出兴奋之色,随后才将一物放在桌上,说道:“小姐,这是你要的东西?!?br />
    他看着从外面刚刚买到的诗册,问道:“小姐,李兄弟当真就是那个景国第一才子?这些诗啊词啊的,也是他写的?”

    林婉如没有回答,林勇左右看了看,摇头走了出去。

    反正外面的人都是那么说的,他买这诗册的时候,差点被那些大姑娘小媳妇的挤出来,真是想不到,李兄弟那么一个小白脸,居然这么受女人欢迎……

    林勇走到芳林苑门口,习惯性的看了看某个方向,不由的舔了舔嘴唇。

    “又快到吃饭的时候了啊……”

    此时,位于齐国庆州边界的一处县城,一支百余人的商队也停了下来,将小县城里面最大的一处酒楼坐了个严严实实。

    “赚钱也就是那么回事儿……”老方啃肘子的时候,还不忘感叹一番。

    他有狂傲的资本,一夜之间白白生出来六十万两银子,搁谁谁都能小狂一把。

    就是时间上稍微有些耽搁,并州距离丰州不远,想必他们这时候已经得到了消息,这一百余人,还有那么多的马车货物,注定不能走的多么迅速,原先的计划,可能要稍稍改变一些。

    “师伯,从这里到充州,以我们现在的速度,怕是还有一天半的时间才能到达,若是从丰州快马加急,一日便能抵达,所以,我们回去不能走充州?!毖盍嘟徽诺赝寄贸隼?,铺在桌上,指着前面的一处地方说道。

    “还有其他的路吗?”

    杨柳青点了点头,用手指在地图上划了一下,说道:“从这里往西走,绕过充州,可能会耽搁几天时间,但却足够安全?!?br />
    虽说他们有两位宗师,再加上百来位武林中的顶级高手,就算是攻破一个没有重兵把守的城池也不是问题,但都要回去了,还是不要搞那么多事情,真要那么做,怕是免不了死伤,不划算。

    李易目光望向那地图,杨柳青解释道:“从这里再往西走一日的路程,差不多便到了武国边境,我们从这里绕过去,这里是齐国景国武国交界的混乱之地,从这里穿过去,就能绕过充州,再多走两日,便是蜀州?!?br />
    老方疑惑道:“不是说那个地方很乱吗,听说山贼无数,盗匪横行,会不会有麻烦?”

    杨柳青摇了摇头,说道:“这里山脉绵延,山贼盗匪无数,但真正厉害的山贼,都在深处,势力错综复杂,具体的情况,也没有那么简单……,总之,外围的不过是些小毛贼而已,大不过数十人的规模,不足为惧?!?br />
    李易诧异的看着她,问道:“你对这里很熟悉?”

    杨柳青怔了怔,点了点头,说道:“都是来的时候了解的,应该差不了多少?!?br />
    一旁的邋遢老者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了杨柳青一眼,将嘴里的鸡骨头吐了出来,说道:“这女娃娃说的没错,那地方虽然乱了点,但只要不深入,遇不到那些难啃的骨头,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br />
    连邋遢老者都说难啃了,看来那个地方的确不简单,李易仔细的看了看地图,这一次也只是途径外围,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点了点头,说道:“那就走这里吧?!?br />
    ……

    ……

    蜀州,蜀王府。

    蜀王在堂内焦急的踱着步子,脸色阴晴不定,直到殿外有脚步声传来的时候,没等进来的人开口,他就立刻问道:“怎么样,那边有消息了吗?”

    那人躬身说道:“回殿下,已经从密谍司的人口中确认过了,他们的确在齐国找到了李县候,不日就会回来?!?br />
    砰!

    “果然在齐国!”蜀王一拳砸在桌面,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

    这些日子以来,他在蜀州几乎发动了所有的官府衙门,甚至连蜀王府的亲卫都派出去了,为了找到他,不知道费了多少力气,没想到,对方根本就不在景国,不在蜀州。

    岂不是说,他劳心劳力,都是在做无用功?

    想到这里,蜀王心中立刻就产生了被人戏耍的感觉。

    一人想了想,试探着说道:“殿下,他们终归是要回到蜀州的,不如我们到时候……”

    “蜀州现在已经被密谍司的人接管了?!比巳褐?,江子安看了那人一眼,说道:“樊将军最开始也是你那样想的,现在他坟头上已经可以长草了?!?br />
    想到了某件事情,那人语气一停,脸色立刻苍白下来。

    那些从京都来的密谍司之人,在来到蜀州的第一天就要接管兵权,蜀州天高皇帝远,京都的命令到这里,已经没有了多少效力,以往也都是这样。

    而那日,一位守将便是放出话来,密谍司的要求于理不合,死也不交权。

    于是他就真的死了。

    刚刚下葬没多久的他,过上不久,坟头上就能长草。

    蜀王没有说话,额头上的青筋却在忍不住的跳动。

    身为大皇子,在京都之时,每一步就被人压着,甚至于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被殴。

    如今到了蜀州,自己的封地,居然还自己做不了主,这才是他心中最憋闷的事情。

    殿内的气氛有些压抑,这时,又有一名王府下人从外面走进来,说道:“殿下,方永方公子求见?!?br />
    蜀王点了点头,说道:“让他进来?!?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