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本来想开个单章说说,想想还是不矫情了,留不住的不用留,能留住的也不用留,就这样,作者写,读者看,好聚也好散……居然还押韵,还能凑两句字数?!?br />
    “听清楚了吗?”二叔公躺在摇椅上问道。

    “听清楚了?!卞邋堇险吖Ь吹恼驹谝慌?,点头如小鸡啄米。

    二叔公瞪了他一眼,“听清楚了还不快去!”

    邋遢老者连忙提醒道:“前辈,解药,解药忘了!”

    老人家随手扔过去一个瓷瓶,说道:“这里有解药一百枚,每一枚可以压制你体内的毒素两天,也就是说,最多七个月,七个月之后,你要是还不能把人带回来……”

    “会,会怎么样?”邋遢老者颤声问道。

    “四肢僵硬,七窍流血,一个时辰之内,化为一滩脓水?!?br />
    邋遢老者脸色大变,说道:“前,前辈,能不能多给几颗,天下之大,找一个人何其之难,万一,万一七个月后还没有找到……”

    二叔公点点头,说道:“所以啊,你可千万不能耽搁?!?br />
    邋遢老者:“------”

    不多时,邋遢老者欠着一匹马从李家走出来,一脸的颓败之色。

    他掀开袖子,看了看自己的手臂,脸上的颓败更浓。

    这一次,是真的毒药啊……

    “该死的道姑,该死的老怪物……”他飞快的翻身上马,将怀里的一枚牌子收好,有了这东西,他一路之上才能获取到足够的情报。

    “驾!”

    老者一扬马鞭,道路上飞快的扬起了一阵烟尘。

    “二叔公,我不放心相公,要不我也去吧?”如仪走上前,脸上满是急切之色。

    “你去有什么用?”

    二叔公看了她一眼,说道:“你现在有了身孕,能和一位宗师动手?在孩子出世之前,你都不要再动用真气,武林之中向来都不缺天才,弱冠之龄便登顶的绝世高手也有,为何他们都没有子嗣留下来,还有你爹当年为什么自废武功,难道你忘了吗?

    若是出了一点疏漏,你们两个这一辈子都别想安心?!?br />
    如仪咬着嘴唇,终于沉默下来。

    “如意呢?”老人家忽然问道。

    “她去柳盟了?!比缫翘吠盼鞣?,叹了口气说道:“也不知道相公会吃多少苦……”

    ……

    ……

    “这些水果都都蔫巴巴的,一点儿都不新鲜,有梨吗,来两个新鲜的梨尝尝?!崩钜资娣奶稍谝淮θ硭?,指了指房间里面的蓝衣男子说道。

    “这种时节,我到哪里去给你找新鲜的梨来!”蓝衣男子双目几欲喷火,大怒说道:“而且这里还是船上,你不要太过分!”

    “你去不去?”

    “你-----你等我一会!”

    蓝衣男子脸色垮下来,大步的走出房间。

    李易揉了揉脑袋,扔了一颗蜜枣在嘴里,已经坐了一个时辰的船了,脑袋有些发晕。

    抛开遇到那个该死的道姑不谈,今天其实是很值得高兴的一天。

    他也终于要有孩子了,这是两辈子都没有经历过的事情。

    不过,如仪现在一定很担心吧,小环肯定会哭,柳二小姐估计也不开心,因为自己答应她过几天再给她赞助十万两银子,这下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了。

    老皇帝的心情估计也不怎么好,这些天给他赚了不少银子,本来打算说服他多抄几个人的家,这才是来钱最快的方式,也得等到回来以后了。

    还是希望他能多挺一段时间,他要是早早的驾鹤西去了,景国会乱,毕竟蜀王不可能活着回到京都,其他的几个皇子肯定会杀的难解难分,到时候长公主,永宁还有傲娇萝莉……

    “你要的梨!”

    蓝衣人从外面走进来,将两个黄澄澄的梨子放在了桌上的盘子里。

    “还真有?”李易诧异的问道。

    蓝衣人嘴角抽了抽,他几乎翻遍了货仓,才找到这两只梨子,这个可恶的家伙,居然如此消遣自己……

    要不是娘娘有交代,他发誓,他一定会杀了他的!

