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一处偏僻的角落,隔着三丈远李易都能感受到那位白公子对他的怨气。

    细想之下,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事情。

    之前他就在想,虽然他英雄潇洒风流倜傥居家旅行出席宴会必不可少,但以林婉如的性子,怎么可能对一位男子开这个口?

    不过,如果她只是想要找一个挡箭牌的话,一切就能说得通了。

    李易的目光望着她,林婉如没有和他对视,视线飞快的移开。

    她从袖中取出一个小小的册子,说道:“关于那记账的方法,我还有一点不太懂……”

    这就是明显的转移话题了,她聪明的近乎于精明,简单的借贷记账,又怎么会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弄懂,看破不说破,免得两个人都尴尬,李易点点头,说道:“哪里不懂,我看看……”

    不远处,某处桌旁,白姓年轻人目光望着某处,拳头紧紧的握在了一起,深吸了口气,才将心情平复下来。

    看到前方有两人走过来,他的脸上才露出笑容,站起来迎了上去。

    “马掌柜,徐掌柜,好久不见……”

    “呦,这不是白公子吗……”

    “好久不见,好久不见?!?br />
    ……

    “好了,你去忙吧,我在这里坐一会儿,吃点东西?!?br />
    李易挥了挥手,有些心不在焉的林婉如回过神,点头道:“那我先过去了?!?br />
    看着她离开,李易从桌上拿了一块新鲜的蔬果,钱家这些酒水零食准备的很足,味道也还不错。

    除了林婉如之外,在这里,他就一个人都不认识了,今晚这庄园之内的人俨然是一个个的小团体,互相有生意往来的,自然会聚在一起,倒是也有几处人数颇多,围着最里面的一人或是两人,一脸堆笑,那里面的人,应该就是丰州城那些有名的豪商。

    左右无聊,目光随意的扫了扫,看到一个熟悉的胖子从一道门里走出来。

    那胖子的身旁还有两人,皆是玉树临风,风度翩翩的年轻男子,李易正要将一块果脯放进嘴里,手腕停在了半空。

    “他们怎么会在这里?”他喃喃了一句,表情十分讶异。

    在这里碰到赵修文,他就已经够意外的了,毕竟他虽然也在丰州,却也不太可能在这样的场合出现。

    可他身边的那人,好像是当初的庆安第一才子杨彦州?

    他和杨彦州之前打过两次交道,说不上熟,不过应该不会认错人。

    伸手摸了摸脸,这才放下心。

    人在江湖飘,什么意外都有可能发生,开一个小号太重要了,要不然今天怕是就要被人认出来。

    随着两人的走出,周围立刻变的骚动起来。

    “那是,赵公子和杨公子?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赵公子和杨公子是殿下的左膀右臂,钱财神和他们,看起来好像很熟悉的样子……”

    “你以为钱家这么多年在丰州风生水起,是因为什么,若是背后没有三皇子支持……”

    ……

    ……

    听到众人的小声议论,李易面色怔了怔,随后便低下头,揉了揉眉心。

    信息量太大,他需要好好捋一捋。

    杨彦州,赵修文,钱财神,都是齐国三皇子的人……

    丰州是三皇子赵颐的地盘,他的王府就在丰州城里。

    这么说,这么长时间,他一直都在齐国三皇子的眼前晃?

    虽说当初还在京都的时候,那位三皇子还曾经特意登门拜访过,送了一块玉佩,语气诚恳的说了一番话,意思大概是在景国混不下去的时候,可以去齐国投靠他,两个人肩并肩手牵手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来……

    但目前,李易还没有这个打算。

    若是直接表明身份,如今境况自然会好上太多太多,但怕是以后做事也要处处受制于人,回到景国的日子,更是遥遥无期。

    早知道在这里会碰到他们,就不应该出来的。

    眼下的情况还算过得去,按照柳二小姐的恢复速度,再过上两三个月,他们怕是就能够启程回去了,在这之前,绝对不能出什么差错。

    话说回来,赵颐给他的那一枚玉佩,最后不知道放哪里去了,好像当天就被柳二小姐要去了,后来就一直没怎么见……

    像是想到了什么,李易脸上露出了怔色。

    不多时,他叹了口气,从柳二小姐那里借去的玉佩,这次怕是再也赎不回来了。

    甚至当初那当铺,也不能再去。

    幸亏他当时带着斗笠,那掌柜没有看到他的长相,否则,怕是现在就有麻烦了。

    “怎么了?”

    林婉如从一旁走过来,看到他的样子有些不太对,开口问道。

    李易伸手指了指,说道:“那边那两个人……”

    林婉如的视线望过去,说道:“你说赵修文和杨彦州,他们在丰州的名气极广,赵修文更是被称为文人表率,在整个齐国都赫赫有名,这些人围过去很正常?!?br />
    李易看着她,有些不确信的问了一句:“你们齐国的三皇子,是不是也在丰州?”

    林婉如点了点头,说道:“丰州是三皇子的封地,丰王府就在丰州城?!?br />
    从林婉如口中将所有的事情都确认下来,李易向那个方向望了一眼,看赵修文和杨彦州在众人的簇拥下离去,这才收回了视线。

    见林婉如也看着那个方向,有些好奇的问道:“你不是挺喜欢赵修文的吗,为什么不过去?”

    林婉如摇了摇头,说道:“只是欣赏他的文采而已,谈不上喜欢?!?br />
    看到她眉宇间似乎有一些烦闷,李易开口道:“你刚才去谈什么了,怎么,没谈成吗?”

    林婉如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为什么,马家和徐家将原料的价格提升了一成,丰州城中除了他们两家,就只有白家能够提供打造珠宝首饰的原料,芳林苑一直和他们三家有合作,他们两家忽然发难,若是不想利益受损,只能选择白家……”

    “只是,这件事情背后很有可能就有白家的影子,他们达成了这一目的之后,想必还会有其他的招数……,一旦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白家身上,以后势必会被他们牵着鼻子走?!?br />
    李易看着她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林婉如摇了摇头,说道:“目前铺子里还有不少存货,能支撑一段时间,到时候再想办法吧?!?br />
    这件事情,李易倒是帮不上她什么忙,他自己还有一大堆的事情需要解决,丰州,三皇子,这世上的事情,还真是巧……

    所谓的议会,乏味无聊到了极点,唯一的收获,就是得知了某些对他来说很重要的讯息。

    林婉如将那小册子再次拿出来,从桌旁拿起笔,似乎是在计算着什么,片刻之后,她将那册子翻了翻,站起来,四下里望了望。

    “怎么了,丢什么东西了?”李易看着她问道。

    “刚才你用来演示的那张纸?!绷滞袢缢盗艘痪?,看到不远处一个体态臃肿的胖子从地上捡起了一物,说道:“找到了,在那里?!?br />
    她正要向那边走过去的时候,从旁边伸出一只手,将她的手腕握住。

    “坐下?!?br />
    李易向那边看了一眼,低声说道。

    不远处,那中年胖子手中拿着一张纸,细细的看着。

    ps:章节名错了,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