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谁?”

    听到暗巷中的声音,身材微胖的年轻男子向后方退了退,望着黑暗中的人影,目光依旧警惕,缓缓问道。

    “我是谁并不重要?!卑迪镏?,那声音飘忽不定,若有若无,“重要的是,我能帮你?!?br />
    年轻人狐疑道:“帮我什么?”

    那声音悠悠说道:“让你不再为写不出好的诗文而烦恼,不再为泡不到妞而发愁,不再被那些所谓的才子嘲笑……”

    “泡不到妞?”那男子疑惑道。

    “就是没有女人理你!”那声音提高了一个音调。

    年轻男子愣了一刻,才意识到了什么,脱口道:“你要教我写诗?”

    这一次,那声音顿了很久,“你觉得,你是那块料吗?”

    “------”

    “那你是什么意思?”年轻男子疑惑问道。

    “很简单,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你交钱,我给诗,交了钱诗就是你的了,你可以署上你的名字,随便拿去用……”

    年轻男子犹豫了片刻,说道:“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随便写了几句骗我?”

    “哪里来这么多问题!”黑暗中那声音变的不耐烦起来,“爱买不买,不买我走了!”

    “等一下!”

    脑海中浮现出某些画面,年轻男子握紧了拳头,脸色变了变之后,咬牙道:“你的诗,怎么卖?”

    “一百两到一万两不等,多种价位,多种选择,可接受定制,男女之情,兄弟之思,断袖之癖,家国情怀,买五赠一,买十赠三……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年轻男子狐疑的问道:“你的诗,能盖过那姓杨的?”

    “如果只是想要盖过刚才那首,建议你买一百两银子的就够了,如果想要一鸣惊人,让那位莹莹姑娘刮目相看,一千两足以,你要是肯出一万两,赵修文算什么,以后你就是齐国新的诗圣!”

    那声音极度飘忽,魅惑力十足,从黑暗中传出来:“怎么样,要不要考虑考虑?”

    “我要一千两的?!?br />
    片刻的沉默之后,外面很快就有了回应。

    “稍等?!?br />
    黑暗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动了动,年轻男子似乎听到了一声异响,随后就沉寂下去。

    直到一刻钟之后,黑暗中才再次有声音传来,随后,年轻男子便看到有一张折着的纸从黑暗中递出来。

    他小心的走过去,伸出手,那张纸向里面缩了缩。

    他愣了一下,随后便回过神来,在怀里一阵摸索,将一沓纸递了过去,说道:“这里的银票一共一千两,你在齐国的任何一个钱氏钱庄都能兑换成银子?!?br />
    “你就不怕我骗你?”接过银票后,黑暗中那声音再次传来。

    微胖的年轻人摇了摇头,说道:“左右不过是一千两,省出一天的零用钱就有了?!?br />
    黑暗中再也没有声音传来,他拿着那张纸,在原地等了一会儿,鼓起勇气走进那巷子的时候,才发现里面已经没有什么人影了。

    ……

    ……

    “你刚才干什么去了?”

    李易重新回到楼上,坐下之后,柳二小姐看了他一眼,问道。

    “下去透了透气,顺便买了点东西?!?br />
    李易将一包甜点放在桌上,这是刚才在借笔纸的那家铺子买的,味道还不错。

    不得不说,刚才那家伙还挺有魄力的,一千两银子说给就给,李易自己最败家的时候,也没这么干过,他都是十万两十万两给柳二小姐的。

    刚才和那家伙废话了半天,有点口渴,这里的酒度数不高,可以当做饮料,用来解渴正好。

    李易拎起酒壶------一滴酒都没有倒出来。

    他看着柳二小姐,逐渐的眯起了眼睛。

    “不早了,该回去休息了?!绷〗愀纱喙系恼酒鹄?,转身向楼下走去。

    李易沉着脸走下去,走出门口的时候,和一个体型微胖的年轻人擦身而过。

    “你站住,这件事情别想就这么揭过去……”身体微微一顿之后,迈步向柳二小姐的方向追过去。

    那年轻人有些奇怪的回头望了一眼,摇了摇头,转过身,时隔小半个时辰,再次走进了阁楼。

    大厅之内,数名文士装扮的年轻人聚在一起,一边看着上面的节目,一边小声交谈。

    “那姓钱的,真以为银子什么东西都能买到,粗鄙之人,我辈不屑与之为伍?!?br />
    “姓钱的就是一个笑话,不提他,你们猜,杨彦青今天能不能让莹莹姑娘自荐枕席?”

