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家在丰州虽然比不上钱家那样财大气粗,仅是名下店铺掌柜都有几十上百人,但几个店铺加起来,再算上以林家为首的小商会成员,人数也不算少。

    每隔半年,林家便会将这些人聚拢在一起,一是联络联络感情,二是考评业绩,据此或赏或罚,偶尔也会进行人事上的一些变动之类。

    虽然林家的账目都是林婉如亲自经手,但作为明面上的账房先生,李易自然也有参与这个会议的资格。

    除了最开始在这里小住了两日,这是他第二次来林家。

    今日的林家很热闹,李易原本就不认识林家几个人,如今更是多了不少的生面孔。

    他对于这样的宴会向来是没有什么兴趣的,昨天只不过是没有想好怎么和林婉如辞行,便顺口答应下来,其实到现在也还是没怎么想好。

    若从一开始就只是相互利用的关系,倒也没有什么好纠结的,留下一封书信便可,甚至都不用任何解释。

    任何的解释都是对之前欺骗的说明,总会有些难以启齿,毕竟他脸皮薄不好意思……

    林婉如如今是林家真正的主事人,谁见谁怕的那种,今天早上自然要有许多应酬,李易看到她在身边来来回回走了几次,也只是点头或是微微一笑,说句话的时间都没有。

    倒是有不少人的视线在他的身上扫视或是停留,偶尔能听到一些闲言碎语。

    诸如这走了后门的账房和林家小姐到底是什么关系,莫不是他在外面养的小白脸之类……

    林家小姐这样的年纪还没有嫁人,也实在是不正常,长得如花似玉,身段玲珑窈窕,这小白脸倒是捡了便宜……

    李易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这些天忙的都没怎么在外面晒太阳,可能脸色是白了一些,不过也不要紧,回去晒一个月就能黑回去……,还真有些想念家里的小院和摇椅了。

    林勇一脚将某个说闲话之人的凳子踹翻,坐在李易对面,说道:“最讨厌这些整天在背后嚼舌头的人了,背后说算什么本事,有胆子当着小姐的面说去?”

    林勇看了不远处被无数人簇拥着的林婉如一眼,抱起桌上的一壶茶咕咚咕咚喝了一气,这才抹了抹嘴,说道:“小姐打算再开一家新铺子,今天就宣布,这些人一个个都想打新铺子的主意,简直是做梦,小姐早就有打算了,他们都是白费力气……”

    李易心不在焉,随口问了一句:“怎么打主意?”

    “当然是做掌柜啊?!绷钟驴醋潘?,说道:“做掌柜的油水多,这件事大家都心知肚明,以前那间铺子就是二爷在管,所以才能贪那么多的银子……”

    “不过啊,他们这次想也白想?!绷钟驴醋潘?,颇为神秘的说道:“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小姐现在在家里就和母老虎一样的,吼一声家里谁都不敢说话,这件事应该就这么定了?!?br />
    “咳!”李易轻咳了一声,端起茶杯,润了润唇。

    林勇的目光在桌上的茶杯中撇了撇,很自然的站起来,说道:“茶水凉了,我再去添些热的过来?!?br />
    他站起身,拎起茶壶,径直向前方走去。

    林婉如在他刚才的位置坐下,表情颇有些无奈。

    “很累吧?”李易将一个果盘推过去,问道。

    林婉如道:“这几年都是这么过来的,习惯了就好?!?br />
    “生意是做不完的,银子也是赚不完的?!崩钜滓×艘⊥?,说道:“人生还有很多事情可做,这样的生活多没意思……”

    “可是不做生意,也是在是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了……”林婉如摇了摇头,再次看向他的是时候,说道:“有件事情……”

    她话只说了一半,前方某处忽然传来一阵骚动,林婉如回头看了一眼,说道:“我先过去看看?!?br />
    李易点了点头。

    林婉如没有来得及走过去,便有一群人向着这边走了过来。

    一男子脸上的表情有些急促,边走边看着身前的三人说道:“马掌柜,徐掌柜,白贤侄,有什么事情我们好商量,这好好的,怎么说断就断了呢!”

    马掌柜冷笑一声,说道:“这就要问问婉如了,马家和林家合作这么多年,到头来却被林家这么对待,实在是让人寒心啊……”

    那男子看到林婉如,急忙走过去,说道:“婉如,你是不是和马掌柜和还有徐掌柜有什么误会?”

    “二位掌柜,你们怎么来了?”林婉如看着二人,面色平静的问道。

    那男子立刻说道:“是我请两位掌柜过来的,这么大的事情,你也不和家里商量商量,简直是太不像话了,没有了这三家,我们以后的原料从哪里来?”

    林婉如看着那男子,说道:“三叔,这件事情,我自有安排?!?br />
    “什么安排!”那男子皱起眉头,说道:“要是和马掌柜徐掌柜有什么误会,赶紧道个歉,林家和他们以后还是要有合作的,白贤侄是自己人,我们一会儿再细说?!?br />
    “三叔,林家的事情,我心中有数,这件事情你不用管了?!?br />
    “什么你心中有数!”那男子脸上露出怒色,说道:“林家到底是你的林家还是我们大家的林家,你是真要把偌大的林家败光了吗?”

    他没有刻意的压制住声音,这一句几乎传到了在场所有的耳中。

    今日是林家的盛会,除了林家族人之外,在外的掌柜管事等管理层人才齐聚,算的上是整个林家的中坚力量。

    眼前的一幕,则是让他们有些疑惑和惊讶,不知道这位三爷为何发这么大的脾气。

    林家三爷指着林婉如,大声道:“你们说说,你们说说,这几十年来,我们林家的货源,一直是由马家徐家和白家提供的,现在她说断就断,林家以后从哪里进货,我们把林家交到你的手上,不是让你胡闹的!”

    和马家徐家白家这三家停止合作的事情,林家家族众人这些日子其实有所耳闻,但一来店铺那边运作正常,二来每月分给他们的银子不减反增,谁会和银子过不去,去触这位女强人的霉头。

    三叔今天发这么大的脾气,倒是让他们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上一个这么和她说话的人是二叔,原本的林家二号人物,现在连这么重要的场合都不出席了,众人一时间不清楚,三叔今天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

    林婉如看着眼前的林家三叔,再看看旁边那三人,视线移回来,问道:“三叔说完了吗?”

    “你这是什么态度!”林家三爷脸色涨红,说道:“反了反了,林家再让你这么折腾下去,迟早要完!”

    说完这句话,场间并没有人回应,林家三爷脸上露出些许尴尬,视线隐晦的向着某几个方向瞟了瞟。

    终于有一人站出来,说道:“我觉得老三说的对,我们和这几家合作这么多年了,怎么能说断就断,以后还怎么做生意?”

    又有人应声道:“是啊,婉如,这件事情,事关我们整个林家,你不能一个人做主?!?br />
    林婉如看了看他们,这种逼宫似的场面她已经见了无数次,然而他们早已经习惯了躺在家里拿钱的感觉,也只会是说说而已。

    三叔这一次,怕是又找错了人。

    马掌柜挥了挥衣袖:“要不是看在和林家这么多年的交情上,今日我是不会来的!”

    “马掌柜,不要生气,不要生气……”林家三爷劝了两句,急忙对林婉如使了一个眼色,说道:“婉如,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和马掌柜道歉!”

    那位徐掌柜也皱着眉头说道:“此事林家要是不能给我们一个满意的交代,以后还是各走各的吧?!?br />
    林婉如向门外伸了伸手,说道:“那就请吧?!?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