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是问你,对于此事的看法,不是问你站在哪里看的,更不是问你热不热闹?!?br />
    郑元良任职御史台,几年前被派遣出来,监察丰州以及邻近几州的军事,经济以及生产事宜,每半年会向京中汇报一次。

    丰州在三皇子的治理之下,百姓安居,政治清明,底下虽然时而也会有作奸犯科之事,但也都近乎能够忽略,这些事情,哪怕是在京师也避免不了。

    御史台除了会将御史们下放到各地,每年也会有一次大规模的行动,派出大量御史,巡按州县,专事官吏的考察、举劾。

    御史台这一次大规模的行动,说是正常,其实也不正常。

    因为没有哪一次,哪一州的考核,有如此多的官员落马,严苛程度,连作为御史,眼中最揉不得沙子的他都有些看不下去。

    因为这件事情,丰州乃至于临近几州今日已经出现了一些乱象,官员惶恐,无心公事,民间自然也会产生一些纷乱。

    这让他不得不怀疑,大皇子是不是在借着这一次的机会,报一些私仇之类,存心要将丰州拖下水。

    以他和三皇子的关系以及所处的位置来看,做出这样的事情,一点儿都不奇怪。

    若真如此,他自然不能袖手旁观,当然,在这之前,要充分的了解民意。

    他已经将这条街道都近乎走了一遍,一切都很顺利,直到遇到这位打断了他思路的年轻人。

    “看法?”李易看着他,说道:“升斗小民,怎敢妄议国事?”

    郑元良皱了皱眉,看着他说道:“国事与每个人息息相关,无论是身处庙堂之上,还是市井之中,又有何区别,老夫只是作为一个齐国的普通子民,询问你对于此事的看法而已?!?br />
    “普通子民?别开玩笑了,当官的和普通人怎么能一样?”李易左右看了看,看着他问道:“你们的人藏在哪里,是不是我一说话,你们就会用妄议国事的理由把我抓起来,我告诉你,这么拙劣的圈套,我是不会上当的……”

    这位御史大人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张了张嘴,再次无言以对。

    许久之后,他才再次开口。

    “官府抓人,也要按照律法行事,何时用过如此荒谬的理由,若真如此,本官倒要问问你,是哪个衙门这么大胆?”

    “本官?”李易看着他,脸上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你还说你不是当官的!”

    “------”

    老者默默的退到那茶摊旁边,再也不问他一句。

    李易重新靠回柱子上,摇了摇头,刚才已经想到了一个满意的名字,被这老者这么一打搅,现在怎么都想不起来了。

    “林勇哥,林勇哥,快进来……”

    某一个时刻,林婉如身边那丫鬟的声音从店铺里面传出来,坐在茶摊旁的林勇回过头,怔了怔之后,脸上浮现出诧异之色,问道:“刚才秀儿在叫我?”

    话音刚落,里面那小丫鬟的声音陡然变的尖细起来。

    “你们想要干什么,明明是她先动手的……”

    林勇脸色一变,猛的从座位上弹起来,立刻冲进了铺子。

    李易有些意外的望了一眼之后,也跟着走了进去。

    店铺之内,几名男子将柳二小姐和林婉如围住,地上,一名略有姿色的女子岔开双腿,以一种很不雅的姿势坐在地上,此时正抱着另一名年轻人的大腿哭诉。

    “公子,她们,她们欺负我,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年轻人拍了拍那女子的手,将她扶起来,说道:“别哭,放心吧,我会为你做主的?!?br />
    林勇三步并做两步,冲到林婉如身边,问道:“小姐,发生什么事情,你们没事吧?”

    林婉如回头看了柳二小姐一眼,只是微微摇了摇头,那位名叫秀儿的丫鬟在一边急促说道:“刚才小姐已经买下了那一款香水,那位姑娘偏偏说是她先看上的,非要小姐把香水给她,小姐只不过和她说了两句,她就想要打小姐耳光,后来柳姑娘抓住了她的手腕,轻轻甩了一下,她就自己坐地上了……”

    这时,那年轻人走过来,看了柳二小姐一眼,怔了怔之后,这才缓缓的说道:“到底是谁先看上的香水,暂且不说,这位姑娘一言不合便出手打人,怕是有些过分了吧?”

    秀儿不服气的说道:“明明先动手的是你们……”

    林婉如拍了拍她的肩膀,走出来,看着那年轻人说道:“对于这位姑娘的事情,我们很抱歉,不过刚才店铺里所有人都看的清楚,是那位姑娘先动手的,便是告到官府,我们也占着道理,不如我们各退一步,此事到此为止,如何?”

    年轻人的目光在她脸上打量了许久,又看了看她身后的另一名女子,忽然笑道:“姑娘真是通情达理,这本就是一件小事,闹大了也不好,刚才我们也有不对,这一瓶香水,便由我买下,当做是赔罪可好?对了,还不知姑娘芳名?”

    年轻人身后的女子脸上本来已经露出得意之色,事情忽然峰回路转,刚才答应为他做主的多金公子忽然改了主意,不仅不打算追究,还要把自己看上的香水送给那个女人?

    “公子……”

    她扯了扯那年轻人肩膀,年轻人回过头,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那女子便如同当头一盆冷水泼下,再也说不出话了。

    “公子的心意我心领了?!绷滞袢绾笸艘徊?,看了柳二小姐一眼,说道:“我们走吧?!?br />
    “姑娘留步……”

    年轻人上前一步,伸出手阻拦的时候,被人用手掌抵住了肩膀。

    李易用另一只手指了指后方那呆愣在原地的浓妆女子,说道:“你的姑娘在那里?!?br />
    “你是何人?”年轻人皱眉问道。

    李易偏过头看了看柳二小姐和林婉如,转头望着他,反问道:“你说呢?”

    年轻人怔了一下,像是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了浓浓的可惜之色。

    “可惜了……”

    他脸上的表情变的厌恶,望着李易,冷冷的说道:“我最讨厌别人碰我肩膀?!?br />
    李易拍了拍他的另一只肩膀,说道:“这是病,得治?!?br />
    【ps:最近这段剧情遇到瓶颈了,上一次这么艰难还是刚上架的时候,尽快熬过去,提这一句不是为了请假,只是说说状态,晚上还有一章?!?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