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某处街巷深处的庭院中。

    “健仁……”

    工部李侍郎面色苍白无血,缓缓的蹲下身子,抚摸着已经凉透了的李健仁的尸体。

    年轻人胸口插着一把长剑,双目圆睁,张着嘴巴,依稀可以看到眼中的惊惧,尸体早已凉透。

    中年男子伸出手,帮他合上眼睑,缓缓的站起来,闭上眼睛,说道:“刘大人,到底是谁害了我儿?”

    刘县令叹了口气说道:“此案刑部已经派人处理了,李大人还请节哀?!?br />
    中年男子睁开眼睛说道:“把健仁带回去吧?!?br />
    几名李家的护卫走上前,将一张白布盖在李健仁的身上。

    刑部一名主事皱了皱眉,正要上前,被身旁的一位青年拉住。

    “无妨?!?br />
    “是,刘侍郎?!毙滩恐魇峦撕笠徊?,恭敬的说道。

    中年男子和几名李家护卫带着李健仁的尸体走了,从始至终,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一……”刘县令看着身旁的青年,张了张嘴,才意识到眼前之人早已不是他手下的捕快,而是刑部侍郎,论官阶,比他还要高上一些,改口道:“刘侍郎,这件案子,便交给你们了,稍候我会让他们将卷宗移交刑部,此案便麻烦你们了?!?br />
    “刘大人客气?!绷跻皇中ψ殴笆?。

    刘县令点了点头,转头离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像是想起了什么,又转过头,说道:“此案涉及到那两位姑娘,李大人不在……”

    “工部李侍郎之子,携十余名杀手,夜袭两位女子,后被不明势力尽数斩杀……”刘一手缓缓说道:“数月之前,有人毒害了礼部员外郎之子,欲嫁祸给醉墨姑娘,又有大量死士夜袭杨柳巷,我想,这几件事情,可能会有什么关联?!?br />
    “本官也觉得有些蹊跷?!绷跸亓畹愕阃?,转身走出门外。

    ……

    ……

    “说!”

    工部李侍郎面色平静,缓缓的吐出了一个字。

    曾子鉴陈立森等人站在原地,面色苍白,看了一眼堂中被白布盖着的尸体,身体微微颤抖。

    曾子鉴咽了一口唾沫,说道:“李伯父……”

    “说!”中年男子面无表情,说道:“健仁昨天晚上到底干什么去了?”

    他对几人之前说的话存有怀疑,如果仅仅是抢两个民女,又怎么会变成现在的样子?

    中年男子低头看了一眼,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李易失踪,健仁,健仁说他要报仇……”陈立森低着头,咬牙说道:“他,他去带,带人,找李易两个相好的麻烦了!”

    “那两个女人叫什么?”中年男子压低声音问道。

    “曾醉墨,宛若卿?!背铝⑸⒖趟档?。

    中年男子念了几声这两个名字,没有再看几名纨绔一眼,转身走出了大门。

    李健仁死了,李健仁居然死了!

    走出李府大门的时候,曾子鉴仍然不能接受这个现实。

    明明就是没有任何悬念的事情,为何最终会以这样的结局收???

    秦余被李易当众扇了巴掌,端阳王被他一脚踹飞,最最严重的,也不过是蜀王殿下被殴打,他们这些纨绔被陛下打些板子而已。

    可是,李健仁的尸体刚才就摆在他的面前。

    就在昨天,他们还在一起把酒言欢,说着如何去报复那个人的事情。

    为什么他走了以后,一切反而变的,变得更加……

    曾子鉴不知道他是如何走回家里的,直到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他才难以置信的抬起头,看着对他怒目而视的父亲。

    “你这个畜生!”

    曾仕春第二个巴掌抽上去的时候,曾子鉴的嘴角已经溢出了鲜血。

    然而这两个巴掌似乎并没有让曾仕春解气,他左右看了看,竟从身旁抄起一把银子,一位中年妇人急忙上前死死的抱住他,对曾子鉴说道:“还愣着干什么,快跑??!”

    曾子鉴脸色一变,立刻闪回自己的房间,从里面将门关上。

    “逆子,开门!”这位户部侍郎此时一脸的怒色,一拳砸在门上,里面没有任何动静传来。

    曾子鉴靠在门上,一脸苍白。

    敲了几下之后,曾仕春脸色一沉,退后一步,说道:“来人,把这扇门锁上,三天后再打开?!?br />
    那妇人脸色一变,急忙说道:“老爷,不行,不行啊,三天,三天子鉴会饿死的!”

    “如果真的饿死了,我就当从来没有生过这个孽子!”曾仕春将那把钥匙收起来,挥了挥衣袖,大步的离去。

    那妇人站在门边,许久之后,才叹了一口气,说道:“子鉴,你糊涂??!”

    房间之内,曾子鉴坐在桌旁,口中干渴,桌上的茶壶却没有一滴水,他脸色有些茫然的望着前方,脑海之中,尽是李健仁那苍白的脸……

    ……

    ……

    “当时他们拦着那些人,我和醉墨回勾栏搬救兵,依稀记得好像有人追过来,但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追上?!蓖鹑羟浣蛞沟那樾蚊枋隽艘槐?,刘一手在一边记录着。

    “救我们的是谁,那些歹人后来怎么样了?”宛若卿看着他问道。

    刘一手放下笔,笑了笑,说道:“我们还在调查中?!?br />
    宛若卿想了想,说道:“用不用和你们去一趟衙门?”

    刘一手摇头说道:“不用,两位姑娘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会查清楚的,不过,这几日却是要委屈你们了,就在这院子里面,轻易不要出去?!?br />
    宛若卿点了点头。

    “两位姑娘,刘某告辞?!绷跻皇终酒鹕?,拱了拱手,走出门外,抬起头时,看到刚才见过的工部侍郎带着一群人向这边走来。

    “不知李大人来这里,所为何事?”刘一手站在原地,看着他问道。

    “本官怀疑,我儿之死,和住在这里的两位女子有关系,没想到刘大人倒是更快一步?!惫げ渴汤烧驹诹跻皇侄悦?,说道:“那两位女子,想必刘大人已经押回刑部衙门去了吧?”

    刘一手摇了摇头,说道:“本官已经查清,此案另有隐情,与这两位姑娘无关,李大人这次怕是怀疑错了?!?br />
    “事关重大,任何有嫌疑的人都不能放过?!敝心昴凶幽抗馑浪赖亩⒆帕跻皇?,咬牙说道:“刘大人,可不要徇私枉法?!?br />
    “本官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至于如何办案,就不劳李大人费心了?!绷跻皇执铀肀咦吖?,对守在一边的几人说道:“去密谍司调一队人马过来,?;ず谜饬轿还媚?,她们是重要的证人,不容有失,若有人硬闯拿人,格杀勿论!”

    “是!”

    刘一手虽然暂代刑部侍郎,但确切的说起来,还是密谍司的人,仍然有权利调动密谍司的力量,几人立刻点头。

    “大人,我们怎么办?”工部侍郎身旁,一人脸色微变的问道。

    中年男子脸色面沉如水,转过身,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