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林婉如的态度似乎有变,马掌柜和徐掌柜安心的坐下,抿了一口茶,马掌柜不急不缓的说道:“货物我们两家都已经准备好了,不知林家什么时候过去???”

    “这个不急?!?br />
    李易端起茶杯,抿了一小口,说道:“在这之前,还有一件事情必须要和两位说清楚?!?br />
    林婉如看了看他,再看了看他手中的茶杯,嘴唇微张,最终还是没有说出什么话来。

    “但说无妨?!毙煺乒裥α诵λ档?。

    他看着坐在主位上的年轻人,又看了看一旁的林婉如,心中暗道,白家图谋了林家这么久,最终还是为别人徒做嫁衣,也幸好白钰今天没来,否则他若是看到这一幕,心中不知道会是什么感受。

    李易看着他们,说道:“前些日子,你们单方面提高价格……”

    马掌柜急道:“这都是过去……”

    李易摆了摆手,说道:“因为你们的提价,林家昨日才刚刚购入了一批珠宝,此时,已经拿不出足够的银子来接收这两批货物?!?br />
    “竟有此事?”两人脸色闻言,脸色皆是一变。

    “因此,我们只能接收一家的货?!崩钜卓醋潘橇饺?,说道:“至于到底是马家还是徐家,两位自己商量吧?!?br />
    说完便再次抿了一口茶,回过头看着林婉如,笑道:“今天的茶还挺好喝的,换了茶叶吗?”

    林婉如的视线在他的茶杯上多停留了一眼,说道:“没有,可能是水的原因吧,今天的水是林大哥特意从山上挑的山泉?!?br />
    说完,她撇了一眼脸色微变的马掌柜和徐掌柜,并没有多言。

    从番邦商人那里买来的珠宝价格低廉,虽然也是一笔不小的数字,但林家不至于伤筋动骨,真要接收马家和徐家的货物,只是稍许紧张而已。

    他再次看了李易一眼,心中大抵已经明白了他刚才那句话的意思。

    “一家?”马掌柜脸色微微一变,他倒是没有想到林家居然已经找到了新的合作方,若是只能接收一家的货物,另一家的货就得滞留在手中。

    他们之前之所以肆无忌惮的提价,就是因为这一行的生意在丰州已经定型,林家除了能在他们两家拿货,根本找不到别家,反过来他们也是一样,那些大的店铺都有自己的渠道,没了林家,就再也没有哪家能吃得下他们的货物。

    那些货日后能不能出去暂且两说,若是今日不能拿到银子,明日和番邦商人的交易便无法完成,就要眼睁睁的看着大把的银子从自己的眼前溜走,损失就无法估量了。

    马掌柜站了起来,叹了口气,说道:“马家和徐家向来共同进退,既然如此,今日算我们打扰了,徐兄,我们走?!?br />
    “告辞!”

    徐掌柜也立刻站了起来,两人随意的拱了拱手,转身离去。

    林婉如走过来,看了一眼门外,说道:“他们走了?!?br />
    李易再次抿了一口茶,说道:“很快就会回来的?!?br />
    “这么确定?”林婉如挑了挑眉。

    李易笑了笑,说道:“等着看吧?!?br />
    别看他们马兄、徐兄的,一声声的叫的亲切,其实不过是塑料兄弟情而已,真正涉及到各家的利益,亲兄弟也得反目。

    他们两家现在正缺钱着呢,要不然也不会过来求着林家收货,现在就看两个人谁先忍不住而已。

    “今天这茶的味道真的很不一样,不像是水的原因啊……”李易端起茶杯,看着她道。

    林婉如指了指桌上的茶杯,说道:“这是红枣枸杞茶……,而且,这是我的茶杯?!?br />
    李易怔了怔,掀开杯盖,再次看了看,慢慢的放下茶杯,屋内的气氛显得有些尴尬。

    “呵呵,红枣枸杞茶好,红枣补中益气、养血安神,枸杞养肝明目,生津止渴,多喝这种茶,还能改善女子月事引起的贫血……,咳,总之,多喝有益,多喝有益?!?br />
    李易干咳了两声,从椅子上站起来,向门外拱了拱手,说道:“马掌柜,请进请进?!?br />
    看着马掌柜再次走进来,林婉如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了一丝诧异。

