邋遢老者出场的时候其实并不怎么光彩,一副我是宗师我牛逼,我是宗师我就可以不讲道理的样子,随意伤人,给李易的第一印象很不好。

    可后来才发现,是他误会了对方。

    英雄大会之上,不惜拼着自己重伤,也要为柳二小姐扫平一切阻碍,将包括那道姑在内的所有高手清除出场,让柳二小姐不费吹灰之力成为了武林盟主的人是谁?

    这一次,他和柳二小姐辗转齐国,千里奔行,一路辛苦,一路奔波,再次受伤,重创那道姑,才给了他和柳二小姐逃走机会的人又是谁?

    两个人来到齐国,孤立无援,是谁一路跟随?

    当他遇到难事,自己不方便出手的时候,又是谁挺身而出?

    作为一位宗师,一位武林中人人敬仰的宗师,没有一点宗师的威严和架子,能为一个并没有多少交情的人做到这一步,李易很难想象,这是一种怎样无私的精神,若是人人都能像他这样,毫不利己,专门利人,怕是这个世界,早就真正的大同了。

    李易在心里对于自己之前错误的认知,默默的和邋遢老者说了一句对不起。

    他敲了敲院中的一棵树,瞬息之后,耳边便传来了一阵破空之声,邋遢老者从天而降,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他看着李易,面色肃然的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事没事?!崩钜装诹税谑?,说道:“今天饭菜做的多了,徐老还没有吃饭吧,过来一起吃点?!?br />
    邋遢老者怔了怔,随后便摇头道:“不用,我……”

    “给?!崩钜捉曜拥莞?,说道:“你先坐会,还有一道菜没有出锅,我去乘出来……”

    给柳二小姐乘了饭菜端进去,李易走出来,坐在院子里的桌前,和邋遢老者边吃边聊。

    “对了,听说那驿站的守卫很森严,昨天没有发生什么意外吧?!?br />
    邋遢老者剥了一只虾,扔进嘴里,不屑的说道:“不是人多就叫守卫森严,一群土鸡瓦狗而已,就那驿站,老夫大白天也能七进七出不被人发现……,倒是那丰王府,有几个小家伙还算可以,如果不是晚上,可能会有些小麻烦?!?br />
    李易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位徐老了,虽然人邋遢了一点,但是武功高,做事靠谱,有气节有节操,这年头,宗师不好找,人格这么高尚的宗师,更不好找。

    昨天晚上,坑已经挖……,种子已经种下了,至于它最后能结出什么样的果实,就要看天意。

    如果天意不能让他满意,那就时常松松土,施施肥,浇浇水,把天意引导回正确的方向。

    借贷记账法只是第一步,既然要做就做全套,多一步少一步怎么行?

    说句心里话,三皇子赵颐对他诚意满满,可他到了齐国,到了丰州,到了对方的地盘,却连见他一面都不肯,换位思考一下,这要是自己,一颗心肯定拔凉拔凉的。

    这么做人是没朋友的,这次就算是送给他一份大礼,当做赔罪了。

    他那么聪明,应该能够把握住机会吧?

    ……

    丰王府,赵颐坐在主位上,身旁的桌上放着一把普通的匕首。

    “殿下,我等有罪!”下方有几道人影上前一步,声音整齐划一。

    “大师不必如此?!闭砸眉泵ψ呱先?,将最前面的一名老和尚扶起来,说道:“昨夜造访之人,武功深不可测,连你们几位都没有察觉,怕是早已晋入了宗师之境,他若要来,也根本拦不住?!?br />
    “阿弥陀佛?!崩虾蜕心盍艘簧鸷?,说道:“宗师凤毛麟角,宫中有一位久居不出,其余之人,也大都在云游四海,行踪飘忽不定,如今为何会在丰州出现,夜闯王府?”

    赵颐低头思忖片刻,此刻才有些相信,昨日那老者,难道真的是云游四海的世外高人?

    “宗师一步一重天,若他真是宗师,怕是我们几人联合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只有将王府的所有护卫都聚在一起,才能保证殿下的安全?!币晃皇殖终凵鹊那嘁挛氖靠诘溃骸八宜杂诘钕滤坪醪⑽薅褚?,否则应该早在昨夜就动手了?!?br />
    几人对视一眼之后,皆是皱起了眉头。

    宗师是极大的不稳定因素,便是齐国皇室,也只招揽到了一位,?;ぬ熳拥陌踩?,整个齐国,能称得上宗师的,也不过寥寥数位,还都渺无音信,就算是花费再大的代价也招揽不到。

    和一位不知敌我的宗师扯上关系,不是一件好事。

    “虽然不知道他是谁,但应该不是敌人?!闭砸枚源巳床簧踉谝?,转头问身旁的另一人道:“驿站那边,确定了吗?”

    那人立刻道:“刚才我们的人已经传来了消息,议罪银一事为真,大皇子已经遣人在逐个询问获罪官员,应该是要先将此事呈报京师,另外,几位御史也已经离开了驿站,应该是要去庆州?!?br />
    赵颐身后的一位文士脸色一变,开口道:“庆州,他们还想要在庆州动手,丰州已经被他们扰乱了,若是再加上庆州,我们的损失就太大了!”

    赵颐摆了摆手,说道:“去请周刺史过来?!?br />
    “殿下莫非……”那人脸上露出喜色。

    赵颐挥了挥手,说道:“去吧?!?br />
    “遵命!”

    不多时,立刻有一道身影从丰王府奔出。

    没多久,又有一道人影从外面匆匆走进来,顾不得对赵颐行礼,立刻问道:“殿下已经决定了?如此一来,朝中怕是会多出不少声音……”

    赵颐笑了笑,将几张纸递给他,说道:“先看看这个?!?br />
    杨彦州有些惊疑的接过,翻了翻之后,猛的抬头道:“议罪银,这真是大皇子想出来的,他莫非是疯了不成?”

    赵颐想了想,说道:“连年征战,国库一直是父皇的心病,若是能解决这一问题,做些牺牲,父皇定然不会反对,他有这样的想法,不足为奇?!?br />
    “贪官污吏们会因此而弹冠相庆,但是直吏谏臣,必定会大加反对?!毖钛逯萁种械亩餮锪搜?,说道:“这几张纸上已经写得十分清楚,议罪银一出,齐国亡之不远,若是殿下将这一折子递上去,大皇子必将被群起而攻之,殿下才智,彦州远不及矣……”

    赵颐摇了摇头,说道:“这办法,可不是我想出来的?!?br />
    “那是何人?”杨彦州愣了愣,疑惑道。

    赵颐笑了笑,说道:“一个喜欢四处云游的世外高人?!?br />
    他走到窗前,望着远处飘着几朵白云的天空,喃喃道:“李兄,多谢了?!?br />
    “不用谢,举手之劳而已?!?br />
    李易摆了摆手,又回头看着林婉如说道:“不过,我还是觉得这种行书不太适合做匾额,要不要再考虑考虑楷体,中正大气,应该还不错?!?br />
    林婉如摇了摇头,说道:“上次去景国,路过庆安府时,看到那家叫做“如意坊”的店铺,用的就是这种笔体,就是不知道“芳林苑”这三个字,能不能有同样的效果,本来想找写匾额的那位大师,后来时间仓促,就不了了之了?!?br />
    “这样啊……”李易想了想,说道:“没关系,那位大师我熟,就要和“如意坊”那三个字差不多的吗,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