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其实很简单,只要记住了有进有出,繁琐的账目一下就变的简单了,可以节省大量时间,减少算错的可能……”

    钱财神讲解的很认真,也很详细,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口水喷到某位御史的脸上,对方也顾不得擦,生怕漏掉了什么重要的步骤。

    虽然他们心中对于商人依旧充满了鄙夷和轻视,但大皇子对此事十分看重,此时自然得用足心思。

    “殿下,草民先告退了?!?br />
    小半个时辰的功夫之后,钱财神对赵峥拱了拱手,躬身说道。

    赵峥点了点头,说道:“辛苦你了,你先下去吧,放心,本王日后不会亏待你的?!?br />
    钱财神走后,一位御史走上前,躬身说道:“恭喜殿下,得此妙法,此番一定能做出一些成绩,让陛下和朝臣满意……”

    “天要助我……”赵峥笑了笑,说道:“你们先熟悉熟悉,明日,便从丰州开始?!?br />
    众人脸上皆是露出喜色,在来到丰州之前,他们本就有了一些计划,又偶得如此妙法,简直像是上天相助一样,行事会简单便捷许多,在这丰州,有一番大的作为。

    不仅大皇子能撼动三皇子在丰州的布局和安排,他们这些人,亦是能够获得足够的政绩,实在是一举两得……

    “呸!”

    钱财神走出驿馆十余步,脸上惶恐不安的表情消失,向一旁吐了口口水,低声道:“老子的便宜,是那么好占的吗?”

    ……

    丰州城某处客栈,房间之内,十五人站成两排,抱拳道:“参见盟主!”

    柳盟安排的四处销售琉璃的人,以十五人一组,这其中又以五人为明,扮作番邦商人,另外十人为暗,分别属于两组督察队,三组相互监督,相互制约,确保不会有贪墨或是携宝而逃的事情发生。

    景国的金玉阁是柳盟的主要目标,之后,为了保险起见,便会去往更远的地方,诸如齐国,赵国之类,此次在这里遇到他们,看似偶然,实则必然。

    一位中年男子诧异的说道:“我们在来的途中,也从勾栏那里得到了消息,只听说公子和盟主最后是在蜀州出现,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br />
    李易看着他问道:“来齐国的,就只有你们十五人吗?”

    “暂时只有我们一队?!敝心昴凶拥阃返溃骸肮?,盟主,我们要立刻回去吗?”

    李易看着柳二小姐一眼,说道:“先不着急,现在最重要的,是先将消息传回京都,需要有一人先回去,立刻就出发……”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里要比蜀州更加安全,毕竟丰州距离京都太远了,更何况还要经过蜀州,若仅仅是十五个人的话,并不能保证万无一失。

    一个月前蜀州就有消息传回去,如仪她们现在应该已经得到了消息,会就此作出一些安排,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先和他们取得联系,然后就是等待,最多一个月的时间,柳二小姐的身体大有好转,蜀州那边,也再也没有后顾之忧了。

    “我先写一封信,派人一路送回去?!?br />
    “和蜀州的勾栏取得联系,随时注意蜀州那边的消息?!?br />
    “正事别忘了,出了这道门,你们就是番邦商人……”

    李易吩咐了几句,盏茶的功夫,有一人牵着马从客栈出来,出了城之后,立刻飞身上马,向着某个方向疾驰而去。

    ……

    ……

    景国,京都。

    小丫鬟坐在院子里,看到一道身影从屋内走出来,急忙站起来,跑过去说道:“小姐,小心点,我扶着你?!?br />
    如仪摇了摇头,说道:“这才多长时间,小姐没有这么娇气?!?br />
    小丫鬟摇头说道:“老奶奶说了,小姐现在要好好养着,小姐今天想吃什么,我去做?!?br />
    如仪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道:“你这些天忙里忙外的,歇着吧,这些事情吩咐厨房就好?!?br />
    “不行的?!毙⊙诀咄芬〉南癫斯?,说道:“小姐吃的好一点,小宝宝才能长的好一点……”

    她将脑袋凑过去,仔细的听了听,问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小宝宝呢?”

    如仪想了想,说道:“大概……,在今年冬天吧?!?br />
    “冬天的话……,姑爷应该能回来吧?!毙⊙诀咛鹜?,望着院墙外面的天空,喃喃说道。

    某一瞬,院门猛的被人推开,老方一脸喜色的跑进来,哼哧哼哧的喘着粗气,说道:“小姐,姑爷和二小姐,有消息了……”

    老方弯着腰,一边喘气,一边说道:“勾栏,勾栏里面传来的消息,姑爷他们在蜀州……”

    “蜀州……”小丫鬟握紧了拳头,喃喃的说道。

    如仪脸上露出了笑容,说道:“先派人去李家,把这个消息告诉老夫人?!?br />
    “世子府也让人去一趟?!?br />
    “还有几个将军府?!?br />
    “还有……”

    她低着头,轻声说道:“杨柳巷,你亲自去一趟吧……”

    整个李家,因为某一个消息,变的彻底沸腾起来。

    一匹匹快马从府中飞驰而出,化作一道道烟尘,去往四面八方。

    李府,老夫人跪在佛堂之中,老眼含泪。

    薛府,几位老将豪快畅饮,喝着喝着便打了起来。

    “刚才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世子府,听完某个护卫的汇报,正在绘制某种图形的李轩猛的站了起来,屋内只余几个字回荡。

    杨柳巷,一如既往的宁静。

    巷内最深处,幽静的院子里,曾醉墨停下笔,说道:“让她们先照着这个样子做一套,如果还有什么需要修改的地方,我会再通知的?!?br />
    “好的姑娘,那我先过去了?!?br />
    她身后的一名女子点了点头,将那画拿起来,退出了院子。

    曾醉墨坐回原位,伸手揉了揉酸涩的肩膀,下一刻,两侧肩上便多了一道轻柔的力道,她站起来,握着宛若卿的手说道:“大夫不是说了,让你这些天在家里修养吗,万一风寒再犯可怎么办,快进去?!?br />
    宛若卿摇了摇头,说道:“总是待在房间里面闷得慌,总要出来透透气?!?br />
    “那你坐在这里,我进屋帮你拿一件衣服出来?!痹砟醋抛?,转身向屋内走去。

    门外有敲门声传来,正在廊下洗衣服的小翠快步跑过去,打开门,笑眯眯的问道:“方大叔好久没来了,有什么事情吗?”

    老方走进来,走到宛若卿的面前,说道:“有姑爷的消息了,他现在应该在蜀州那边,我们会马上派人去接他回来的?!?br />
    宛若卿缓缓的站了起来,房间门口,曾醉墨手中的薄衫轻轻的落在地上。

    宫门口,宫墙上的禁卫看着下方,大声道:“来者何人?”

    宫墙之下,一人干净利落的翻身下马,将一枚腰牌扔了上去。

    “密谍司急报,我要立刻面见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