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日里不太关注勾栏这种场所,今日一见,几名圣教使徒才意外的发现,原来这勾栏中的戏文,竟是如此的有趣。

    “白素贞,人妖不能相恋,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戏台上一个穿着明黄色袈裟的和尚,手中举着钵盂,对准了地上的白衣女子。

    女子抬头看着和尚,声音凄楚,“法海,我与官人真心相恋,你又何苦咄咄逼人?”

    “阿弥陀佛……”和尚念了一声佛号,叹道:“既然如此,老衲只好收了你……”

    ……

    戏台之下的观众皆是摇头叹息,好一个人妖之恋,《白蛇传》这出戏经久不衰,看了数遍,每一遍仍然能看出一些新鲜感。

    “你个老秃驴,凭什么拆散他们,我和你拼了!”

    一个年轻公子一脸怒色的冲上台,将那和尚踹倒在地,钵盂滚出好远。

    被踹倒的和尚懵了,“白蛇”懵了,台下的观众懵了,那十余名使徒也懵了。

    《白蛇传》的剧情是精彩,台上那两位伶人的表演更是传神,但是,像这位公子这般入戏的------还真是少见。

    显然,他是真的把那扮演“法?!钡牧嫒?,当成棒打鸳鸯的老秃驴了。

    几名大汉连忙走上台,向那位年轻公子的方向走去,却被两名跳上台的男子拦住。

    “让开,不要妨碍演出!”

    几名大汉正要过来,但那两人虽然身体瘦弱,力气却是不小,几名汉子根本无法越过他们的防线。

    那“法?!币话殉兜羯砩系聂卖?,欲哭无泪,道:“我不是法海!”

    他揉了揉屁股,心中当真是五味杂陈,虽说被人踹了一脚,但是作为一个伶人,还有什么能比将一个角色演到让观众分不清戏里戏外更让人自豪的?

    “对不起,对不起啊……”

    那年轻人终于回过神来,有些尴尬的说了一句,跳下台子,低声道:“还愣着干什么,还嫌丢人丢的不够啊……”

    说完就快步的向门外走去。

    几人互相对视了一眼,摇了摇头,丢人的是他又不是自己等人,不过刚才那老和尚却是真演得好,刚才他们也差点有一种跳上去将对方打死的冲动……

    看到那年轻人已经走了出去,几人连忙跟上。

    “哈哈,刚才那年轻人,可真有意思……”

    “也是那家伙演的好,真把法海给演活了!”

    “说实话,刚才我也想冲上去踹他两脚……”

    “哈哈,同感,同感!”

    台下传来一阵哄笑的声音,那和尚从台上爬起来,笑着说道:“感谢诸位客官抬爱,本场结束,下一场水漫金山,一刻钟之后开演……”

    他在众人的欢笑声中,缓缓的退到幕后,从怀里取出了一块小木牌,仔细端详端详之后,脸色顿变。

    “快,快备马,去京都!”

    与此同时,走出勾栏的李易,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分散在各地的这些勾栏里,只会请一些人来负责维持秩序,都是普通的拳脚汉子,很少有会武功的,跟在他身边的这十一人,不好对付。

    况且,那道姑就在不远处,宗师有着怎么样的实力,他比谁都清楚,此刻能做的,也只有传讯回去。

    ……

    ……

    “谢天谢地,相公无事?!?br />
    如仪手中拿着那枚木牌,悬着的心终于放下。

    一个光头男子喘着气说道:“大人当时应该是不方便表露身份,因此才出此急策,小人不敢耽搁,立刻连夜赶来?!?br />
    “辛苦你了?!?br />
    “不辛苦,不辛苦?!蹦悄凶恿成下冻鲂θ?,说道:“是大人给了我们这些伶人一口饭吃,能为大人做些事情,我们荣幸之至?!?br />
    “真的非常谢谢你?!比缫强醋潘?,回过头说道:“李伯,去账房支一千两银子……”

    小丫鬟肿着一双眼睛从里面跑出来,慌张的说道:“大小姐,二小姐不见了,从昨天晚上就没有回来!”

    ……

    早朝刚下,朝臣们从大殿走出,脸上带着疑惑,震惊,怀疑……

    诸多情绪,如此大规模的出现在百官的脸上,实属罕见。

    李县伯失踪了。

    当今朝堂,圣眷最浓,足以影响半个朝堂的李县伯失踪了!

    陛下今日的心情很不好,平日里至少持续了一个时辰的早朝,不到一刻钟就结束了,最奇怪的是某官员不过是小小的置疑了一下算学院,就被暴怒的薛老将军当堂踹了一个跟头,陛下一句话都没说,宣布下朝……

    直到现在,他们还没有从这个消息中回过神来。

    半个时辰之后,某官员府邸。

    “李易失踪了,我们还要不要再……”

    “算了吧,这件事情暂时搁置,若是他还在京都,此事便属于朝堂之争,但现在既然他失踪了,若是趁机动手,怕是会激怒不少人,你们也看到了,薛老将军刚才在大殿上……”

    “我也觉得不妥,无论是朝堂上那些人还是陛下,都不会允许有人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而且依我看,那李易得罪的人如此之多,八成是再也回不来了,没有了他,其他人便不足为虑?!?br />
    没有预料到局势居然变化的这么快,几人迅速就敲定了某些事情。

    “没有了李易,蜀王殿下面前,就又少了一块最大的绊脚石?!?br />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

    ……

    “醉墨,你这两天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宛若卿看着坐在院子里石凳上发呆的曾醉墨,有些担心的问道。

    “醉墨?”

    “醉墨?”

    宛若卿走过来,伸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

    “???”曾醉墨回过神,说道:“不用麻烦,早饭我让小翠出去买了?!?br />
    宛若卿怔了怔之后,伸手在她额头上摸了摸,说道:“不烫啊,不过你这几天真的不对劲,我一会让玉珠去请大夫过来?!?br />
    “真的不用了?!痹砟诹税谑?,就在这个时候,小翠慌慌张张的从外面跑进来,大声说道:“外面,外面都在说,李公子,李公子他失踪了!”

    宛若卿脸上的表情僵住,曾醉墨猛的站了起来。

    ……

    “干了!”

    醉月楼中,几名年轻的公子频频碰杯,声音里面满是愉悦。

    “那个祸害,终于遭到报应了!”

    “真希望以后永远不要看到他!”

    “是啊,要失踪就彻底一点才好……,每每想到这件事,我就忍不住想笑??!”

    几名京都有名的纨绔一扫往日的阴郁心情,脸上满是笑容。

    “听说他在杨柳巷中,还有两个相好?”李健仁的脸上露出一丝莫名的笑容,说道:“这一次,他自身也难保,我看还有谁能护得住她们!”

    “你们说,就算他能回来,看到那两个相好已经……,又会作何感想?”

    席间又是一阵大笑,忽有一人看着角落里的年轻人,说道:“子鉴,听说上次害的我们很惨的那位曾姑娘,和你家有些关系?”

    曾子鉴摇了摇头,说道:“什么曾姑娘?我不知道?!?br />
    李健仁大笑了两声,咬牙道:“这样的话,我就不客气了……”

    与此同时,京都某处别院,一位脸颊消瘦,身穿蓝袍的男子,看着院内的数十人说道:“你们都是我圣教留在京都的精锐,娘娘有命,令我们此后蛰伏隐忍,然而,娘娘虽然离开了京都,但在京都,还有娘娘的化身,我等既入圣教,自当以守护娘娘,壮大圣教为己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