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国?!?br />
    中年道姑没有回头,淡淡的说了一句。

    “齐国?”李易脸色一变,他现在最想去的地方是家里,最想见的人是如仪,不是什么齐国,也不想和这道姑在这里扯淡!

    如仪有身孕了,他们有孩子了,如仪再也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有心结,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以后,最最开心的事情,去他*妈*的道姑,去他*妈*的齐国!

    如果不是被她点了穴道,如果不是这道姑是宗师高手,他现在早就飞奔回去了。

    “放我下来,我要回家!”李易看着她说道:“你要什么东西直说,能给你的都给你,银子吗,你要多少……”

    道姑继续走着,不咸不淡的问了一句:“近些日子,京都出现的这些琉璃,全都是出自你之手吧?”

    “你要琉璃?”李易怔了怔,说道:“你要琉璃你早说啊,这样吧,你让我回去,我把制作琉璃的方法告诉你,你拿到齐国拿到赵国去卖,怎么都行,你要是不信,可以跟我一起回去……”

    琉璃马上就要变成不值钱的玻璃了,这道姑就算知道了烧制方法,也没有什么用处,更何况,一旦到了家里,谁劫谁还不一定呢!

    那道姑回头看了一眼:“我要是的是你?!?br />
    李易忽然觉得周围有一阵诡异的冷风吹过。

    “这么说,你怎么都不会放我回去了?”

    “你必须和我走这一趟?!蹦堑拦每醋潘?,说道:“你放心,我不会害你,少则一两年,多则三五年,我便会放了你,到那个时候,只要你愿意,不仅可以有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甚至可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这种低级的传销洗脑就算了,李易低头暗骂了一句:“f-u-c-k-you!”

    “你说什么?”

    “非去不可?”

    “非去不可?!?br />
    “我能写封信送回去吗?”

    “三天之后?!?br />
    ……

    ……

    “天网那边传来的消息,今日曾经看到大人和一位道姑在京都之外出现过?!?br />
    “当时大人骑在马上,两人一路向西去?!?br />
    “那道姑的身份也已经查到了,是某一个教派的首脑,被称为“天后娘娘”?!?br />
    “她曾经参加过英雄大会,实力评定:宗师?!?br />
    “目前只能确定他们应是向西边去了,具体的踪迹不明?!?br />
    ……

    吕洛语速飞快,将天网那边刚才传来的消息做了细致的整理之后,立刻反馈了出来。

    “是她?她为什么要掳走相公?”如仪皱着眉头,“我马上去追她们!”

    “你去哪里?”老夫人一把拽住她,说道:“有孕之身,又是女人家,你能去哪里?我现在马上派人进宫将此事禀明陛下,陛下一定会让人追查的……”

    “没用的……”如仪摇了摇头,老夫人又怎么会知道那道姑的恐怖之处。

    老夫人连连摇头,说道:“不行,绝对不行,你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易儿回来了,我该怎么向他交代?”

    “都怪我,都怪我!”老方蹲在地上,抓着自己的头发,双目血红。

    如仪看了她一眼,摇头说道:“方大叔不要这样,那道姑有宗师以上的实力,所有的护卫加起来也不是她的对手?!?br />
    “放心吧,那小子机灵着呢,小仪儿你就在家里好好养着,老夫亲自去一趟?!币坏郎舸雍蠓酱?,二叔公背着手,悠哉悠哉的走进来。

    “你,你去哪里?”老夫人疑惑的问道。

    柳二小姐摇头道:“不行,姐姐以后不能和人动手,要是二叔公离开了,家里怎么办?”

    老人家皱了皱眉,说道:“还真是麻烦……”

    最近偷偷来家里“拜访”的不速之客的确越来越多,实力也越来越强,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如仪之后不能和人动手,如果他走了,凭李家的那些护卫,包括那些普通意义上的高手,都不能保证不出什么纰漏,还真是让人头疼……

    “我去?!绷〗阄战袅私K档?。

    “不行?!比缫且豢诰芫?,“你不是那道姑的对手?!?br />
    “我会见机行事的?!?br />
    “不可以!”

    ……

    ……

    李府门外,李家下人看着站在门口的一位陌生老者,问道:“请问您找谁?”

    老者虽然邋遢了一点,但平日里能来县伯府的,都是在京都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倒也不敢以貌取人。

    “杀一个小小的县伯……,要不是老夫近日缺钱花,还真不会敢这种狗屁倒灶的事情?!卞邋堇险呓豢湃榘咨目樽次锶咏炖?,说道:“长安县伯李易在里面吗?”

    他虽是宗师,但宗师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也要吃饭喝水,虽然类似于这种杀手的活计,传出去了很丢人,但他往日里又何曾在意过这种东西?

    这次是受一个年轻时候有过一点渊源的家族之托,取这位李县伯的性命,十万两银子便是酬劳。

    李家下人老实的说道:“不在?!?br />
    邋遢老者怔了怔,问道:“去哪里了?”

    “出去了,还没回来?!?br />
    老者皱了皱眉,说道:“既然如此,老夫便在这里等他回来?!?br />
    老者话音刚落,那下人只觉得眼前一黑,随后便无力的瘫软在地上。

    “算你们走运,十万两银子只买一条命,说一条就一条,老夫可是很讲信用的?!卞邋堇险哙艘痪?,将院内的几名丫鬟下人打晕,几名护卫样子的人也被他随手收拾掉,听到某一处院落内传来声音,大步的走了进去。

    “老夫只杀……”

    邋遢老者一句话只说了一半,看到院内站着的几道身影,脸色怔了怔之后,立刻躬身到底,说道:“对不起,走错了,咳,咳……”

    说完转身就走,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因为太过紧张,刚才那颗糖卡在喉咙里,也没敢立刻咽下去。

    “回来?!?br />
    一道苍老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邋遢老者脚步一顿,转过身,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晚辈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前辈饶命!”

    他声音颤抖,额头之上,冷汗直冒。

    “不错?!?br />
    老人家低头看着他,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起来吧,有什么事情,起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