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四个,护送两位姑娘先走,这里交给我们了!”

    为首的一人转身吩咐了一句,空气中忽然传来“咻”的一声,他身体一个趔趄,捂着肩膀,立刻道:“对方有弓箭手,快躲开!”

    “咻!”

    “咻!”

    ……

    然而他的提醒还是有些晚了,几道声音之后,又有三人中箭,所幸伤到的都不是致命处,几人面色大变,当即便有人从怀中掏出一个竹筒,毫不犹豫的点燃。

    一道刺目的白光从他手中陡然亮起,在夜空中炸裂开来。

    “速速行动!抓住那两名女子,其他人,杀!”

    深巷之中,终于传来了一道低沉的声音,十余人从中走了出来。

    巷内最深处,一个蒙着面的年轻人,脸上露出阴冷的笑容。

    ……

    ……

    “你昨天又和他们出去了?”

    曾家,晚宴刚刚结束,曾仕春看了儿子一眼问道。

    曾子鉴点了点头,说道:“恩,就是出去吃了个饭?!?br />
    “以后少和他们混在一起?!痹舜褐辶酥迕?,说道:“等到日后蜀王得势,便能为你在朝中谋一个官职,打起点儿精神,不要整天和那些人混在一起,自暴自弃?!?br />
    “知道了?!痹蛹偷懔说阃?,说道。

    不多时,曾子鉴看着父亲离开的背影,脸上浮现出一丝讥讽。

    自从上次断了一条腿,走了一遭鬼门关,差点没能活过来,从此走路都要人扶着以后,李健仁就性情大变,就连平日里和他走的极近的几人也逐渐的和他保持了距离。

    此次那李易失踪之后,他便多次直言,要将往日所受的屈辱收回来,知道那两名女子的身边有高手?;?,此次也根本不是小打小闹,做足了充分的准备。

    甚至他本人都亲自前去,就是要亲眼看到那一幕,现在,怕是已经得手了吧?

    “曾醉墨?”

    什么曾家大小姐,整个曾家,怕是只有父亲一个人这么认为,曾子鉴扯了扯嘴角,起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最迟明天晚上,怕是就能得到李健仁的消息了。

    ……

    ……

    绚烂的烟花在夜空中炸开,几个呼吸的功夫,最近的几处勾栏,便迅速的亮起了灯火。

    然而还是太晚了。

    “箭上有毒……”

    中箭的四人躺在地上,脸色青白,另外四人将两名女子护在身后,看着从巷子里面走出的十余人,脸色变的很难看。

    “你们是什么人?”为首的一名汉子冷声问道。

    “不要让他拖延时间?!倍悦媪焱分说乃盗艘痪?,“杀!”

    想不到对方居然如此的干脆果断,那汉子脸上彻底的沉下来,说道:“两位姑娘,我们只能抵挡一阵,你们两个快跑,往最近的勾栏跑!”

    说罢,他便率先的冲了上去。

    信号已经发出,只要能争取到一点时间,等到援手到来,这些人便不足为惧……

    其余三人互望了一眼之后,也纷纷扑身而上。

    宛若卿和曾醉墨虽然一脸焦急,但也知道她们两个在这里只能是累赘,飞快的转身向后方跑去。

    对面的人又哪里肯放过她们两个,当即便有四人飞快的追了上去。

    那几名汉子被人缠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几人从身旁掠过。

    “看你们能跑到哪里去!”

    四人并排而行,在路过某处街角的时候,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然而就在这处街角,一道刀光陡然亮起,四颗人头滚落在地。

    “对娘娘不敬,该杀!”

    一道身影从后方走出,手中长刀带血,冷声说道。

    越来越多的身影从他身后走出,同时转过头,望向了前方不远处的深巷。

    ……

    “他们怎么还没有回来?”

    眼看着那悍不畏死的四人居然拦住了所有人,而刚才离开的那四人还没有一点消息的时候,领头之人终于皱起了眉头。

    四人皆是身手不凡,对付两名弱女子,竟要耗费这么长的时间,迟则生变,男子正要开口调整计划,某一个时刻,看到从对面疾掠而来的众多人影,他的脸色终于变了。

    “终于来了!”那四名大汉眼前一亮,不再恋战,飞快的退到后方,对那些人影说道:“这几名兄弟受了伤,我们先带他们去找大夫,这里交给你们了!”

    说罢,他们便飞快的背起地上的四人,向最近的医馆而去。

    ……

    “两位姑娘,这里,这里什么都没有???”

    片刻之后,一名男子手中举着火把,四下里看了看之后,除了地上的血迹,根本没有看到一个人。

    “刚才明明就是这里的,他们,他们刚才让我们先走……”宛若卿走过来,在周围看了看之后,脸上露出了焦急的表情。

    “不可能啊……”那男子也是一脸的疑惑。

    就在这时,一名浑身是血的汉子颇为狼狈的从远处跑过来,问道:“多亏了你们,两位姑娘没事吧?”

    “其他人呢?”宛若卿急忙走过去问道:“你的伤没事吧?”

    “都在前面的医馆里?!蹦呛鹤涌吹剿橇饺讼喟参奘?,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说道:“都是皮外伤,不碍事,刚才多亏这些兄弟及时赶到,要不然,今天还真的有可能将小命交代在这里?!?br />
    “哪些兄弟?”

    对面的男子一脸疑惑,问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刚才赶过来的,不是你们吗?”那汉子一脸疑惑的问道。

    ……

    距离此地不远,一处隐蔽的院落之内。

    “说,是谁指使你们的?”十余人被绑着,跪在院中,年轻男子扯下一人脸上的黑布,缓缓问道。

    那人脸上露出冷笑,一咬牙,说道:“休想,我劝你……”

    一道刀光之后,一颗头颅飞起,滚落在不远处,无头尸身落在地上。

    年轻男子走下下一个。

    “说,是谁指使你们的?”

    看到身边的同伴尸首分离,那人脸色一变,说道:“你最好不要……”

    又是一道刀光,年轻男子走到第三个人面前,“说,是谁指使你们的?”

    那黑衣人指着最后方的一人,颤声说道:“是,是李公子,是李健仁公子,求求你,求求你别杀我!”

    “对天后娘娘不敬,你们全都该死!”年轻男子退后一步,挥了挥手,院内瞬间便亮起了数道刀光。

    年轻男子走到院内最后一名黑衣人身旁,缓缓的说道:“现在,该你了?!?br />
    那人影身体早就抖如筛糠,说道:“你,你敢杀我,我爹是工部侍郎,你,你不能杀我!”

    “工部侍郎公子,得罪了?!?br />
    年轻男子看着他,眼中不带任何感情。

    下一刻便是刀剑入肉的声音。

    李健仁的眼睛猛地睁大,之后便再也没有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