    “不可能,杨彦青虽然也有几分诗才,但比起他哥哥差远了,我看莹莹姑娘也是看在那位的面子上,否则,今日怕是不会见他?!?br />
    “早就听说莹莹姑娘对那位有些意思,不过,以她的身份,却是还差的太远,说不得是退而求其次……”

    “也有可能,毕竟,那人可是被三皇子赏识的,莹莹姑娘高攀不起……”

    ……

    ……

    几人闲谈着一些事情,忽而被一道声音打断。

    “钱多多钱公子,为诗诗姑娘赠诗一首!”

    以往台上有姑娘在表演的时候,要是有赠银或是赠诗,都会有人大声的念出来,被众人所知晓,毕竟许多人也就是图个面子,要是不声不响的一点儿水花都没有溅起,以后怕是不会再做相同的事情。

    因此,这种地方,会有专人负责这一事务。

    经常来此地的人,对此已经习以为常,然而这一次,听到这一句,却是有不少人都怔住了。

    包括台上那位正在演奏名叫诗诗的姑娘,俏脸上都浮现出了诧异之色,琴音有些紊乱。

    钱多多是谁,他们自然不陌生。

    丰州城内大名鼎鼎的钱公子,钱家的钱庄开遍齐国,生意也是遍地开花,整个丰州城,都找不到几个比钱家更有钱的家族。

    商人之子,本就被人看不起,本应该低调做人行事,奈何这位钱公子一点儿都不知道什么是低调,平日里以才子自诩,经常流连于此类场所,一掷千金的事情做过好几回,却是连一位姑娘的面儿都没见着,成为了众人眼里的笑柄。

    谁都知道这位钱公子乃是十足的草包一个,此时竟是也学别人做起诗来了……

    “哈哈,钱公子,赠诗……”

    “念,快,快些念出来,让我们看看,钱公子有什么样的佳作出世!”

    “不行不行,等会再念,容我再笑一会儿……”

    霎时间便有人忍不住笑了出来,场内的气氛变得有些活跃。

    钱公子会作诗,在他们看来,无异于公鸡下蛋,铁树开花,简直是天方夜谭,此刻,众人也只是将这当成笑话来看。

    听到周围的各种声音,乾多多面色变了变,强装出一副淡然的样子,看似面不改色,袖中的拳头却已经紧握在了一起。

    刚才那首诗他自己也看过了,虽然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是读起来挺顺的,还有一个字他不认识,问了人才知道,应该,能比得过那姓杨的吧?

    角落里有一人手中拿着一张纸笺,在众人的催促下,大声的念了出来。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br />
    能流连于这种场合的,大都是文人墨客,平日里自诩风流才子,交往者也都是读书之人,或多或少,才气总会有一些,不然也蒙混不过去,在那人念出两句之后,场内嘲弄的声音就变的笑了下来。

    直到最后一句“犹恐相逢是梦中”念出来,场中便再也没有了任何杂音。

    无数人怔在原地,回头看了看钱多多,有些难以置信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这阙词,真的是钱多多这个草包做出来的?

    台上那女子同样的怔住,口中喃喃的念了几句,体会到某种情感,再看向台下的时候,眼神已经有些朦胧。

    楼上某处房间门口,那位名叫莹莹的女子嘴唇微张,对面那男子面上也满是意外。

    钱多多就算是再不懂诗词,但因为出身的原因,察言观色的能力,是常人所远远不能及的。

    看到周围众人的眼神和表情,他就知道刚才那一千两花的------真他妈值!

    尤其是看到那些所谓的才子,脸上的表情像是见了鬼一样,心中的畅快,无法用语言形容。

    他嘴里哼着莫名的曲子,在众人的愕然和安静中,独自向门外走去。

    快要走出去的时候,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又转过身来,走到某处桌旁。

    那下人怔怔的看着他,问道:“钱公子,还有什么事情?”

    钱多多撇了撇嘴,说道:“刚才那一千两银子喊错了,还我?!?br />
    ……

    ……

    “我管不了你,你姐姐可以,等过些日子回去了,我会把你在这里做的事情,一件一件的说给她听……”

    还有半个时辰宵禁,丰州城的街道上,人流已经变的稀少起来,李易一边走,一边数落着。

    好久都没有听到回应,他回头看了一眼,背上的柳二小姐已经发出了均匀了呼吸声,他摇了摇头,无奈的叹了口气。

    “管不了了……”

    前方,芳林苑三个字,在夜空绽放的烟花映照下,已经依稀可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