    “可惜不新鲜?!崩钜滓×艘⊥匪档?。

    “对了,有酒没有?”

    “饮酒误事,娘娘不许!”

    “拿坛酒过来?!?br />
    “我告诉你,你真的不要太过分!”

    “你拿不拿?”

    “------”

    “这酒,没什么味道啊?!崩钜滓×艘⊥?,不过也凑合了,真要拿了如意坊的酒过来,他也扛不住。

    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李易指了指外面说道:“我刚才看到旁边有座画舫,你要不要从那上面叫两个女……”

    “算了算了……”看到那蓝衣人濒临爆发的样子,李易摆了摆手,说道:“女人就不要了,今天难得高兴,请你喝一杯?!?br />
    “娘娘说了,不能饮酒?!?br />
    ……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李易咬了一口梨,笑着问道。

    蓝衣人脸上浮现出一丝迷蒙,说道:“当然是齐国,我圣教的根本在齐国,不是我跟你吹,我们在齐国,有,有十万信众……”

    “这么多?”李易脸上露出诧异的表情。

    发展到十万人的传销组织,这简直可以当做经典案例,洗脑谁还不会了,要是能把这些人都搞过来……

    蓝衣人脸上露出不屑之色,说道:“这算什么,不止齐国,你们景国,圣教也已经有了不少信众,我们此行特意绕了一些路,就是要去蜀地,蜀王你知道吧……”

    “恩,听过,不太熟?!崩钜椎愕阃?,正要继续问下去,却忽然听到砰的一声,那蓝衣人一头栽倒在桌上,鼾声四起。

    “把他抬出去?!?br />
    中年道姑从舱外走进来,挥了挥手,立刻就有人将那蓝衣人抬了下去。

    “怎么样,只要你加入我们圣教,立刻就能得到护法一级的待遇,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我甚至不需要你们柳盟为我圣教做事……”道姑说了一句,再抬头看时,才发现对面的年轻人已经靠在软榻上睡着了。

    她皱了皱眉,转身走出了房间,挥了挥衣袖,房门轻轻关上。

    “好生看着?!彼悦趴诘牧饺朔愿懒艘痪?,飘然而去。

    ……

    李轩兴高采烈的踏进府门,一进门便大声说道:“刚才在宫门口遇到了刘济民,他说……”

    他有些愕然的看着双眼红肿的小丫鬟,问道:“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片刻之后,他脸色阴沉从李府走出,上了马车,低声说道:“进宫!”

    “那小子的娘子有身孕了?”景帝将手中的账目放下,暂时压下了近百万两银子进入国库的喜悦,笑道:“传旨,长安县伯李易恪尽职守,为君分忧,封长安县候,妻子柳氏,灵敏淑德,仪庄态媛,出挑兰芝,加三品诰命……”

    常德从殿外匆匆走进来,抬头看了一眼景帝,说道:“陛下,李县伯出事了……”

    “混账,天子脚下,竟有如此的事情发生!”景帝脸色一沉,下一刻便捂着胸口,眉头深深皱起……

    一刻钟之后,一匹匹快马从宫门中飞驰而出,密谍司倾巢出动,使得京中官员权贵,个个胆颤心惊,琉璃义卖刚刚结束,难道陛下又要有什么大动作……

    ……

    ……

    心结尽释,李易一觉醒来的时候,天色已近黄昏。

    推开门走出去,波光粼粼的江面上,画舫成群,到处莺歌笑语,不知道这又是到了哪里。

    “不走了吗?”她看着门口的两人问道。

    “此时江面拥堵,娘娘有令,过了子夜再走?!?br />
    李易点点头,说道:“时间还早,不如上去听听戏看看歌舞?!?br />
    “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蓝衣人怒气冲冲的从一旁走过来。

    “我要上去听听戏,你要不要一起?”

    蓝衣人羞恼的说道:“休想,我是不会再上你的当了,你只能在船上,哪里也不许去!”

    李易摆了摆手,说道:“那我去问问你们娘娘?!?br />
    一刻钟以后。

    “你们看,出来逛是不是要比待在船上有意思?”

    李易回头看了身后的十余人,指了指前方说道:“前面有座勾栏,进去看看戏,听听故事,看到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尽管去买,今天我做东,记得回去找你们娘娘报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