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在很多时候都是能够和祸水划上等号的。

    二十一世纪的街头,遇到颜值在线的美女,普通人也会忍不住多看几眼,胆子大脸皮厚的上前搭讪,要个微信电话,看对眼了,再进一步发展,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这种事情,自古便是如此。

    随着时代更加超前,某些方面会越来越进步,某些方面却会退步,在保守的古代,这类事情,比日后可要开放多了。

    普通人见到漂亮女子,也只能限于多看几眼,但是有钱有势的公子哥,哪里会花大把的时间按照套路泡妞,一言不合抢了便是,否则戏文小说里那些经典的桥段是怎么来了?

    从哲学角度上讲,任何意识本质上都是对客观存在的反映,都能在现实中找到原型,不可能凭空产生。

    镇关西强娶金翠莲,高衙内强抢林娘子……,仅水浒传中,就发生了十次以上的强抢民女事件,艺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施先生写这些故事的时候,也不是没有根据凭空臆造出来的。

    身在异邦,李易不想惹麻烦,但是看到这样的纨绔公子对林婉如动手动脚,也不能当做没看到装怂。

    也根本不用怂,徐老头就在门口站着,需要怂吗?

    “我说过,我最讨厌男人碰我肩膀?!蹦昵崮凶恿成系男θ菝挥辛?,退后两步,对那几名男子吩咐道:“给我废了他两只手?!?br />
    “我看谁敢!”林勇大吼一声,挡在了李易前面。

    那几名护卫样子的男子向这边走了过来。

    店铺内的女子早就吓得跑了出去,倒是引得街上的行人驻足观看。

    两位年轻人信步走在街道之上,若是细心观察,就可以看到围绕在他们身边的人,眼神时不时的都在警惕四周,将两人周围围了一个密不透风。

    赵峥四下里看了看,说道:“皇弟,这些御史们近日将丰州搅了一个鸡犬不宁,你不会怪皇兄吧?”

    赵颐摇了摇头,说道:“这是御史们的职责,皇兄多虑了?!?br />
    两人一路走来,便是在平民之中,也看到了一些乱象,赵峥心中自得,转头见赵颐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表情微怒,却一闪而逝。

    “皇弟能够理解,吾心甚慰?!闭葬康懔说阃?,说道:“皇兄也是一片良苦用心,丰州虽然表面安稳,但是内里还是有很多隐患,这些蛀虫,若是不惩治,日后怕是会成为大患?!?br />
    赵颐点了点头,却是没有再开口。

    这次丰州所暴露出来的问题,也远远的出乎了他的预料。

    原以为蛀虫总会有一些,却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丰王府的人一直跟在那些御史的身边,他们没有徇私的可能,正是因为如此,才让他真正的注意到了一些事情。

    丰州在他的眼皮底下,尚且如此,那齐国的其他地方,得腐烂成什么样子?

    若是不治,长此以往,必将亡国,这是从史书上学到的历史经验,无可避免,但又能持续不短的时间,若是大治,在短时间之内,就会出现一些无法控制的事情。

    来自景国的一些消息刚刚摆上了他的案头。

    景国京都清查官吏,牵扯甚广,和如今的丰州是何其的相似,但便是睿智英明如景帝,那件事情最终也是无疾而终,一场大乱之后,便再也没有什么后续。

    连一国君主都无法控制,大皇子的下场,由此可见。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事情,也让他有些难以理解。

    何其相似的场面,何其类似的方法,齐国在景国的暗探费尽心思,都没能将那种传说中的“借贷记账法”学到,它怎么就流传到齐国了呢?

    钱财神捡到的那张纸上,可是明明白白的写着“借”“贷”这两个字。

    景国算学院,借贷之法,院长李易,惊艳诗词,回龙玉佩,这些事情桩桩件件,错综在一起,他心中已经可以肯定,他想要见到的那个人,就在齐国,就在丰州城内,就在一个他看不到的地方。

    “公子小心!”

