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家流放,人头落地……”

    走回店铺的时候,林婉如口中喃喃一句,随后便摇了摇头,走进店铺。

    名叫林勇的汉子看到她,立刻飞快的走过来,笑道:“小姐,我们这次买这匹马还真是买对了,这几天好多人跑来看,每天比以前要多好多生意……”

    琉璃是宝物中的宝物,平日里难得一见,就算是在珠宝店铺里也不常见到,更别说是这么大的“马踏飞燕”。

    这几日,芳林苑的客流量大大增加,不排除有很多人存的心思只是来观赏琉璃,长长见识,但对店铺的生意,的确有很大的推动作用。

    林勇两眼放光的看了看那琉璃,说道:“还有好多人来打听这宝贝的价钱,不过都被我拒绝了,这可是我们芳林苑的镇店之宝,给多少银子都不卖……”

    芳林苑旁边的小小院落中,李易手里拿着一把小扇子扇着火,刚才本来想提醒那位林姑娘,那马踏飞燕,趁着能卖掉的时候赶紧卖掉,万一等到某些不怀好意,以次充好,破坏市场,指玻璃为琉璃的不轨之徒来了齐国,这东西就要砸手里了。

    不过,刚才被她扰乱了思路之后,就将这件事情彻底的忘在了脑后,只能等下次再说。

    柳二小姐这些天在家养伤,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时间长了怕是会憋出病来,所以他打算晚上和她出去逛逛,一是为了散散心,二来也能体验体验齐国人民的夜生活,如果不是有柳二小姐在,还能深入研究研究,齐国和景国的青楼文化,到底有什么异同……

    作为政治和军事重镇,丰州城的宵禁制度十分严格,对于后市的很多城市来说,晚上九点以后,夜生活才刚刚开始,但是在这里,过了相当于九点的亥时,大街上就不允许有人出现了。

    违反这条禁令的后果很严重,不过,越是在这种极端严苛压抑的制度下,便越是会催生出一些灿烂繁盛的东西。

    城中比白天还要热闹的夜市,便是这样的产物。

    戊时到亥时之间,这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便是这整座城市的狂欢。

    一条不宽的河流穿城而过,河面上波光粼粼,游船穿行,河岸边行人如织,沿街的摊贩叫卖声络绎不绝,街边的茶馆酒肆生意兴隆……

    坐在水边的高楼上,抿了一口酒,看着下方那些女子水袖飘飘,舞姿曼妙,丝竹入耳,李易叹了一口气,有多长时间没有像这样惬意悠闲过了?

    这还只是齐国边陲的一个城市,给人的感觉竟是比景国京都还要繁华,来到齐国这些日子,李易深深的感受到,景国这么多年被他们压着打,也不是没有道理。

    放下酒杯,随手拍开柳二小姐伸向酒壶的手,撇了她一眼,说道:“身体还没痊愈,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喝酒???”

    “就一杯?!绷〗憧醋潘档?。

    “一杯也不行?!崩钜缀敛挥淘サ木芫?。

    柳二小姐瞪了他一眼,却也没有坚持。

    李易满意的看了她一眼,心中成就感十足。

    最近的柳二小姐,可是越来越听话了,如果她伤好以后,也能保持这种态度……,人生该是多么美好?

    “接下来登场的是莹莹姑娘……”

    “赵公子赠银一百两!”

    “陈公子赠银三百两?!?br />
    “杨公子赠诗一首?!?br />
    “钱公子赠银……,一千两!”

    ……

    ……

    楼下不时传来的声音总是打断他的白日梦,李易不满的看了一眼,下方的高台上此刻已经换了一位姑娘,抱着一把古筝,一边弹奏,一边居然还能做出高难度的舞姿,诱惑力十足,难怪那些什么公子的像是疯了一样的打赏送诗……

    这眨眨眼的功夫,几百两银子就到手了,不过就是扭了扭腰而已,看的李易心中十分羡慕。

    如果他也有这种本事,就不会因为银子而发愁了。

    一曲弹罢,不多时,那公鸭一般声音又叫了起来:“莹莹姑娘请杨公子楼上一叙?!?br />
    下方顿时传来一阵哗然,刚才有不少人都打赏了银子,这位莹莹姑娘,偏偏将那位送诗的杨公子请了上去,看来那诗文,怕是打动了莹莹姑娘。

    有人满脸羡慕,有人扼腕叹息,财气易有,才气难得,这些丰州名妓,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无论是哪一位都能冠上才女之称,平日里来往的,也都是名声在外的各路才子,对于那种只知道砸银子的草包,向来是不太能看上眼的。

    “怎么,心动了?”柳二小姐撇了李易一眼,见他一脸羡慕的望着下方,随口问道。

    李易点了点头,说道:“是啊,一千两银子,水花都没有溅起来,太可惜了,要是给我们,你下个月的药就有着落了?!?br />
    柳二小姐怔了怔,随后摇头说道:“药材只是辅助,并不是非要不可?!?br />
    话是这么说,但是柳二小姐早一点痊愈,她们就能早一天回去,李易叹了口气,“药不能停啊……”

    阁楼下方,众人的话题已经从那位莹莹姑娘的身上,转移到了台上的另一位女子,此刻那随着乐声舞动的女子,也是丰州城的名妓,论名气,丝毫不亚于前者。

    一个仕子装扮,手中拿着折扇,身材微胖的年轻男子叹了口气,转身走出了人群。

    “呦,这不是一掷千金的钱公子吗?”

    “后面的节目可还有很多,怎么这么早就走了?”

    “钱公子一掷千金,怎么也没有赢得莹莹姑娘的芳心,可惜,可惜啊……”

    ……

    几道声音从前方传来,那位身材微胖的年轻男子抬头看了一眼,看到一群年轻人向这边走来,脸色微变。

    “我今天不想惹事,你们让开?!彼蜕盗艘痪?,说完便用力的分开人群,大步向外面走去。

    “哼,不过就是一个满身铜臭的家伙,装什么才子!”

    “真以为拿着一把折扇就是读书人了,还想引得莹莹姑娘垂青,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br />
    “草包一个,要不是靠着他那个有钱的爹,怕是连这种地方都进不来?!?br />
    ……

    听到身后传来的嘲笑声音,那年轻人身体一颤,脸色发白,脚下的步子却迈的更快了。

    “狗屁的才子,会写几句诗就了不起??!”

    阁楼门口,那体型偏胖的年轻男子站在路边,拳头紧握,咬着牙齿说道。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他的脸上有着浓浓的不甘和无奈,再次回头看了里面一眼,准备转身离去。

    “怎么,是不是很不甘心?”

    便在这时,一道突兀的声音,忽然从他身旁的暗巷中传了出来。

    这声音充满了诱惑,年轻男子猛的回过头,望着暗处,警惕问道:“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