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期举办这种性质的聚会,并非只是简单的聊天吃饭,在场的都是大大小小的商人,若是聊的投缘,意见一致,很有可能在当场就敲定合作。

    几个顶级豪商之间的某些决定,甚至会在未来影响整个丰州的经济走向。

    这才是举办这类宴会的主要目的。

    因此,庄园里面处处都备有纸笔,时不时的可以看到有人写写算算,商量分配,划分利益之类。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都像林婉如这样,有随身带着小本本的习惯,不仅有备忘录的功能,也能随时记录下点子和灵感,林勇曾经说过,芳林苑很多首饰的样式,都是她亲手设计的,不仅如此,必要时刻还能拿出小本本装着问问题,掩饰尴尬。

    然而刚才掉出去的那张纸,却不是某种珠宝样式,也不是某一个备忘录,而是他列出来的借贷记账法的经典模型。

    “怎么了?”林婉如有些诧异的看着他,疑惑问道。

    “坐着别动就是了?!崩钜捉恍∑鞴先咏炖?,目光若有若无的扫了一眼那胖子的方向。

    林婉如小声道:“那是钱家家主,人称钱财神?!?br />
    她的话音刚刚落下,那中年胖子将那张纸放在袖子里,目光四下里望了望,许久之后,才转身走向了屋内灯光更亮的地方。

    ……

    按照惯例,每一次的议会都要持续一个多时辰,大部分时间,都是众人三五成群的交流,在结束的时候,会有某些有身份有地位的巨商例行惯例的讲几句话,诸如此类……

    有人趁兴而走,有人败兴而归,每一场议会,都会或大或小的改变日后丰州经济的格局。

    “刚才……,为什么不让我过去?”

    芳林苑门口,一路沉默的林婉如终于将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

    李易看着她问道:“那种方法,你没有和别人说过吧?”

    “没有?!绷滞袢缫×艘⊥?。

    “没有就好?!崩钜浊昧饲靡慌缘脑好?,回过头说道:“忘掉这件事情,也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你懂得那种方法,至少现在不行?!?br />
    林婉如脸上疑惑之色更深,正欲再问的时候,院门已经从里面打开。

    “明天见?!?br />
    李易对她挥了挥手,转身走了进去。

    林婉如站在原地许久,这才摇了摇头,暂时不去想这件事情,回过头,对几名林家护卫道:“我们也回去吧?!?br />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柳二小姐掩着嘴,声音里面满是倦意。

    “最后那个胖子说的太久了……”李易将手里的一包东西递给她,说道:“那家的果脯挺好吃的,尝尝?!?br />
    “太晚了,明天再说?!绷〗憬庸桨?,打开之后,将一片果干放在嘴里,转身向屋内走去。

    李易低头看了一眼,发现她**着足踝,摇了摇头说道:“地上脏,下次出来的时候,记得穿鞋……”

    他走进屋内,房间里面亮起了灯,但很快就熄灭。

    钱家,通明的灯火之下,钱财神的一张胖脸上满是神采。

    “好东西,好东西??!”

    他拍了拍大腿,忍不住赞叹说道。

    钱多多凑过来,问道:“爹,什么好东西?”

    钱财神摆了摆手,说道:“去,去账房将上个月的账簿给我拿过来?!?br />
    钱多多疑惑的问道:“爹,你要账簿干什么?”

    “快去!”

    钱财神不耐烦的说了一声,钱多多立刻便站起身,向外面小跑而去。

    不一会儿,他就抱着一摞账目,哼哧哼哧的走了进来。

    “放这里?!鼻粕裰噶酥敢慌缘淖雷?,将那灯往身边移了移。

    钱多多搬了张椅子,在他对面坐下,用疑惑和好奇的目光望着他。

    钱财神拿过笔墨,铺开一张纸,翻开两本账簿,不时的在纸上记录着什么。

    钱多多用手撑着下巴望着对面,只看着纸页不停的翻动,灯火摇曳,不多时,眼皮就变的沉重起来。

    哗啦!

    天色大亮,钱多多揉了揉脑袋,从地上爬起来,将椅子扶正,最后擦去了嘴角残留的口水,抬起头时,惊讶道:“爹,你晚上一夜都没睡?”

    随着他话音的落下,钱财神放下笔,举起手臂,舒展了一下腰肢,感叹道:“老了老了,这才一夜,身体就有些吃不消了?!?br />
    钱多多急忙跑过去,在他的肩膀上轻轻的捶了起来。

    “好东西啊……”钱财神从那桌上拿起了一张纸,说道:“钱大通,郑玄,马卫……,多多啊,你吩咐下去,让他们把这几个管事给我叫来!”

    钱多多点头说道:“好,爹,你先去休息一会儿,我马上去!”

    钱财神揉了揉眉心,却并没有休息,重新拿起一张纸,摸了摸下巴上的短须,在上面书写了起来。

    不一会儿,钱多多从外面走进来,说道:“爹,他们来了!”

    钱财神摆了摆手,说道:“行了,你先出去吧?!?br />
    钱多多有些疑惑的望了一眼,临走的时候,将房门关上。

    三人中间的一位中年男子笑着说道:“不知道掌柜的找我们有什么事情?”

    钱财神看了他们一眼,淡淡的问道:“大通,你们三个,跟在我身边有多久了?”

    “回掌柜的,五年了?!敝心昴凶恿成舷仁歉∠殖鲆凰恳苫?,随后便开口说道。

    左右二人对视了一眼,脸上迅速的浮现出一丝喜色,掌柜的可很少会问这些问题,难道是想要升他们这些商会老人的职?

    “五年了……”钱财神叹了口气,说道:“五年的时间,养条狗也知道摇尾巴,我姓钱的怎么就养了你们这三条白眼狼!”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全身的气势陡然一变,三人的身体颤了颤,抬起头时,仿佛看到了一座大山,从前方压了过来……

    ……

    ……

    清晨,李易推开门,街道上已经行人如织,旁边的芳林苑也早就开门了。

    昨天本来就回来的很晚,又被柳二小姐折腾到深夜,说是自己吵醒了她,非要听什么武侠故事……

    李易捂着嘴打了一个哈欠,正要转身回去的时候,看到林婉如从远处走过来。

    “林姑娘早?!崩钜锥运R;恿嘶邮?。

    昨天晚上并没有给她解释太多的东西,借贷记账的威力比天?;挂骱?,搞不好是要死人的,没有足够的实力,最好别沾染。

    这件事情,在景国早就得到了印证。

    “早?!?br />
    林婉如对他微微点了点头,从他面前走过,走进了店铺。

    摇了摇头,打算回去给还没有起床的柳二小姐准备早饭的时候,林勇的大嗓门从一旁的店铺里传了出来。

    “走走走,什么大不列颠小不列颠的,要饭去别的地方,别打搅我们做生意!”

    李易的脚步一顿。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