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什么人,你是怎么进来的?”

    赵峥脸上露出极度警惕的表情,一边向门口的方向缓缓移动,一边冷声质问道。

    驿站之外有五百护卫,这座房间的周围,也都是他的亲卫,他实在是想不通,这位老者是如何突破冲冲守卫进这里来的?

    蒙面老者甩了甩手,手中的筷子激射而出,从赵峥的眼前擦过,深深的陷入门框。

    他看着这位在齐国身份尊贵的皇子,说道:“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br />
    看着那两只极易折断的玉筷,直直的插入到了门框之上寸许的距离,赵峥知道,对方是如何在重重守卫之下走进这座院子的,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这玉筷能够插进门里,自然也能插到他赵峥的脑袋,心脏,或是其他的地方。

    他闭上眼睛,深吸了口气,再睁开眼时,眼中已经恢复了淡然,走过来,对蒙面老者拱了拱手,说道:“晚辈刚才失礼了,不知前辈深夜造访,有何事指教?”

    既然对方有此等恐怖的实力,却没有立刻杀了他,则说明他不是为了杀他而来,如此以来,一切便都好商量了。

    蒙面老者抿了一口酒,这才看着他,问道:“听说,你这些日子,得到了一种妙法,在用那种方法查案,抓贪官?”

    赵峥眉梢挑了挑,一时间不知道这位老者的真实用意。

    是那名册之中,有他在意之人,还是因为此事,触动了他的某些利益?

    他看着那老者,试探的说道:“若是此事得罪了前辈,在下给前辈道歉,前辈有什么要求,赵峥一定会尽力满足?!?br />
    啪!

    蒙面老者猛的一拍桌面,发出清脆的响声,也让赵峥的心中不由一紧。

    蒙面老者竖起眉头,看着他,冷声道:“你可知道,那方法名为“借贷记账法”,乃是老夫师门耗时三十年方才研究出来的不传之秘,只是被一个叛徒偷了去,等到老夫追出来追杀师门叛逆的时候才发现,这东西,竟是被你们给得到了,你告诉老夫,此法你是从何处得来的?”

    赵峥闻言,表情怔了怔之后,立刻就意识到了一些事情。

    果然,果然,那钱财神不过是一个地位卑贱的商人,又怎么可能想出如此绝妙的方法,他定是从什么地方得到之后,据为己有,再在自己面前邀功……

    如此拙劣的手段,怎么能够瞒得过他,他赵峥俨然已经看穿了一切。

    他对那老者抱了抱拳,歉意的说道:“前辈,实在是抱歉,晚辈真的不知,这是前辈师门的不传之秘,还望前辈恕罪,晚辈愿意补偿前辈,不知道晚辈有什么能为前辈做的?”

    他此刻心中最怕的就是这老者武功奇高,脑袋顽固,对于金银权力不感兴趣,只要他有所求,自己便安全了。

    “住口!老夫岂是贪恋权财之人,老夫知道你是齐国大皇子,却也不可如此的折辱老夫!”

    啪!

    蒙面老者冷声说了一句,再次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也让赵峥的心猛地一跳,下意识的就想要大声喊叫。

    “给?!?br />
    蒙面老者从怀里掏出一块用黑布包着的东西,递给了赵峥。

    赵峥嘴巴张开一半,后背被冷汗打湿,一颗心都纠结在了一起,却见那老者只是递过来一件东西,一时间竟是愣在了那里。

    许久之后,见那老者真的没有杀自己的打算,他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小心的问道:“前辈,不知这是何物?”

    蒙面老者缓缓的说道:“老夫整个师门,潜心钻研三十年,才研究出了这种秘法,目的便是将它献给朝廷,肃清齐国贪腐之官员,还这天下一个海晏河清,只是没想到门中出了叛徒,秘法被盗,老夫担心此法被他国所用,故而追了出来,刚刚赶至丰州,便听到了此事?!?br />
    赵峥再次一愣,问道:“那前辈的意思是……”

    “你很不错,肃清贪官污吏,没有丝毫姑息,做的都是为国为民的好事,这些日子,老夫都看在眼里?!泵擅胬险哒酒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那叛徒偷走的,只是这秘法上篇的残篇,这里面的,是整部秘法,老夫现在将它传给你,希望你日后也能保持本心,不要因为那些居心叵测之辈而放弃,也不要辜负了老夫和师门的一番心意,贪官不绝,百姓将永无宁日……”

    事情反转的太过突然,赵峥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夜袭驿站的杀手,忽然间为国为民,大公无私起来,他需要时间好好消化消化。

    “多谢前辈,赵峥一定不负前辈所望!”

    很快的,赵峥就明白过来,他今天怕是撞到大运了,区区上部残篇就能有如此效果,若是将完整的上下两部都得到,他岂不是可以纵横朝堂?

    虽然不知道这老者到底是何师门,但是能研究出这种方法的人,一定不一般,说不得这其中就有一些更厉害的东西,若是他能得到……

    蒙面老者沉声说道:“这里面是完整的“借贷记账法”,以及治国理政,充盈国库的绝妙之方,你要妥善保管,切记不可外传,若是被他国得到,后果不堪设想?!?br />
    赵峥心中欣喜,脸上却浮现出肃然之色,点头道:“前辈放心,看过之后,我就将此物彻底焚毁,不留痕迹?!?br />
    老者点了点头,问道:“现在告诉老夫,此法你是从何处得到的?”

    赵峥毫不犹豫的回答道:“钱财神,丰州钱财神,此法正是他献出来的?!?br />
    “钱财神……”蒙面老者点了点头,说道:“东西已经送到,老夫走了,希望你不要让老夫失望?!?br />
    赵峥急忙道:“还不知前辈名讳,前辈对于我齐国有大功,还请前辈留下名讳,他日赵峥定会为前辈著书立碑,让天下百姓景仰?!?br />
    “哈哈哈,为国尽而力已,我徐天岂是做了好事到处留名的庸俗之人?”老者长笑一声,说道:“就此一别,后会无期!”

    他挥了挥衣袖,房门立刻打开,赵峥眨了眨眼睛,门口已经空无一人了。

    赵峥快步的走出去,院内立刻有护卫走过来,躬身道:“殿下,有何事吩咐?”

    赵峥看了他们一眼,问道:“你们刚才可看到有人从我房间出去?”

    两名护卫对视一眼,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啊,就只有殿下……”

    “行了,没事了,你们下去吧,一刻钟之后,让负责驿站守卫的人来见我?!闭葬慷运腔恿嘶邮?,回房走到屋内,看着桌上用黑布包裹着的一物,眼中浮现出一丝掩饰不住的火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