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

    目送他走出去,林婉如嘴角罕见的微微上翘,“你自己,便不是年轻人了?”

    她摇了摇头,心中再次泛起一些奇怪的感觉。

    细细数起来,两人从初见到熟识,也不过两个多月而已。

    这两个月里,对他的印象和认知几乎每天都会发生一些变化,言语行事,时而稳重时而幼稚,令人难以琢磨,时间越久,反而越是觉得,他的身上罩着一层神秘的面纱,让人看不真切。

    这两个月里,是有什么地方和以前不一样了,无论是她自己,还是芳林苑,最初没有什么知觉和观感,但回过头时,便会发现,似乎一切都已经大不相同。

    马家,徐家以及白家,和林家已经没有了生意上的往来,家中因为这些事情这两日闹得很大,不过她也并不在意,林家如今已经不需再依赖他们,芳林苑,也不再是以前的芳林苑了。

    她走到门外,看了看客流不绝的店铺,心中想着,也是时候应该再多开一间店铺了。

    他虽然看上去像是读书人,但是对于这些商人的事情似乎不太在意,也没有看轻或是厌恶之类,如今他和娘子在这里,终究是要安定下来生活的,总得有些用以谋生的事情,不知道若是让他当新店铺的掌柜,他会不会同意?

    说起他和那位柳姑娘,两人之间,倒也奇怪。

    夫妻同住一间屋子,却分床而睡,中间用帐幔隔开,实在不像是夫妻的样子。

    但若不是夫妻,又怎么会……,她想不通这些事情,只觉得眼下的情形倒也不错,若是能一直持续下去,她怕是能多开心好些日子……

    小院里面,李易将药汁过滤到一个碗里,药渣扔掉,这已经是最后一包药了。

    回到厨房去找奶糖的时候,才发现连残渣都没剩下一点,昨天晚上明明记得还剩下几块,这一次,怕是又对柳二小姐霸王硬上弓了。

    他摇了摇头,端着碗向房间里面走去。

    最近一直和蜀州的勾栏有联系,那边却没有什么重要的消息传过来,不过算算日子,他们差不多也应该快到了……

    早晚也就这几天,倒是不怎么着急,李易走进屋内,将那碗放在桌上,看了柳二小姐一眼,说道:“大白兔没有了,今天凑合喝吧,反正也是最后一次了?!?br />
    柳二小姐坐在桌旁,微微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说道:“已经差不多痊愈了,不用再喝了?!?br />
    这种理由李易听她说了不下几十次,端起碗,说道:“快点喝,你自己身体痊没痊愈,你自己不知道???”

    “不喝?!弊源拥谝淮喂嗨┲?,她好久都没有这么干脆过了。

    “不喝是吧……”李易看了她一眼,眯起眼睛,说道:“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br />
    他一只手端着碗,一只手准备捏柳二小姐的下巴。

    以前都是这么让她乖乖喝药的。

    另一只手刚刚抬起来,下巴上就传来一阵异样,同时,端着那只药碗的手微微一空。

    “我痊没痊愈,你不知道?”柳二小姐一只手端着药碗,一只手捏着他的下巴问道。

    “我不知道啊……”李易怔了怔,摇头道:“好了,不喝就不喝,不喝就放那里吧,我出去有点事,一会儿回来倒掉……”

    他想要转身离开,可是身体却连动都不能动。

    ……

    ……

    丰州驿站,赵峥看着门口的守卫,淡淡的问道:“怎么,本王不能出去吗?”

    守卫连忙躬身,说道:“殿下当然可以随便出去,只是……”

    他看了看赵峥身后的一位年轻人,说道:“他不可以,刺史大人有令,除了殿下之外,任何人不能随意进出?!?br />
    “本王出去,连护卫也不能带吗?”赵峥看着他,质问道:“若是本王出了什么意外,你们谁负的起这个责任?”

    他随手指了指两名护卫,问道:“是你,还是你?”

    那两名守卫脸色一变,立刻后退两步。

    “走!”

    赵峥冷哼了一声,那位年轻人和十余名护卫从驿站内走出来,并无人阻拦。

    虽然刺史大人说过,除了大皇子之外,所有人都不得随意出入,但是借他们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让一位皇子一个人出去。

    大皇子要是在丰州出了意外,别说他们,怕是刺史大人和三皇子也也难辞其咎。

    只要那些御史们在里面就好了,这也是刺史大人真正的意思。

    出了驿站,那年轻人紧紧的跟在赵峥的身后,问道:“表兄,我们要回京师吗,这岂不是说我们认输了……”

    赵峥回过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年轻人面色一变,立刻道:“对不起,殿下……”

    “快马加急,京师的消息应该马上就要到了?!闭葬炕毓?,咬牙吐出一个字:“等!”

    虽然没有人限制他的自由,但是离了那些人,他什么也做不了,

    此刻他的心中,倒是涌现了些许后悔,还是太过心急了,若是当初没有那么冲动,先回京和父皇商量,事情也不会发展到眼前的地步。

    事已至此,他现在能做的,也只有等而已。

    驿站对面,一处茶馆的二楼之中。

    钱财神亲自为窗旁桌边的两人斟满茶水,随后便恭敬的退了下去。

    丰州刺史看了看对面的年轻人,说道:“殿下,京师的消息,这两日应该快到了?!?br />
    赵颐的视线从下方收回来,说道:“这一次,本王怕是要进京一次,丰州就交给周刺史了?!?br />
    丰州刺史拱了拱手,说道:“下官分内之事?!?br />
    “那件事情查的怎么样了?”赵颐点了点头,忽然问道。

    丰州刺史想了想,说道:“那女子是丰州林家长女,林家在丰州经营珠宝生意,已有数十年,至于殿下说的那人,应该也是林家的人,具体还在暗查……”

    丰州刺史一句话没有说完,楼梯处忽然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一人三步并做两步,越上楼梯,声音急促道:“殿下,京师急报!”

    ……

    李易活动活动了下巴,扔了一颗大白兔在嘴里,从芳林苑走了出来。

    大白兔是从林婉如房间取的,原来被人捏着下巴灌药是这种感觉,柳二小姐果然不是以前的柳二小姐了,换做几个月前,被霸王硬灌药这么多次,她肯定拎着剑把自己砍成八块。

    虽然因为担心柳二小姐旧伤复发,他也没有用上全力,但他现在好歹也算是一个小高手,还是没能反抗过柳二小姐霸王硬上弓,看来她恢复的应该差不多了。

    舔了舔嘴唇,还是有些发苦,又剥了一颗糖扔进嘴里,正准备迈入院门的时候,身后有一道略微颤抖的声音传了过来。

    “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