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州城外,李易站在城墙之下,向上方望了一眼。

    高高耸立的城墙之上,“丰州”这两个大字格外的威严,大气磅礴,一看就是出自名家之手。

    他的目光再次望向城门,这一次离去,以后还会不会来这里,就不一定了。

    对于林婉如,他的心里是有一些愧疚的,她对他和柳二小姐,一直以来都照顾有加,换来的却是一个个的谎言,虽然这谎言都是善意的,但临走的时候,李易还是不能坦然的面对她。

    片刻之后,他将所有的思绪都收回来,转身看着远方,挥了挥手,轻声道。

    “出发……”

    小半个时辰之后。

    “追!”

    丰州城内,一匹匹快马飞驰而出,当前的一个年轻人脸上满是兴奋之色,大声道:“殿下有令,抓到他们,重重有赏!”

    官道之上,行人商贩纷纷躲避,骏马飞驰,溅起一道道烟尘。

    芳林苑中,林婉如缓缓合上的手上的册子。

    这上面所描述的极为细致,将芳林苑日后要走的路详尽的规划出来,尽管其中的一些手段和方法,她到现在还不能理解,但有过之前的经历,心中对此不会有丝毫怀疑。

    若是按照这样的规划,到最后,店铺内的大部分事务,都不需要她亲力亲为,只是偶尔做一些重要的决策便可,而那时候对于林家产业的掌控,似乎比现在还要更深一些。

    若是两个月之前,得到了这样的东西,她必定会如获至宝,极为重视,此时却对此提不起丝毫的兴趣。

    将茶杯端起来,轻轻的抿了一口,茶依然是红枣枸杞茶,喝起来却没有了昨日的味道。

    日头即将西下,芳林苑之后,并不算宽敞的房间之中,光线逐渐暗淡了下来。

    林婉如望着那茶杯,俏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便只是静静的坐着。

    不知过了多久,这一丝静谧才被打破。

    林勇从外面走进来,轻轻敲了敲门,说道:“小姐,钱家的管事来了……”

    “知道了,先让他在外面等一会?!?br />
    林婉如点了点头,缓缓的站了起来,一句话中,语调不曾有任何波动。

    林勇的眼神有些恍惚,只觉得此刻的小姐,似乎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

    老方从一辆马车上跳下来,说道:“姑爷,回去的时候不着急,再往前走一段,就有一个镇子,我们先在这里歇一歇,天黑之前来得及?!?br />
    百余人的队伍,自然不能各个腰间都挎着各种兵器,就这样大摇大摆的招摇过市,至少在齐国不能这样,几辆大车上满载的货物,倒也是真正的货物,这一次用玻璃从齐国换回来了不少好东西,回去的时候,正好一同捎上。

    李易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先歇一会吧?!?br />
    老方他们从京都过来,一个月间,几乎是日夜不停的赶路,到了丰州之后,也没有好好的休息,回去的时候,倒也不用那么着急。

    邋遢老者和那位姓袁的道士之间,似乎有过什么恩怨,平日里都是谁也懒得搭理谁的,此时也是各自一边,老方见他从怀里掏出一颗奶糖扔进嘴里,砸了咂嘴,说道:“喂,徐老头,给我一颗?!?br />
    邋遢老者撇了他一眼,说道:“不多了?!?br />
    “别那么小气?!?br />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币豢盘谴釉洞Ψ晒?,老方剥开之后扔进嘴里,说道:“带了这么多人,还以为这次要干一票大的,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回来了……”

    “想要干大的?”李易回头看了一眼,说道:“机会来了?!?br />
    老方转过头望着后方,脸上的表情怔住。

    同一时间,周围有不少人都站了起来,目光望向了某个方向。

    只见前方烟尘滚滚,偶尔有马匹的嘶鸣之声。

    马上的一位年轻男子催促道:“快点,他们坐马车走不了多块,应该就在前面了!”

