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钱兄高才,小弟佩服,佩服!”

    钱多多此言落地,身旁的几位年轻人怔了怔之后,就立刻笑着说道。

    他们家中近乎都是经商,虽然从小也被逼读书,但到现在连背书都难,对于那些什么诗词文章的,更是一窍不通。

    也因此被那些文人才子们轻视,对那些人自然没有什么好的观感,钱多多能写出好的诗词,一巴掌扇在那些人的脸上,他们也乐于看到。

    当然,还因为钱家有钱,他们之中有不少人的家族只有依附钱家才能生存,对于钱家公子也要逢迎奉承。

    “我爹常教导我,做人要低调,我有才气,我会告诉你们,会像那样那些穷酸鬼一样到处宣扬吗……,我不会!”钱多多伸手向下压了压,说道:“这些事情你们知道就行了,不要到处去传,我不喜欢张扬的……”

    “不知道从哪里买了一首诗,尾巴就翘起来了?!迸员叽匆坏览浜叩纳?,一青衫仕子撇了这边一眼,说道:“真当自己是才子,不通文墨的废物也就罢了,将别人的诗词据为己有,简直是不知羞耻!”

    “说谁呢,说谁呢!”

    钱多多还没开口,身旁就有一人站起来,回过头,不满的看着他说道。

    青衫书生嘲讽的笑了笑,偏过头说道:“谁不知羞耻,谁心里清楚,你们说是不是?”

    “若是心中坦荡,又何惧别人之言?”

    “只怕某些人心中有鬼?!?br />
    “到底有没有鬼,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br />
    ……

    ……

    青衫书生身旁还有几位同样打扮的男子,此刻纷纷开口,语气中嘲弄的意味表露无遗。

    “若是心中坦荡,就不惧别人言论?”钱多多站起来,走过去,看着刚才那人问道。

    那书生点了点头,说道:“自是如此?!?br />
    钱多多又问:“那你心中坦荡吗?”

    那人冷笑一声,说道:“我辈读书之人,心中有正气,行事堂堂正正,光明磊落,自是坦荡?!?br />
    “你不惧别人言论?”

    “不惧!”

    “真的不举?”

    “不……”那书生刚刚开口,就意识到什么地方不对,生生的将下一个字收了回去,冷冷的看着他,说道:“如此拙劣的把戏,我怎会上当?”

    “既然你们不在意别人说什么……”钱多多看着他,说道:“如果我说你是狗娘养的,你也不会生气吗?”

    那书生怔了怔,脸色迅速由红转青,指着他,说道:“竖子,你这竖子,安敢……”

    钱多多看着他,说道:“你看,你连骂人都不会,到底谁是废物?”

    “你敢说你不是花钱买诗的废物?”那书生双眼几欲喷火,说道:“你若是能当场再做出来一首那种程度的诗词,我万俊马上给你跪地磕头,为之前的话赔礼道歉!”

    “万兄……”

    在他身后的几名书生脸色一变,立刻上前,担忧的开口:“万兄,慎言……”

    若是那钱多多买了两首而不是一首,今日之后,万俊便会颜面尽失,在这丰州城内,永远的抬不起头来!

    “几位不必多言?!蓖蚩“诹税谑?,说道:“他若是能买来两首那样的诗词,万某这次认栽,若是作不出来,我定要将这种欺世盗名的无耻废物公之于众!”

    “你确定?”钱多多看着他,说道:“我要是再作出一首,你就给我跪地磕头?”

    一名书生补充道:“是再做出一首上佳之作,让所有人都承认的诗词,你若是自己随便编造几句,万兄也要磕头不成?”

    这边的动静,早就引起了堂内众人的注意。

    就连那台上的女子,都暂时停止了表演,用诧异和疑惑的目光望着这边。

    “既然如此,那便赌了!”

    钱多多点了点头,看着那台上,说道:“记得初见菲菲姑娘的时候,那一段霓裳舞,让人现在想起来还记忆犹新,此词,便赠与菲菲姑娘吧!”

    “啊,给我?”那台上的女子怔了怔,一时间有些无法回神。

    台下,已经有一道声音传了出来。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记得菲菲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br />
    台上那名叫菲菲的女子还在疑惑,自己什么时候穿过两重心字香熏过的罗衣,至于琵琶,印象中好像不常弹,她擅长的是古筝来着……

    台下,那名叫万俊的年轻人已经愣在了原地。

    他身后的几人脸上几乎是同时色变,怎么都没有想到,钱多多轻轻松松的就又抛出了这样的一首词来。

    周围的那些人已经在小声的念着词句,心中暗自和之前那首对比,都是描写歌女,风格类似,词风相近……

    一个人的词风一般是固定的,在同一个时期,很难更改,外人很容易看出来,两首诗词是不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本来他们心中几乎认定,之前那首《鹧鸪天》,应是钱多多买来的,但此刻,心中则是有了些许动摇。

    毕竟,没有哪个才气达到这种程度的才子,愿意将自己的心血出售,事实上,文采到了那种程度,他们是不会缺钱的。

    一首已经有些匪夷所思,更何况是两首?

    钱多多转头看着那万俊,说道:“怎么样,这一首还行吧,万兄刚才说什么来着?”

    万俊脸色变了变,这两阙词到底哪一首更好,他其实无法断定,因为个人喜好等因素,也没有人能够断定。

    正因为如此,则说明钱多多又作出了一首和上一首差不多的诗词,他便需要向他磕头认错……

    这时,万俊身后一人忽然开口说道:“买了一首,也可能买两首,除非你再拿出一首出来,否则还是无法证明这两首诗是你所作!”

    “就知道你们会耍赖……”钱多多摇了摇头,说道:“那么,你们再听听这一首如何?!?br />
    他说完这一句,再次开口道:“红叶黄花秋意晚,千里念行客。飞云过尽,归鸿无信,何处寄书得。?

    泪弹不尽临窗滴。就砚旋研墨。渐写到别来,此情深处,红笺为无色?!?br />
    “------”

    万俊张了张嘴,脸色灰白一片,这一次再也没有什么话说出来了。

    他身后的几名书生同样的满脸不能置信,这才多长时间,他真的将写诗作词当成是吃饭喝水一样吗?

    周围众人看向钱多多的眼神也早已发生了变化。

    他可能买了一首,买了两首,但他总不可能将一个才气冲天的绝顶才子绑起来专门给他写诗吧?

    但凡涉及诗词一道的人,便能很容易看出来,这三首诗词,明显是出自同一人之手,这样的才子,按说名气应该早就传遍了丰州,怎么可能为别人徒做嫁衣?

    难道说,这位向来以草包示人的钱公子,一直都是在隐藏?

    诧异的表情,在越来越多的人脸上浮现。

    李易也很诧异,除了诧异,还有欣慰,因为他回来之后发现,柳二小姐居然将所有的碗碟都刷洗干净了,近两年时间,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她做这种事情。

    将买来的菜放好,银票收好之后,和柳二小姐说说话,差不多就该睡觉了。

    刚才那十三首诗词里,有八首以上都是晏几道的,睡觉之前,李易双手合十,心中默念。

    “生活所迫,晏兄勿怪,勿怪……”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