邋遢老者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迷醉之色,吃颗糖也能吃出这种表情,林勇恼怒的挥了挥手,骂道:“哪里来的乞丐,滚一边儿去!”

    还以为这两天劳累过度,准头差了,没想到是被这个老乞丐半路劫了货,就没见过这么大胆的乞丐,林勇撸了撸袖子,芳林苑这两天净招乞丐了,不少客人被吓走,少了很多生意,如果这个老家伙不识相,他就准备采取一点强硬措施。

    老者嘴里含着糖,满意的点了点头,也不在乎林勇刚才的举动,指了指他手里的盒子,看着他问道:“哪里有卖这个的?”

    这种奶糖,只在景国京都有卖,这是他从京都离开之后,第一次在其他的地方见到。

    “什么有得卖没得卖的,快走快走?!绷钟禄恿嘶邮?,刚才的事情就不和他计较了,想想和一个乞丐也没有什么好计较的,反而会跌了自己的身份。

    “快走,你再……”

    见那老者不为所动,林勇刚刚说了一句,却见那邋遢老者抬头望了他一眼。

    就是这一眼,让林勇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像是有一盆冰水当头浇下,从头凉到脚,想要说的话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了。

    老者看着他,再次问了一句:“哪里有卖这个的?”

    林勇下意识的开口:“没,没卖的……”

    邋遢老者眉头皱起,便在这时,一道身影从店内走出来。

    李易看了看林勇,说道:“吃完了的话,可以去那边拿,这次做了不少,两个人吃不完?!?br />
    邋遢老者抬起头,看着那位从店铺内走出来的既熟悉又陌生的年轻人,鼻子忽然有些发酸。

    身中奇毒,跋山涉水,千里奔行,风餐露宿,不知道经历了多少苦难与艰险,才一步步走到这里,而这些苦难,终于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李易看着那乞丐老眼中闪烁着晶莹,叹了口气,人各有各的活法,有高高在上的皇帝,也有生活在最底层的乞丐,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烦恼,对于前者来说,整天想的可能是如何攻城略地,江山稳固,但对于后者,吃一块糖就能激动地落泪,能填饱肚子活下去,怕就是唯一的追求了。

    取出一块碎银子递过去,说道:“拿着,去吃点东西吧?!?br />
    老者将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撩到两边,颤声说道:“是我啊……”

    林勇愣在原地,看了看李易,又看看这老乞丐,一脸的疑惑。

    李易的手在半空,某一刹那,有一种中了大奖的感觉。

    ……

    ……

    “这是从家里拿的,林伯的衣服,先凑合着穿?!绷钟履昧艘患路?,说道:“李兄弟,你们家有这么一位老仆,怎么从来都没有听你说过?”

    李易解释道:“那时候遇到山贼,不小心走散了,能在这里再遇到,实在是缘分?!?br />
    “是很不容易?!绷钟陆路畔?,看了那边正在洗脸的邋遢老者,回过头小声说道:“我去拿点东西给他吃,刚才看他饿的眼睛都绿了,我看着都怕……”

    宗师当然可怕,在这样的时代,甚至可以称之是核武一般的存在。

    武学修为早已登峰造极,能够凭借自身的气势,让普通人甚至是普遍意义上的高手直接崩溃,一个眼神杀,就更算不了什么了。

    邋遢老者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视线在院子里扫了扫,他要找的两个人都在,灌了一口酒,又随手扔了一块糖在嘴里,只觉得肩上的重担一下子就卸了下去……

    任务完成,有糖有酒,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李易坐在一边,看着他问道:“你怎么会来这里?”

    “是有人请我过来的,让我务必将你们毫发无损的带回去?!卞邋堇险呖醋潘?,说道:“你知道,我们江湖中人,最讲究的就是一个义字,我既然答应了,就要做到……”

    李易想了想,又问道:“蜀州那边的情形现在怎么样了?”

    “他们还不知道你们到了齐国,一直在搜寻,听说那位蜀王更是悬赏了一万两银子,誓要将你找到?!崩险呖醋潘?,问道:“你和那蜀王的交情很深?”

    李易摆了摆手:“一点点啦……”

    老者开口道:“那我们马上回去,到了蜀州,就不用担心那道姑的势力了?!?br />
    “咳……”李易干咳了两声,说道:“不着急,你和那道姑打了一场,不是受伤了吗,先在这里养养伤,我们修养一段日子再走?!?br />
    蜀王那个草包,要是把这种锲而不舍的精神用在别的地方,早成太子了,哪里会被发配到蜀州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认真仔细的权衡了一下,虽然多了一位受了伤的宗师,但宗师不能做到千人斩万人斩,以蜀王和他的交情,想要穿过蜀州,安稳的回去,还是有些难度。

    “我的伤不碍事,只要不遇到宗师就无大碍?!卞邋堇险吲牧伺氖?,说道:“你们先收拾收拾,早些出发,免的多生事端?!?br />
    李易站起来,看着他说道:“让你养伤就养伤,万一伤情恶化了怎么办,身体重要,我在旁边的客栈里面给你找一个地方,先住下来再说,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做人不能太自私,老人家这么千里跋涉的不容易,这才刚有机会休息就再折腾他,真这么做的话,他还是人吗?

    邋遢老者看着他走出院子,老脸上的表情有些愕然,不多时,竟是变的有些复杂……

    ……

    ……

    芳林苑,林婉如放下笔,看着李易问道:“那位老人家,你打算怎么安置?”

    李易说道:“让他先住在隔壁客栈了?!?br />
    “老人家能千里迢迢跟过来,也不容易,如果有什么困难的地方,可以告诉我?!绷滞袢绲懔说阃?,抬头看着他,又问道:“那番邦商人……”

    “已经和他们谈妥了?!崩钜仔α诵?,说道:“他们也急着用钱,有很多珠宝首饰,都是从景国带过来的,可以直接提供给你们,价格好商量?!?br />
    林婉如想了想,说道:“若是已经成型的珠宝,怕是价格不会低?!?br />
    李易摆了摆手,说道:“这个你放心,我听这些番邦商人说,他们原先的掌柜吃喝嫖赌,欠下了好几十万两银子,带着小姨子跑了,连工钱都没有发给他们,被人逼债逼得紧,他们只好带着这些珠宝之类的东西四处贱卖,急着脱手,原价一千两的,现在三百两就能买到,价格不会太高,连你们的做工费都省了……”

    “真的?”林婉如抬起头,美目一亮。

    “真的?!崩钜椎懔说阃?。

    那些货物若是换算成银子,不方便携带,银票又只能在齐国兑换,他们若是想要回去,这些东西反而是累赘,索性便送她一个人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