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爷……”

    听到这道声音,李易脚步一顿,将嘴里的大白兔狠狠的嚼了两下咽下去,回过头,看到三道人影站在他的对面。

    隔着一丈远的距离,老方身体微微的颤抖,眼前这一张面孔虽然陌生,但是在蜀州之时已经看过了画像,更何况对面之人的体型和气质如此熟悉,他又如何能忘?

    “师伯?!?br />
    杨柳青走上前,微微躬身,如今的她,早已不是一年前那个青涩的少女,气质出众,站在那里,像一把出鞘的剑。

    “李县候,别来无恙?!?br />
    穿着宽大道袍的中年道士对他行了一个拱手礼,微笑开口,他很随意的站在那里,似乎与周围的天地融为一体。

    李易的视线在三人身上停留许久,转身推开院门。

    ……

    “姑爷,二小姐呢,不是说你们在一起吗?”老方刚刚关上院门,就迫不及待的看着他问道。

    李易没有回答,先看着他问道:“如仪怎么样,家里的情况如何?”

    老方笑了笑,说道:“小姐很好,家里一切也都好,都在等着姑爷回去呢?!?br />
    他话音刚落,柳二小姐从房间内走出来,杨柳青快步走过去,躬身道:“师父!”

    柳二小姐看了看她,忽然伸手向她的肩膀抓去。

    杨柳青身体晃了晃,下意识的后退闪躲,最终还是没有挣脱。

    柳二小姐拍了拍她的肩膀,点头道:“不错,功夫没有落下?!?br />
    旁边客栈的某处窗户,忽然飞出一道人影,邋遢老者稳稳的落在院内,站在李易身旁,面带警惕之色的看着那中年道士,问道:“袁老道,你不去修你的仙,来这里干什么?”

    中年道士脸上也浮现出一丝意外,问道:“徐老怪,你不在武国,怎么会在这里?”

    李易转头看了看邋遢老者,问道:“你们认识?”

    中年道士道:“贫道早年游历诸国的时候,与他有过一面之缘?!?br />
    邋遢老者冷哼了一声,说道:“这世上除了他们这些牛鼻子道士,还有谁能将驻颜术练到如此境界,老夫三十年前见他时就是这副模样,三十年来,武功有没有长进还不知道,这模样,倒是一点儿长进都没有!”

    李易看了看两人,挥手道:“都是自己人,坐下说?!?br />
    老方猛的灌了一碗水,这才说道:“两天前,我们才到蜀州,听说姑爷和二小姐在齐国,没有耽搁就过来了,其他人现在都在城外,随时能够进城,姑爷,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先不急?!崩钜谆赝房戳丝锤詹拍俏坏朗?,想到他应该和徐老怪差不多的年纪,看起来却似乎差了几十岁,压下心中那些奇怪的感觉,问道:“这位道长……”

    “奉陛下之命,接李县候回去?!痹盏朗课⑿λ档?。

    李易愣了一下,问道:“什么时候变成县候的?”

    “就是李县候离京那天?!痹朗靠醋潘?,说道:“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就这两天吧?!崩钜紫肓讼?,转头看着某个方向,说道:“来的时候没有打个招呼,走之前,总要先道个别的……”

    林勇靠在芳林苑的门上,再次望了一眼旁边紧闭的院门,摇了摇头,喃喃道:“眼看着就到吃饭的时候了,关门做什么呢?”

    ……

    ……

    丰州府衙。

    “果然如殿下所料,陛下将殿下和大皇子召回京师,连监察御史也一同回京,据刚才那使者所说,朝堂上的官员几乎全都倒在了殿下这一边,弹劾大皇子的奏章不计其数,民间声音也不小,这一次,形势对我们十分有利!”丰州刺史脸上露出笑容,看着赵颐说道。

    “议罪银之先河不可开,此事除非父皇直接授意,一旦放在明面之上商议,京中忠臣直吏都不会同意?!闭砸没恿嘶邮?,说道:“既然京师有了消息,将驿站之外的守军全都撤回去吧?!?br />
    丰州刺史躬身道:“下官马上安排?!?br />
    赵颐舒了一口气,目光习惯性的看向了窗外。

    自他在齐国崭露头角之时,与大皇子之间的冲突就开始不断加剧,起初只想着将丰州治理好,没想着去争什么,后来发生的一些事情,让他数次险些丧命之后,才逐渐意识到,争或许能争出来一条活路,不争,早晚都是一个死字。

    从被推到这条路上,再到今天这一步,早已经无法再回头了。

    半月甚至于数日之前,他都没有想到,这一次大皇子来到丰州,最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短短几天时间,从被动承受到占尽上风,变化之大,让他也有些预料不到。

    赵颐缓缓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李兄啊李兄,你既然做了这么多,为什么不肯出来见我呢?”

    丰州刺史走出门外,恰有一位官员迎了上来。

    那人先是拱手行了一礼,这才开口道:“周大人,您让下官查的那人,已经查清楚了,林家商队在两个多月之前,去过一次景国,从景国带回来了两人,那男子名叫李轩,如今是林家的账房……”

    赵颐从房内走出来,看着他问道:“你说什么,景国,李轩?”

    “殿下……”那官员刚要行礼,赵颐挥了挥手,说道:“将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是!”那官员再次说道:“那一对年轻男女,是林家商队从景国回来,途径蜀州之时,从山贼手中救下的,那男子名叫李轩……”

    “蜀州,李轩……,本王知道了?!闭砸昧成下冻鲆凰啃θ?,大步的向外面走去,身后的一众护卫紧紧跟上。

    “芳林苑?!?br />
    赵颐站在城内一处店铺前面,望着上方的牌匾,喃喃道:“果然如此?!?br />
    身后一人说道:“殿下,这就是那林家在丰州的一处店铺,像这样的店铺,还有两处?!?br />
    赵颐身旁的中年文士挥了挥扇,说道:“殿下,现在要去林家吗?”

    赵颐摇了摇头,说道:“怎可如此草率,先回王府吧?!?br />
    ……

    “殿下,这里有一封请柬,是有人刚刚送来的?!狈嵬醺?,赵颐刚刚回来,王府管家便将一份请柬呈了上来。

    “谁送来的?”书房之中,赵颐正持笔书写,有些漫不经心的问道。

    “不知,是用一把匕首,插在府门上的?!惫芗夜硭档?。

    王府最近接连遇到一些怪事,匕首传书也不是第一次,传张请柬,也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匕首?”赵颐手上的动作一顿,挥了挥手道:“拿过来?!?br />
    他从管家手里接过请柬,仔细的看了几遍之后,将刚才写好的请柬揉成一团,笑道:“准备准备,本王马上要出去?!?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