    马掌柜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说道:“呵呵,林姑娘,我想了想,那批货的事情,我们还是可以再谈一谈的?!?br />
    林婉如看了看李易,李易上前一步,脸上浮现出一丝难色,说道:“马掌柜,实不相瞒,我们林家这一次,不缺玉料了,倒是对徐家的那些宝石更感兴趣一些,所以,马掌柜,只能对不起了……”

    马掌柜怔了怔之后,脸色顿时一变,立刻说道:“林姑娘,你们再考虑考虑,最近玉器的行情可是很不错了,多囤些货,没坏处……”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抱歉,马掌柜,我们还是觉得……”

    “九成!”马掌柜看着他们,说道:“我把价格压到九成,只要市价的九成就行!”

    此次琉璃的数额巨大,他计算了家中的余钱,又东拼西凑了一些,还是远远不够,这批货的价值不小,可以说这批货,就是他最后的希望了。

    李易皱着眉头,摇头道:“这真的不是钱的问题……”

    马掌柜咬着牙,声音都在发颤:“再让半成,再让半成行不行……”

    “钱真的不重要……”

    马掌柜双眼中已经泛起了泪光,咬牙道:“八成,八成不能再少了,你去外面打听打听,在哪里都没有这个价??!”

    林婉如看了马掌柜,和他打交道也有数年了,却还是第一次见到他露出这样的表情,目光转向李易的时候,俏脸上的表情变的有些复杂。

    他心中到底有何底气,能将马掌柜逼成这样……

    “哼,你说哪里都没有这个价?”一道冷哼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徐掌柜大步走进来,冷声道:“我徐家愿意在八成的基础上,再让半成!”

    “姓徐的,你这是什么意思?”

    “姓马的,你偷偷跑回来,又是什么意思!”

    “你难道不是?”

    ……

    ……

    李易看了看林婉如,微微耸了耸肩,对于自己的预测表示得意。

    林婉如撇了他一眼,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轻轻的抿了一口茶,看着堂中吵得不可开交的两人,叹了口气,此刻竟是对他们生出了一些同情。

    某一刻,像是想到了什么,她缓缓的转过头,看向了手中的茶杯,俏脸上的表情僵住,口中的茶水还没有咽下去。

    “两位,冷静,冷静?!?br />
    在两人之间的气氛逐渐变的白热化,其中一人的视线已经在屋内的椅子上乱瞄的时候,李易就知道不能再让他们这样吵下去了。

    “都是做一路生意的,低头不见抬头见,千万不要伤了和气?!彼叩搅饺酥屑?,将他们分开,说道:“不就是因为货物的问题吗,我有一个办法,能够让两家的货物都出手?!?br />
    “什么办法?”两人立刻同时看向他。

    “不如两家的货物,都按照市价的五成如何?”李易看着他们,鼓动道:“这样一来,林家就能够将两家的货物全都吃下了?!?br />
    噗~~~

    林婉如的身体微微前倾,那一口不知道是咽下去还是吐出来的茶水被她险些喷了出去,见李易的目光望过来,有些狼狈的用衣袖遮住脸,暗自将嘴角的水渍拭去,抬起头时,脸上的表情便直接僵住------刚才那一口茶水,终于是被她在慌乱中咽了下去。

    而此时,马掌柜和徐掌柜也终于从那句话的震惊中反应过来。

    “五成?你怎么不去抢!”马掌柜最先急的跳脚。

    徐掌柜紧接着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五成,我们还赚不赚钱了?”

    “我们林家也是做这一行的?!?br />
    李易看着他们两人,说道:“这一行到底有多少利润,大家心里都清楚,五成你们还有得赚,做人嘛,不要太贪……”

    “这句话送给你!”马掌柜看着他,大怒道:“徐兄,我们走!”

    徐掌柜脸色变了变,袖中的拳头紧握,最终又松开,闭上眼睛,缓缓道:“马兄你先回去,我要和这个贪心的后生好好说道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