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今天开始,包括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李易都打算将柳二小姐当猪来养。

    这一碗药膳里面的内容十分丰富,正常人可能都有些承受不住这其中的药效,不过以柳二小姐的体质,完全不用担心虚不受补的问题,各种补药齐上,早点恢复身体,才能早点回去。

    给柳二小姐盛了一碗粥进去,自己也盛了一碗坐在院子里,名叫林勇的汉子从外面走进来,愣了一下,说道:“李兄弟,吃饭呢?”

    李易点了点头,看着他说道:“林大哥要不要来一碗?”

    大汉笑着摆了摆手,说道:“不用了,不用了,刚才来的时候就已经吃过了?!?br />
    李易看着他,问道:“真的不用?”

    ……

    “好吃,真好吃!”

    林勇放下碗,抹了抹嘴巴,赞叹道:“想不到李兄弟你居然还会做饭,手艺还这么好,你家嫂子要是有你一半的手艺,我做梦都能笑醒?!?br />
    李易见他舔了舔嘴唇,问道:“要不要再来一碗?”

    “够了,够了……”林勇笑着摆手:“再多就吃不下了?!?br />
    ……

    吃第二碗的时候,林勇手上的动作终于慢了下来,一边吃,一边说道:“我见过那些读书人,经常说什么“远庖厨”,李兄弟你和他们不一样,柳姑娘跟了你,可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没有选错人?!?br />
    李易回头看了一眼,幸好柳二小姐现在身体没有痊愈,否则,这位林大哥肯定要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最近这几天经常见到林勇。

    珠宝店里面的东西都十分贵重,丢一件都是大损失。

    更别说要是遇到一群胆大的,光明正大的进去抢劫,一个店铺有失,林家所有人一整年都得喝西北风去。

    因此,林家在每一间店铺里都安排了不少护卫,旁边的芳林苑,就是林勇负责的。

    “家里的那群家伙,别的本事没有,就知道在背后捅自己人刀子,这几天又是说小姐八千两银子买了一件摆设,又说请了一个外人当账房……”

    林勇嘴里絮絮叨叨的,说道:“李兄弟要是听到了什么风言风语,不要在意,他们一天就是闲的?!?br />
    林家的这些事情,李易懒得去管,自然也不会去在意。

    那位林姑娘明显是有些手段的,周旋在那些人之间,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这几天就是陪柳二小姐说说话,睡睡觉,实在闲着无聊算算账之类,闲倒是闲,就是银子花的快了点,没几天又两百两银子出去了,买药这种事情,真的烧钱。

    闲时间是有了,练功也没放下。

    内力现在差不多跟上来了,但是经验和招式却还有很大不足,柳二小姐身体有伤,却也不妨碍坐在一边指点。

    某一个转身,看到怔怔站在门口的林婉如,李易脸上浮现出一丝诧异,出声道:“林姑娘,有事吗?”

    林婉如回过神来,摇了摇头,说道:“没事,我先走了?!?br />
    她只是每一次心烦的时候习惯性的来到这里,这次却忘记了,那对私奔的小男女被她安排在了这里。

    “林姑娘,等一下?!崩钜捉凶×怂?,走回屋内取了某样东西出来。

    他将前几日林婉如给他的账本交给她,说道:“这两本账目核对完了,明细夹在里面,林姑娘带回去吧?!?br />
    林婉如点了点头,接过账本,转身离去。

    账本是她前几日才送过来的,一名账房先生,要将林家整整一年的的账目一条条的核对清楚,至少也得半个月时间。

    并且林婉如十分清楚,他这几日,大都围在那位柳姑娘身边转,对她的照顾几乎是无微不至,哪里有时间去核查账目。

    好在这账目早就核查过了,送过来也就是做给别人看的,免得他们在背后闲言碎语,如今目的已经达到,账目自然也得收回。

    “对了,林书文是谁?”林婉如要离开的时候,李易忽然问了一句。

    林婉如回过头,说道:“我二叔,怎么了?”

    “没事……”李易挥了挥手,说道:“林姑娘再见?!?br />
    “手抬高点,没吃饭是不是?”

    “太慢了,遇到真正的高手,你这一?;姑挥写坛鋈?,脑袋都掉了?!?br />
    “这次太快,没看清,重来?!?br />
    ……

    林婉如走出院门的时候,听到后方传来了那位柳姑娘的声音,她向身后看了一眼,摇头离去。

    这一对私奔的小男女之间的相处模式,让人一点儿都看不懂,那女子生的极美,性子却有些冷,似是钟情于舞刀弄剑之类,林老也曾说过她是习武之人……

    而那书生,从来没见他读过书,每日只是灶前灶后的忙碌,听林大哥说,他烧的饭菜非常美味,便是酒楼的大厨也远远不及,一点儿都没有书生的样子。

    说他不是读书人,那一手好字,当真是好到了天上,她私下里也曾将那一句“佳人相见一千年”,与家中收藏的字画相比,觉得那几个字,比起齐国某些著名的书法大家也不遑多让……

    然而奇怪归奇怪,那书生待那位柳姑娘,当真是好到了极点,若是姑姑当年也能遇到这样的人,最后怕是也不会含恨而终。

    某些思绪从心底深处涌现出来,林婉如摇了摇头,将那些念头压了下去。

    她目前需要烦心的,是另一件事情。

    家中以二叔为首的几人,将一些事情拎出来,当着大家的面,某些话说的十分难听,甚至有些不堪入耳。

    这是很明显的有些争权的意思了,二房三房他们手中掌握的资源不多,此时想要逼迫她放些权,能够理解。

    她虽然不怕他们,但是家中的平静被打破,自然也是不希望看到的。

    “听说没有,小姐从外面请来了一个账房,一点儿都不知道底细呢?!?br />
    “听说了,就安置在铺子旁边,上次我还看到了?!?br />
    “我还听说,小姐和那书生有私情……”

    “不是吧,那白公子应该怎么办?”

    ……

    林婉如从外面走进来的时候,看到府上的下人聚在一起窃窃私语,见她走过来,又飞快的四散开。

    她面色不变,径直的走回了房间。

    将那账簿随手放在桌边,打开一本诗册,没看多久,有一丫鬟从外面走进来,说道:“小姐,二爷让你去议事厅?!?br />
    “知道了?!?br />
    林婉如点了点头,站起身,手腕不小心扫到桌边,一本账册被她不小心扫下去。

    她俯身将那账册捡起来,看到从里面掉出来的几张纸,微微一怔。

    “林书文?!?br />
    第一眼就看到了那张纸上写的密密麻麻的一个名字。

    将另外几张纸也捡起来,细细看了一会之后,将那账簿放在一边。

    直到此时,她才终于明白,那书生刚才问的那一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