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戴着斗笠从药铺走出来,手里拎着一大堆东西。

    昨天晚上那胖子果然没有骗他,刚才买这些药材,递过去银票的时候,药店的伙计果断就收了,连问都没问,一路走来,在街上也看到了两家“钱庄”。

    那钱庄的名字就叫“钱庄”,看似简单粗暴,实则意义深刻,因为那就是一位姓钱的大户开的,和别人说起的时候,有一种天下钱庄尽是自己家的感觉……

    钱家在丰州城很有名气,因为有钱。

    丰州城经济繁荣,有钱人家也不少,这其中有新兴家族,也有底蕴深厚的世家,钱家是属于前者,新的不能再新了。

    据说那位钱家的家主,本是一个穷困潦倒的苦工,却在十余年前意外发迹,从给人搬船卸货开始,慢慢做起小生意,再一步一步的将生意做大,十年时间,家族积累的财富,就已经超过了丰州城的大部分所谓富商豪门。

    便是连同那些具有数十上百年底蕴的世家大族也算上,钱家的财富,在整个丰州城,也能排进前五之列。

    也就是说,整个丰州,比钱家更有钱的,一只手都数不出来。

    虽说自古权钱都无法分开,但实际情况是有权的一定有钱,有钱的不一定有权,尤其是在如今的时代,商人低贱,越有钱,便越是要承认别人的嘲笑和冷眼。

    钱家便是这样的存在。

    他们和那些积累了几十上百年财富和声誉的家族不同,在大多数人眼里,就是小人得势、瓦釜雷鸣,土地主,暴发户一样的存在,不太被上流社会承认,哪像在后世,这种人就是自主创业成功的典型,引领成功学潮流,无数迷茫青年心中的偶像,写几本《钱耐基成功学》《成功法则》《成功鸡汤》……,能卖脱销那种。

    这些信息,都是李易从一个知情人的嘴里打听到的。

    当时那知情人被他堵在墙角,一边喊着“大侠饶命”,一边把钱家的发家事迹抖了一个底朝天,甚至连钱家家主在哪座小楼包养了一个小老婆,钱公子和某某才子疑似有龙阳之癖这种花边新闻都没漏下。

    临走的时候,那知情人还衷心的建议,要抢银子去钱家,沿着这条路直走再左拐,府邸最大最豪华,门口有一座银狮子的那家就是。

    他客气的打听出来的内容也就这些了,至于昨天那位钱公子到底能没能如愿,暂时还不知道。

    不过想来和他预料的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出入。

    晏几道的词风浓挚深婉,工于言情,文学上的成就,无论是当世还是后世对他的评价都比他老子晏殊还高,这位可是连苏轼都不放在眼里的存在,存诗不多,个个都是精品。

    由于人生际遇的问题,他的诗词中有不少同情歌妓舞女命运、歌颂她们美好心灵的篇章,笔调感伤,凄婉动人。

    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少妇不……,就算是歌妓舞女,心里面也一定有一个或期待遇上的良人,而由于她们因为自身地位的原因,对于美好的事物和感情更加憧憬,可惜限于身份,限于时代,绝大多数的女子是得不到她们所期望的幸福的,这一首至情至性的《鹧鸪天》要是流传出去,不知道要扎痛多少女子的心。

    那些女子的心扎不扎,李易不知道,现在他自己的心挺扎的。

    有了药材的辅助,柳二小姐的身体恢复的很快,这次他咬了咬牙,五百两银子花出去,买来品质更高年限更久的药材,这要是多卖几首诗出去,很快就可以和柳二小姐双双把家还了。

    十张银票一会儿就去了一半,土豪可遇不可求,李易有些后悔,昨天应该留个联系方式的,虽然他知道钱家在哪里,但也不能像这样蒙着面找上门去……

    戴着斗笠走在街上,其实回头率很高,若不是一些武林江湖之人也经常是这种打扮,众人看到了不会太过惊讶,恐怕没一会儿就会被巡街的兵丁请去喝茶。

    某一个时刻,一个带着斗笠的男子走进了某处深巷,不多时,一位年轻人从巷子的另一边走出来。

    李易看了看天色,今天在路上耽搁了一会儿功夫,得快点回去给柳二小姐做饭了。

    芳林苑就在前面,李易走过去的时候,和靠在门上的林勇打了一个招呼,走到一边的小院,轻轻敲了敲门。

    今天柳二小姐磨蹭了好久才开门,李易狐疑的看了她一眼,指了指她的脸,问道:“你怎么了,早上起床没洗脸?”

    柳二小姐表情有些不自然,伸出袖子擦了擦,说道:“去洗手,吃饭了?!?br />
    “你出去买饭了?”李易走进屋内,说道:“不是说了等我回来吗,你身体还没好,外面多危险……”

    他看着桌上的不明物体,抬头看了看柳二小姐,问道:“这……,这饭菜是你从哪里买的?”

    “爱吃不吃……”柳二小姐撇了他一眼,转身走回了房间。

    李易伸出筷子,夹了夹面前的糊状物,依稀的认出来,这应该是青菜,至于另一盘,只能说是他见识不足了。

    再看看米饭……,算了,不忍再看。

    这很明显是出自柳二小姐之手,难怪刚才她的脸上黑一道白一道的,腰间也系着围裙……

    别人都是男人在外面拼死拼活的赚钱养家,回到家里的时候,女人早就做好了一桌子美味的饭菜等他……

    柳二小姐也是在等他,等着毒死他。

    正当李易面对桌上的不明物体,一筹莫展的时候,林勇笑呵呵的从门外走进来,说道:“李兄弟,吃饭呢啊……”

    “林大哥还没吃饭呢吧?”李易抬头看着他,愣了一下之后,立刻说道:“坐下来一起吃吧?!?br />
    “这多不好意思?!?br />
    林勇搓了搓手,不好意思的坐在了李易的对面。

    他诧异的看了李易一眼,总觉得今天的李兄弟,对他似乎很热情……

    李易将筷子递给他,笑道:“别客气,今天饭菜做的多了,林大哥可以敞开吃!”

    “哈哈,那我就真的不客气了!”

    林勇接过筷子,哈哈一笑,问道:“饭菜在哪里,还没端上来吗?李兄弟你坐着,我去端吧?!?br />
    视线不经意的扫过桌上,疑惑的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这就是?!崩钜卓醋潘?,诚挚说道。

    “是什么?”林勇一脸疑惑。

    李易将那两盘菜推过去,说道:“我在外面已经吃过了,林大哥不用客气,要不要我帮你多乘两碗饭?”

    林勇低头看了看,终于意识到了什么,脸色一变。

    ……

    “哈哈,每天都在李兄弟这里吃饭,太不好意思了?!绷钟路畔驴曜?,大步的向外面走去,一脸歉意的说道:“忽然想起来小姐刚才找我有事,我先去问问她……”

    “没事啊?!?br />
    林婉如从外面走进来,看着他说道:“铺子那边现在不太忙,你吃你的饭,我找李公子有些事?!?br />
    她转头看着李易,说道:“不知道李公子现在方不方便过来一下?”

    李易站起身,拍了拍林勇的肩膀,说道:“林大哥,粮食珍贵,千万不要浪费啊……”

    林勇呆立原地,低头看了一眼桌上,脸色瞬间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