    一道呼声忽然从身旁响起,赵颐抬起头,看到有一巨物从旁边的店铺内飞了出来。

    当下就有一位暗卫飞身而起,将那物踩在脚下,兵刃架了上去。

    几位抱着胳膊的男子从店铺内慌忙的跑出来,随后,从里面又走出了几道人影。

    赵颐的目光下意识的望过去,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名年轻男子。

    他的目光在对方脸上停留了一瞬便移开,这些事情自会有人处理,正要离开时,身旁传来了一道声音。

    “怎么回事?”

    赵峥走到被那侍卫踩住的男子跟前,皱眉问道。

    “表,表兄救我!”那年轻人抬起头,看到赵峥,立刻哭喊着说道。

    “表兄?”看到眼前的一幕,李易也怔了怔,低声道:“什么情况?”

    这一刻,三皇子赵颐的身体一震,猛地转过头,看向了某处。

    刚才那家伙居然有同伙,看起来人数还不少的样子,李易目光扫视了一眼,看到人群中一位俊俏的年轻人时,动作微微一滞,随后便若无其事的扫过去。

    赵颐的目光在一个地方停留了许久才移开,脸上的表情略有失望。

    “你怎么回事?”

    地上那年轻人已经被人扶了起来,赵峥看着他,皱眉问道。

    年轻人揉了揉身体的某处,咬牙道:“这,这是一群暴徒,表兄,我要报官抓他们?!?br />
    赵峥顺着他指的方向望过去,看到那两名女子的时候,就大抵明白了什么事情。

    还没开口,一侧又有人影走过来。

    名叫郑元良的老者走过来,拱了拱手,正要行礼,赵峥摆了摆手,说道:“免礼,不要泄露我们的身份?!?br />
    赵峥眉头再皱,这位表弟到底是什么样的德行,他心中清楚,这一路本是带他多些历练,但他一路拈花惹草,惹下了不少麻烦,别的地方他还可以出面,但这里是丰州,出了任何差错,都会成为别人的把柄。

    比如赵颐,比如眼前这位之前并不太愿意配合他的御史。

    他看了那年轻人一眼,说道:“给我老实一点,回驿站去!”

    年轻人被他瞪了一眼,立刻便缩回脑袋,不再说话了。

    见赵颐的视线望过来,赵峥摇了摇头,说道:“一场误会,我们走吧?!?br />
    三皇子赵颐点了点头,目光再次向某个方向望了一眼之后,转身离去。

    “没事吧?”见那些人很快便走了,林婉如走上前,关切的问道。

    刚才他一只手便将那人扔了出去,那一幕她现在想起来,还是有些心惊。

    实在是难以想象,他看起来这么的弱不禁风,却有这么恐怖的力量。

    “没事?!崩钜滓×艘⊥?,说道:“我们也走吧?!?br />
    他此刻心中还有些意外,多日未见,他刚才还是一眼辨认出了,那视线在他身上停留了许久的年轻人,便是齐国三皇子,赵颐。

    而在他身边,小声告诉那位御史不要泄露他们身份的男子,应该就是齐国的大皇子了。

    倒是没有想到,那位传闻中的大皇子,竟也是一位明事理的人。

    十余步远的地方,齐国大皇子赵峥和那位年轻人落后赵颐数步,赵峥看了他一眼,低声道:“等到过些日子我办完了事情,自会为你安排,到时候你想对那两名女子怎么样都行,这几日情况特殊,给我安分一些?!?br />
    “我知道了?!蹦昵崛搜壑兴溆胁桓?,但还是低下头说道。

    李易转过头,指了指某个方向,问邋遢老者道:“他说什么,我没听清?!?br />
    徐老怪看了看他,又回头看了看林婉如和柳二小姐,剥了一颗大白兔扔进嘴里。

    【ps:“不要碰我肩膀”其实是一个段子,不知道的书友可以百度一下关键字,另外,明天白天一整天都有事,更新会很晚?!?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