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我知道错了?!鼻喽嗟妥磐?,语气诚恳的说道。

    涉及到这种话题,他从来都不和老爹争辩,不然就会造成更加严重的后果。

    “你要记得,你将来是要继承钱家的,千万不要走了岔路?!鼻粕衤獾牡愕阃?,这才转过头,看着杨彦州和赵修文,说道:“好了,两位状元公,有什么话现在可以问了?!?br />
    刚才被他称呼为状元公的时候,杨彦州和赵修文的心中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触,此刻听他再提起时,竟是感到了一种莫名的讽刺。

    将这种奇怪的思绪压下去,杨彦州看着钱多多,说道:“杨某只是想问一问钱公子,近日那流传甚广的十四首诗词,可是公子所做?”

    他话音落下,赵修文的目光也望了过去。

    “这话是什么意思?”钱多多皱起眉头,说道:“我的诗词,当然是我自己写的了,这又不是做生意,难道还能从别人那里买吗?”

    赵修文看了他一眼,开口道:“此事事关重大,还望钱公子能如实回答?!?br />
    钱多多撇了撇嘴,说道:“什么如实不如实的,这本来就是我自己写的……”

    赵修文拱了拱手道:“既然钱公子能写出来此等佳作,想必平日里也会有不少作品,赵某和这位杨兄也都是爱诗之人,钱公子不如拿出来,让我二人领略领略公子的文采,如何?”

    “------”

    “妈的,大意了?!?br />
    钱多多心中暗骂一声,当时就应该再画一万两,将一百两银子的诗词买上一百首,不高兴了就砸出去一首,高兴了砸两首,也不会遇到眼前这种尴尬场面。

    “咳……”他捂嘴干咳了一声,说道:“写诗这东西,靠的是灵感,说实话,之前我也没有写过,忽然有一天睡觉起来,脑子里就多了一种奇怪的感觉,感觉文思泉涌,下笔有神……”

    钱多多叹了口气,说道:“这种感觉每隔几天就会出现一次,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次出现?!?br />
    赵修文和杨彦州一时愕然,虽说某些佳作本就是靠着一时的灵光一现,但前提是自己要有足够的积累,才足以支撑这种瞬时的灵感,本来就是草包一个,忽然间写出那么多吓人的诗词出来,那灵光得从早闪到晚才行。

    赵修文回头看向钱财神,问道:“钱财神……”

    钱财神摆了摆手,说道:“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信?!?br />
    杨彦州忽然转头看着他,说道:“此事与殿下的一件大事有关,我们必须知道这诗词是出自何人之手?!?br />
    “当真?”钱财神脸色一凝。

    “当真?!毖钛逯莸?。

    钱财神点了点头,转头看向钱多多,问道:“说,那些诗是从谁的手里买来的?”

    看到钱财神脸色严肃下来,钱多多脸上浮现出一丝犹豫之色:“我……”

    “多少钱买的?”

    “------”钱多多再次抬头看了一眼,无奈道:“一万两?!?br />
    “一万两你就买了几首破诗!”钱财神瞪大了眼睛,“你个败家的混账东西……”

    “钱财神,那十几首诗,很多都足以传世,价值远在一万两之上?!闭孕尬闹沼谌滩蛔】?。

    钱财神摆了摆手,说道:“传不传世我不管,一万两银子扔出去,连声响都没有,这不是我钱家人的风格?!?br />
    说罢就看着钱多多,怒道:“老实交代,这诗是谁卖给你的!”

    钱多多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我,我不知道……”

    ……

    ……

    “你说你连那人的面都没见着,更不知道他是谁,就这样把一万两银子给他了,你就不怕他骗你?”钱财神揉了揉眉心,再次问了一遍。

    钱多多道:“可是事实证明,那位兄台没有骗我?!?br />
    “混账,你还有理了!”钱财神气的脸上的肥肉都颤了几颤,这时,有一老仆从门外走进来,说道:“老爷,周家和黄家的人来了?!?br />
    “等我晚上忙完了再收拾你!”周家和黄家都和钱家有重大合作,家族财力也和钱家相差无几,不可怠慢,钱财神瞪了钱多多一眼,对杨彦州和赵修文道:“我现在有重要的客人要招待,你们先在这里稍坐一会?!?br />
    赵修文点点头,说道:“财神去忙吧,我们还有些细节要问钱公子?!?br />
    看着钱财神离开,钱多多明显的放松了下来,坐到旁边的椅子上,对两人耸了耸肩,说道:“我知道的,刚才已经全都告诉你们了,再多也没有,我也不知道怎么联系他,问我没用的……”

    赵修文脸上浮现出一丝疑色,问道:“你刚才说,卖给你诗的人,叫李翰?”

    钱多多抿了一口茶水,点点头,说道:“是,他说行走江湖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应该不会有假?!?br />
    “晋王李翰?!?br />
    杨彦州点了点头,说道:“应该不会有假了……”

    赵修文脸上浮现出一丝喜色,看着钱多多,说道:“你再将当时的情形描述一遍……”

    钱多多脸上露出不耐烦的表情,摆了摆手说道:“说了多少次了,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哪里,该告诉你们的已经告诉你们了,你们尽管去找,待在我家干什么,难道他还能来这里不成?”

    李易曾经听人说过,丰州城内的诸多豪宅,门口有一座银狮子的,就是钱家了。

    当时还想着一座不是不对称吗,脑补了钱家门口蹲了一座银狮子的画面,心里面别扭了好一阵子。

    到了钱家才发现,狮子不是一座,是两座。

    早知道有这事,还去卖什么诗,有这一座狮子,还不是要什么有什么?

    他回头看着林婉如,问道:“这狮子,真是纯银打造的?”

    “钱家的银狮子整个丰州城的人都知道?!绷滞袢绲懔说阃?,说道:“我们进去吧?!?br />
    钱家就是钱家,连门楼都比旁边两家高出一截。

    门口有不少下人在迎客,递上帖子,就有下人将两人迎进去。

    林婉如在丰州显然有些人脉,一路走进去,不少人都笑着上前打招呼,尤其是一些年轻男子,语气表情更是殷勤之至。

    今日出现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少,而且并不像李易之前想象的,都是一群中年谢顶的成功人士,当然,其中也有一部分人,是跟着长辈一起过来的。

    在这种场合,多积累一些人脉,有益无害。

    “婉如,这里?!?br />
    不远处传来一道声音,李易转过头,看到那位备……,看到那位白公子一脸笑容的走过来。

    不过他脸上的笑容很快就停住,看了看李易,又转头看着林婉如,一脸狐疑的问道:“他怎么也来了?”

    “白世兄?!绷滞袢缍运⑽⒌阃?,说道:“是我请李公子一同过来的?!?br />
    “失陪了?!?br />
    她微微躬身,回头对李易笑了笑,说道:“我们去那边吧?!?br />
    白姓年轻人站在原地,回过头,看到两人的背影消失,脸上的表情开始阴晴不定起来。

    “白兄,刚才在婉如姑娘身边的人是谁,之前似乎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年轻人从旁边走过来,面上露出疑惑之色。

    白钰笑了笑,说道:“不知道,不太熟,应该是林家什么人吧?!?br />
    那人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这么久了,还没得到林姑娘的芳心,白兄,你可要努力??!”

    白钰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在那人转身离去的时候,脸上迅速的浮现出了一丝阴翳。201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