    远远的看到前方似乎有一个商队,年轻男子紧急勒马,大声道:“前面的人,站??!”

    他翻身下马,视线在人群中扫过之后,摆了摆手,说道:“没什么事情,你们走……”

    一句话还没说完,目光忽而在人群前方的一名女子脸上停住,愣了一瞬之后,大喜道:“就是他们!”

    “全都抓起来!”

    他挥了挥手,身后的百名亲卫立刻下马,将整个商队团团围住。

    虽然对方的人数看起来也不少,但这些人全都是恒王殿下精挑细选的亲卫,便是面对数倍数量的盗匪也不用畏惧,根本不用担心,年轻男子站在前面,大声说道:“李轩在哪里,还不给本公子滚出来!”

    砰!

    话音刚落,腿弯处忽然一痛,不由的跪倒在地。

    抬起头,正要骂出声的时候,却见里面的那些人,脸上都露出了一种他看不懂的笑容。

    他更不懂的是,不过就是低头的功夫,那些人手里的刀剑兵器,都是从哪里拿出来的……

    “大家动作快点,别耽误了时间?!崩戏侥罅四笕?,最先向外面走去。

    让同样数量的天榜地榜高手,密谍司供奉去对付一些顶多算是有点身手的所谓亲卫,即便是里面真的有几位还算可以的,也不可能在这些人的手上撑上太久。

    甚至邋遢老者和那袁姓道士都没有出手,不过片刻的功夫,百人之中,还能好好的站着的,就连一个人都没有了。

    还跪在地上的年轻男子脸色早就惨白一片,身体兀自打着哆嗦,声音颤抖的说道:“我,我们,我们是大皇子的亲卫,你们要是敢对我们怎么样,一定走不出齐国!”

    “大皇子,亲卫?”

    老方将手上的骨节捏的咯咯直响,说道:“姑爷,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

    ……

    赵颐从丰州驿站走出来,微微叹了口气。

    本来计划今日便启程去往京师,此刻却不得不延后行程。

    杨家公子失踪,大皇子的一百名亲卫,被人脱光了衣服,赤条条的绑在丰州城外的一处树林中,今日凌晨才被发现,一百人啊,那种场面,他只是想想,就有些头疼。

    虽然早就预料到大皇子派去的人会失败,但也没有想到,会是以这样的形式。

    大皇子的脸早就被丢尽了,再丢一次也没有什么,但在丰州地界内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也不好当做没看到。

    更何况,失踪的杨家公子,大小也算是一个御史,虽然只是临时的官职,但杨家那里,不好交代……

    赵峥脸色有些发黑的从里面走出来,冷声道:“你放走的到底是什么人,这件事情,你若是不能给我一个交代,回京之后,便给父皇交代吧!”

    赵峥话音刚一落地,便有一官员急匆匆的跑过来,高声道:“殿下,并州急报,昨夜数名监察御史与恒王殿下百名亲卫进入并州,召集并州官员,奉恒王殿下命令,推行议罪银之法,令并州官员自述己过,以银抵罪,黎明之时,携白银六十万两,离开并州……”

    “一派胡言!”

    赵峥闻言愣了愣,下一刻便面色大变,冷声说道:“监察御史都在驿站,本王何时下过这样的命令!”

    因为议罪银之事,他已经站在了风口浪尖,民间舆论无数,朝中对他不满的声音也极多,议罪银这三个字,如今连提都不能提,他怎么可能做出如此愚蠢之事?

    “据刚刚赶到的并州官员所说,那些人手持恒王府的牌子,也确实验明了那位杨御史的身份……”

    赵峥愣了一下,像是想起了什么,立刻问道:“那名御史,是不是叫杨从?”

    那官员应声道:“正是?!?br />
    赵峥怔怔的站在原地,只感觉眼前发黑,周围一阵天旋地转。

    看到恒王殿下直挺挺的倒了下去,那名官员立刻上前,惊慌道:“殿下,殿下,殿下您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