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和一年六月,从第一眼在马上看到柳二小姐的那一刻起,和柳二小姐的无数次交锋都败北而归,李易还是第一次处在绝对的优势。

    总算扬眉吐气了一回,翻身农奴把歌唱,连心情都莫名的变的好了起来。

    将那两本账簿拿起来,随手翻了翻,平日里查账这种事情,都是他吩咐别人去做,账房先生的感觉,倒是从来都没有体验过。

    摇了摇头,转身进了房间。

    屋内,柳二小姐坐在床上,眼神如剑,冷冷的望着他。

    看就看呗,反正她现在又打不过自己,或许等到她伤好以后,就再也打不过自己了,想想心里还有些小期待。

    坐在桌旁,将那两本账簿翻开,仔细的看了起来。

    ……

    “阿嚏!”

    林府某处房间之中,短须男子裹着被子坐在床上,狠狠的打了一个喷嚏。

    昨天衣服着火,情急之下跳进了府中的池塘里,虽然是没有被烧伤,但第二天早上起来脑袋就昏昏沉沉的,大夫说是受了风寒,这些天要在家里好好的调养……

    这让他对于府上新来的那位账房先生心中的不满已经近乎达到了顶峰。

    一个年轻人站在床前,皱着眉的说道:“爹,大姐这也太过分了,简直把我们林家当成她一个人的,这样下去不行啊,我今天只不过向她要一百两银子,她都不给我,还问我上次的两百两银子花哪里去了……”

    短须男子挥了挥手,说道:“我知道了,去把你三叔和四叔叫来?!?br />
    “好,我马上去?!蹦昵崛擞α艘簧?,站起来向门外走去。

    “等一等?!?br />
    短须男子叫住他,问道:“你上次那两百两银子花哪里去了?”

    年轻人怔了怔,说道:“上次春芳楼花魁赛,我捐,捐给香香姑娘了?!?br />
    “二百两银子就这么扔给一个妓子,你倒是大方?!?br />
    中年男子挥了挥手,说道:“去吧,回来以后,自己去祠堂跪两个时辰?!?br />
    “------”年轻人即将踏出去的脚步一顿。

    ……

    李易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身上发出噼里啪啦的一阵响。

    一个多月的颠簸,吃不好睡不好,好不容易睡了一天的床,如今又得睡在地上,能搬出去还是尽早搬出去的好。

    今天早上要去林家的店铺看看,昨天就和那名叫林勇的汉子约好了,顺便去收拾收拾那里的院子,如果速度快的话,今天晚上就能搬过去。

    “李兄弟,起来了吗?我们马上就要走了!”

    他刚刚洗漱完毕,走到院子里,那大汉就已经在门外叫喊了。

    “马上就出来?!?br />
    李易站在院子里回应了他,又返回房间告诉柳二小姐一声,这才打开门走了出去。

    名叫林勇的大汉走过来,催促道:“快点吧,小姐这会儿应该已经出门了?!?br />
    李易向前摆了摆手,“走吧?!?br />
    林家在丰州有几家珠宝店铺,虽然算不上是一方富商巨贾,但家底也算是丰厚殷实。

    他们此时要去的铺子,位于这座城市的最中心的繁华地带,店铺的名字起的很不错。

    芳林苑。

    这个珠宝店铺的名字起得很有特点,当某位才子读书困乏,想要放松放松的时候,走在街上,抬头一看,恰好看到一间如此有吸引力的……青楼。

    于是欣然进店,却因为摸了女伙计的手被人围住,一个轻薄女子的罪名是逃不掉了,无奈之下,只能在店内消费满一百两才能了事,不然就告他到官府……

    可惜店里面只有男伙计,显然这位林姑娘还没有想到这一条生财的好门路。

    “都是贵重的东西,你们慢点搬,这个放下,我来!”那汉子在前面指挥伙计将东西从车上搬下来,这其中有很多货物,都是从景国那边运过来的。

    在经济和军事上,景国虽然处处落后了齐国一筹,但是唯独在潮流上,遥遥领先,是包括齐国在内,周边所有国家追捧的对象。

    如意露,香水,肥皂,女子的胸衣,这些景国流行的东西,在齐国也大受欢迎,不知道有多少商人将这些东西从景国运到齐国,发了大财。

    老皇帝如果看到这一幕,应该会很欣慰,在某些方面,景国已经潜移默化的影响到周边的许多国家了。

    那汉子在店铺里面招呼,说道:“把这个放在最显眼的地方,小心点,这匹马可值八千两银子,碰坏了把你们卖了都赔不起?!?br />
    李易见他从盒子里面拿出了一件东西,摆在刚刚迈进铺子就能看到的地方,不由的愣在了那里。

    片刻之后,他缓步走过去,问那女子道:“林姑娘,这匹马,也是你们从景国买来的?”

    林婉如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这叫马踏飞燕?!?br />
    李易当然知道这匹马叫马踏飞燕,那底座上的四个字,还是他亲手做的模子,这位林姑娘对她和柳二小姐不错,让她花八千两银子买这么一个东西------李易心里还真过意不去。

    她在那林府的处境,似乎本来就不太好,等到琉璃真的当玻璃卖了,她岂不是要受到那些人的责难?

    作为一个知恩图报的人,以后有机会要提醒提醒她,这东西还是尽快转手的好,别到时候砸手里了,到时候他心里会更过意不去的。

    不过,这位林姑娘现在看起来心情不太好的样子,来日方长,等到过些日子再告诉她也无妨。

    “那姑娘还受着伤?!?br />
    听到她忽然开口,李易疑惑的转过头,不知道她忽然说这件事情是什么意思。

    林婉如撇了他一眼,脸色稍有不正常,说道:“这段日子,你们,最好节制一些?!?br />
    “节制,节制什么?”李易疑惑的问道。

    林婉如这次却是没有回答,直接转头离去。

    “莫名其妙?!?br />
    李易看着她匆匆离开,摇了摇头,走过去问那汉子道:“林大哥,距离这里最近的当铺在哪里?”

    “当铺?”那汉子脸上浮现出一丝疑惑之色,问道:“你问当铺干什么?”

    “要是没钱了就说一声,可以从我这里先拿一些?!?br />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身上恰好有些没用的东西,想拿去当了?!?br />
    “也行?!?br />
    大汉点了点头,指了指某个方向,说道:“当铺距离这里挺远的,你从这里往前走,看到那朵云了没有,走到那朵云下面,再右转一条街,之后再左转,大概还要走过两条街,然后……,然后……”

    大汉挠了挠脑袋,说道:“我就记得这么多,到了那里,你再找个人问问吧?!?br />
    “------”

    那么不靠谱的指路方式,能找到这间当铺,李易为自己的方向感而感到自豪。

    他看了看店铺门口竖着的“典当”两个大字,抬脚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