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你说那道姑就是从京都带走李易的人?”

    蜀王猛的从椅子上站起来,问道:“他现在人呢,在哪里?”

    “下官没有见过李县伯,应该是被他们藏起来了?!苯影惨涣忱⒕蔚乃档溃骸跋鹿傥弈?,没能从那些人手中救下李县伯……”

    “那道姑呢?”蜀王又问道。

    “从昨天晚上就消失了?!苯影驳妥磐匪档?。

    “找!”

    蜀王猛的拍了拍桌子,说道:“一定要把他给我找出来!”

    片刻之后,江子安从蜀王府走出,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虽然已经过了近乎一夜,此时他心中的滋味,还是有些复杂难言。

    他挥了挥手,对身边一名捕快说道:“传令下去,所有衙役和民壮,逐村搜查,一有那些人的消息,立刻禀告!”

    此时,距离永县不远处的某处村庄,数十道身影恭敬的候在某处院外。

    院内,紫衣男子躬身说道:“娘娘,已经派人去那人所说的小竹林看了,没有发现护法大人?!?br />
    中年道姑靠在床头,发髻稍显凌乱,脸色苍白,挥了挥手,说道:“继续在城里找,另外,加派人手,寻找那两人……”

    “是!”

    紫衣人应了一声,走到门外,不多时,门外的那数十名蓝衣黄衣人便换了衣衫,各自分散开来。

    永县县城之内的某处枯井,方姓男子脸色苍白,穴道被人封住,真气无法运行,抬头望着井口的一片天空,脸上露出了绝望之色。

    ……

    ……

    永县之外,某处山林深处。

    光头男子背靠在一颗树上,表情呆滞,双目无神,同样的抬头望天。

    “我还有多少时间?”

    不知过了多久,他的嘴唇才艰难的动了一下。

    在他身旁一名山贼看了看天色,叹了口气,说道:“不到半个时辰?!?br />
    那光头汉子将双手枕在脑后,说道:“今天过后,你们就回去吧?!?br />
    “大哥……”

    光头汉子摆了摆手,说道:“回去好好种田,日子虽然苦了一点,但是也饿不死,总比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好……”

    “含笑半步癫……,一会儿我要是忍不住笑了,给我一个痛快,然后随便挖个坑埋了,不要堆土,不要立碑,什么也不要?!惫馔泛鹤恿成细∠殖鲆凰靠嘈?,“七窍流血,爆体而亡,太难看了……”

    一名山贼咬牙站起来,说道:“大哥,我去把解药追回来!”

    “来不及了?!惫馔飞皆舭诹税谑?,说道:“回去帮我带一句话给你们嫂子?!?br />
    “告诉她,我这辈子娶了她,不后悔?!?br />
    ……

    “都是我的错,当初不该劝大哥的!”一名山贼咬着牙,猛的站起来,一刀狠狠地砍在树上。

    “前面的,有没有看到一个年轻人带着一个姑娘……”

    一道声音从后方传来,那山贼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说道:“滚滚滚,大爷心烦着呢,吵什么吵,再吵一句砍死你!”

    噗通!

    话音刚落,他忽然觉得腿弯处一痛,双腿一软,跪倒在地。

    “你刚才说什么?”

    一位头发乱糟糟的老者从后面走上来,看着他问道。

    众山贼的眼睛猛地睁大,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

    “前,前辈……”几人心中惊惧的无以复加,想起数日前那恐怖的一幕,当下便有几人跪倒在地。

    “又是你们!”那老者脸上也露出惊讶之色,倒也记得那光头才是几人的首领,走过去问道:“喂,有没有见过一个年轻人带着……,一个漂亮姑娘带着一个年轻人?”

    光头汉子靠在树上,表情无悲无喜,撇了那老者一眼,没有答话。

    老者眯起眼睛,冷冷的说道:“老夫问你话呢!”

    光头汉子再次撇了他一眼,目光漠然,不带有丝毫感情。

    老者掐着他的脖子,将他拎起来抵在树干上,说道:“你不怕老夫杀了你?”

    光头汉子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少废话,要杀就杀,婆婆妈妈的,娘们一样!”

    老者脸上的冷色消失,诧异的看着他,“你想求死?”

    那光头大汉淡淡的说道:“反正再过半个时辰,就要毒发了,你杀了我吧,给我个痛快?!?br />
    老者抓起他的手腕,探了探之后,诧异道:“没有中毒啊……”

    大汉冷声道:“哼!那“含笑半步癫”,是世间少有的奇毒,若无解药,半个时辰之后,我就会大笑不止,全身溃烂,经脉尽断,爆体而亡……”

    老者更加诧异,道:“老夫纵横江湖数十年,还从未听说过这种奇毒?!?br />
    “那是你孤陋寡闻?!惫馔反蠛嚎戳怂谎?,说道:“要杀就杀,废什么话,你不杀我找别人杀!”

    老者不怒反笑,说道:“老夫在江湖上被人称作“徐老怪”,没想到,你比我还怪,竟是求着别人杀你……”

    “大哥,大哥!”这时,只见一道人影从不远处的屋子里跑出来,扬了扬手里的纸张,高兴的说道:“大哥,我在房间里发现了这个,那人说给你吃的不是什么毒药,都是骗你的!”

    “真的?”大汉表情一震,从他手中夺过纸张,看了看之后,又塞给身旁另一人,说道:“二狗,你也读过两年书,看看这上面写的啥!”

    那人的视线急急忙忙投上去,一拍大腿,说道:“大哥,是真的,那人留下信了,说给你吃的不是毒药!”

    大汉脸上露出狂喜之色,喃喃道:“这么说,我不用死了?”

    “不,不,不……”

    那老者淡淡的撇了他一眼,摇了摇头,说道:“老夫刚才认真的想了想,既然你一心求死,老夫何不成全你,他日传出去,也是一段乐于助人佳话?!?br />
    光头汉子脸上的笑容僵住。

    噗通!

    他跪倒在地,抱着那老者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前辈,我错了,我不想死了,您不是要找人吗,咱们聊聊找人的事情吧!”

    “你真的不再考虑考虑了?”老者看着他,说道:“别人请老夫出手,酬金可是十万两银子,老夫今日心情不错,分文不取,你赚大了!”

    “不考虑了,不考虑了!”光头大汉猛的摇头,说道:“前辈是何等人物,少于十万两是不该出手,晚辈总不能让您吃亏??!”

    老者从怀里取出一张画像,问道:“说,见过这个人没有?”

    “没有?!蹦谴蠛好偷囊⊥?,虽然这画像上的人物给他很熟悉的感觉,但他的确是从来没有见过。

    老者皱了皱眉,像是想到了什么,又道:“你再想想,那人大概这么高,身边应该还有一位姑娘,不,一位年轻人,客栈小厮打扮,身边应该随身带着一把?!?br />
    那光头山贼愣了愣之后,点头说道:“好像见过……”

    ……

    “五个时辰前,他们从这一条路下山了……”那光头脸上露出谄媚之色,指了一条山道说道。

    “不错?!卞邋堇险叩懔说阃?,从怀里掏出一物,随手扔给他。

    “赏你的!”

    光头大汉看着老者将手中的一块乳白色方形物扔进嘴里,看了看自己手中一模一样的东西,同样放进口中。

    下一刻,他的眼睛就猛地瞪大。

    “这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