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林婉如最近书法长进很大,眼光也高了,怎么瞅芳林苑的牌匾怎么不顺眼,再加上芳林苑正好要迈入下一个三年计划,即在三年内成为丰州最大的珠宝店铺,新匾新气象,今日之后,出现在丰州人民眼里的,就是一个新的芳林苑。

    地方还是那个地方,伙计还是那些伙计,但是东西,已经不是以前的东西了。

    老旧的款式已经全都下架,店内新的珠宝首饰,都是时尚之都景国最流行的新品,甚至还有少许的琉璃首饰,物美价廉,值得广大女子信赖。

    多种款式,多种选择,送朋友,送恋人,送娘子,送母亲……,芳林苑满足顾客的一切需要。

    “其实质量固然重要,但是情怀也不能落下,黑天鹅有着什么样的故事,沙漠之星的历代主人为何会有相同的际遇,为什么佩戴海洋之心就能找到幸?!?,千万不要小看了这些东西,这些都能够对销量产生巨大的影响?!崩钜滓槐咝?,一遍对林婉如说道。

    算算日子,在这里不会待太久的时间了,稍稍的为林家规划规划,也不枉他们这些天来的照顾。

    林宛如将这些记下,看了他一眼,问道:“你在景国,也做生意?”

    李易点了点头,说道:“做点小生意……,都是为了生活?!?br />
    想到了某件事情,林婉如又道:“如果昨天我们遇到的,真的是三皇子和大皇子,那你教训的那个人,背景应该也不简单,这两天你若是出行,要小心一些?!?br />
    李易看着她问道:“他不会对林家动手吧?”

    林宛如摇了摇头,说道:“林家做的是正经生意,不怕他们?!?br />
    不得不说,赵颐真的是一个很厉害的人,最直接的表现就是,丰州的百姓都很有底气,就连商人都是如此。

    如果他连这一次机会也把握不住,就太让人失望了。

    他和林婉如说话间,耳边忽然传来了一阵整齐划一的脚步声,街道上的行人自动散开,两边的摊贩也将或许会挡到道路的东西迅速撤走。

    一队队身穿甲衣,手握兵器,面无表情的兵士迅速的穿街而过,李易粗略的估计了一下数量,千人怕是有了。

    林婉如脸色微变,说道:“这么多守军,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我就说,丰州哪里都好,这治安啊,实在是不敢恭维……”

    ……

    丰州驿站,赵峥看着下属刚刚送过来的册子,脸上的表情有些恍然。

    他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真有这么多?”

    下方立刻有人应声:“回殿下,已经核算了数次,数目无误?!?br />
    “行了,你先下去吧?!?br />
    赵峥挥了挥手,坐回椅子上,喝了杯茶之后,才将心底的震动压了下去。

    五十三人,为了免罪,便能交出这么多银子来,这要是再加上其他几州,甚至是整个齐国,得有多少银子?

    如此一来,国库从今往后,只会越来越充盈,永远不会有空虚的时候。

    此法一出,国库之忧可解!

    当然,他虽然是皇子,也不可能不经同意,擅自推行此法,只需一道奏章递上去,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呈给父皇,这议罪银一事,定然会落在他的头上。

    到时候,这天下的官员,谁不看他的脸色行事?

    赵峥再次端起茶杯,冷笑道:“呵呵,有如此高人相助,赵颐啊赵颐,你拿什么和我斗?”

    话音刚落,下一刻,房门猛地被人推开,一人脸色慌乱的说道:“不好了殿下,殿下不好了!”

    赵峥惊得一口水喷出来,慌乱的擦拭之后,立刻冷下脸来,怒道:“谁不好了?”

    进来的官员这才意识到刚才说的话有些对殿下不敬的意味在里面,急忙道:“殿下,去庆州的几位御史和随行之人,刚刚出了城门,就被三皇子抓起来了!”

    “什么?”赵峥闻言,陡然一惊,随后不怒反喜,说道:“你说的是真的,御史们被三皇子抓起来了?”

    “是的!”那官员立刻点头,说道:“就在刚才,所有人都被遣送回来了!”

    “走,出去看看,我倒要看看,他这次到底想要干什么?”赵峥脸上露出一丝冷笑,赵颐没有什么异动,他总觉得一拳打在空气里,心中略有憋屈,现在他抓了御史,就是阻碍公务,就是违抗朝廷和父皇的意思,他倒要看看,赵颐还有何话说?

    他刚刚迈出一步,又有一人跑进来,惊慌的说道:“殿下不好了,不好了殿下!”

    赵峥脸色沉下来,咬着牙道:“如果又是因为御史被抓,你去自己去领五十板子?!?br />
    “这次不是……”那人脸色苍白,说道:“三皇子……,三皇子和丰州刺史带着守军,把这里围起来了!”

    “什么?”

    这一次,赵峥面色大变,脱口道:“他到底想要干什么,造反吗?”

    ……

    驿站之外,丰州刺史骑在马上,说道:“殿下,这一次,我们可是没有退路了?!?br />
    赵颐回头看了他一眼,笑道:“无妨,周大人看着便是?!?br />
    赵峥一脸阴沉的从驿站之内走出来,看了看将这边团团围起来的守军,咬牙道:“周兴平,你这是想要干什么,造反吗?”

    “殿下误会了?!敝艽淌反勇砩舷吕?,说道:“本官听闻有人欲要推行什么议罪银之法,乱我齐国根本,不敢怠慢,特地带人来向殿下求证,敢问殿下,可有此事?”

    “带人求证?”赵峥看着四周不下千人的守军,脸上怒色更盛,问道:“你是来求证,还是来问罪的?”

    赵颐从马上下来,说道:“此事事关重大,关乎我齐国根本,周刺史认真也属正常,皇兄不要生气?!?br />
    赵峥抬头看着他,一州刺史可没有胆子带人围堵御史和皇子,这幕后之人,还不是他赵峥?

    “这里是驿站,御史台十余位御史和京都官员以及本王都在,你们好大的胆子!”

    他冷哼一声,转身向里面走去,冷冷道:“有胆子,你们就进来,本王回京之后,一定会向陛下禀明此事,阻挠监察御史,仅这一条,姓周的,小心你的脑袋!”

    看着大皇子走进去,驿站的门关上,周刺史回头看了看三皇子,问道:“殿下,这……”

    赵颐笑了笑,说道:“等等吧?!?br />
    “到底是谁泄露出去的,明明昨日才……”驿站之内,一位御史脸色苍白,担忧道:“他们不能越过陛下,这是以下犯上!”

    赵峥脸色阴沉,目光在众人脸上一一扫视,冷声道:“我们中出了叛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