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人急切的看着刘济民,问道:“此言当真,如仪真的有身孕了?”

    “怎么说话呢,怎么说话呢!”那大夫猛的从椅子上弹起来,不满的看着老夫人,说道:“什么叫此言当真,你知道站在你面前的是谁吗,这是本朝太医令,刘大人的医术神鬼莫测,举世无双,说有喜就是有喜,错不了的……”

    “闭嘴!”

    刘济民瞪了他一眼,连他都不敢和这位李家老夫人这么说话,这话要是被李县伯听到了,会怎么看他?

    “刘大人,您要不要再仔细瞧瞧?”老夫人心中还是有些不踏实,惴惴不安的问道。

    刘济民笑了笑,说道:“老夫人不用担心,李夫人有身孕不久,普通大夫看不出来也算正常,就是老夫,刚才也差点没有把出来?!?br />
    “小姐怀孕啦!”

    小环将那茶水放在桌上,急急忙忙的跑过来,看着如仪的小腹,张大嘴巴,又惊又喜的问道。

    “阿弥陀佛,不知李县伯在不在,家师有物相赠?!泵磐獯匆坏郎?,老夫人回过头,看着那年轻和尚,惊讶道:“是明净小师父,是不是檀印大师来了?”

    檀印大师在京都的佛门信众心中有很高的地位,老夫人自然不能怠慢,急忙走上前问道。

    年轻和尚摇了摇头,说道:“师父在寺里闭关参禅,让小僧带来两本经书,一张药方,送给李县伯?!?br />
    小和尚从怀里取出一个布包打开,恭敬的递上前。

    “药方?”

    刘济民走过来,撇了一眼放在两本经书上的方子,笑道:“檀印大师的医术果然名不虚传,这张药方,正是调理安胎之用,看来大师早已看出了李夫人怀有身孕,老夫人现在不担心了吧?”

    “不担心了,不担心了?!崩戏蛉肆成现逦迫际嬲箍?,看着那年轻和尚说道:“明净小师父,回去替我们谢谢檀印大师,改日我定将上山还愿,为寒山寺奉上足够的香火……”

    回过头看着如仪时,脸色立刻一变,走过去搀着她说道:“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赶快坐下……”

    “老夫人,我……”如仪刚刚张口说了一句,就被她蛮横的打断了。

    “我什么我……,这可是天大的事情,你们年轻人不懂?!崩戏蛉税诹税谑?,说道:

    “以后你就好好的在家里养着,哪里也不许去,什么也不许干,洗衣做饭之类的粗活,全都交给府上的丫鬟下人去做,京都哪一个富贵人家像你们这样惯着丫鬟……”

    老夫人回过头,沉着脸对门外的两名丫鬟说道:“听到了没有,以后要是让我看到你们伺候不好少夫人,统统赶出家门!”

    “知道了!”

    两名丫鬟急忙应声。

    不过是盏茶的功夫,这个消息便传遍了李府,一向刻薄的李管家难得的大方了一会,丫鬟下人们都得到了不少赏钱,就连马厩里的马都被多喂了两把鲜草……

    刘济民来的时候只背了一个小药箱,走的时候,连马车里都被礼物塞的满满的。

    那年轻和尚抱着一大堆盒子,脑袋都看不见了。

    “唉……”

    那名京都大夫走出李家大门,将一枚用红线穿着的铜钱收好,叹了口气,一脸的后悔……

    “二小姐好!”

    柳二小姐走进大门,恰好看到一汉子骑着马直接从府中冲出,皱了皱眉,走进府门的时候,看到府中丫鬟下人脸上欢悦的表情,脸色微微一怔。

    ……

    ……

    芙蓉园中,一年中难得的热闹。

    “这尊琉璃佛像,底价八千两?!?br />
    “一万两!”

    “一万一千两!”

    “一万两千两!”

    ……

    ……

    和尚们对于佛像是来者不拒,不仅仅是京都,三天时间,足够和京都相邻州府的和尚闻讯赶来了。

    事实上,自从老皇帝邀请诸多高僧鉴赏琉璃像的之后,就有不少和尚从外地赶来,他们虽然错过了琉璃鉴赏会,却赶上了王家的义卖。

    和尚们出手极为大方,一万两一万两银子喊出来都不带犹豫的,也让京都的权贵们开始意识到,到底谁才是真正的有钱人。

    至少让他们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心中也要犹豫犹豫,对于一些家底并不丰裕的,更是无异于挖心挖肺。

    好在王家对于和尚毫不客气,但其他琉璃器,琉璃首饰的价格,却比皇宫里的要便宜不少,不过想想他们从番邦商人那里得来的琉璃数量之多,价格低上一些,也就不怎么稀奇了。

    当然,这其中发生的一些小插曲,偶尔也会让众人愕然一阵。

    比如一尊长得神似崔家那位在世的老太爷的琉璃像,王家直接开出了五万两银子,几乎是同等大小佛像的五倍之多,崔家来人差点当场就掀了桌子,最后还是得忍气吞声的将其买下来。

    老爷子的琉璃像要是被别人买去了,崔家丢失的颜面,可不是能用五万两银子就能够买回来的。

    老方走出芙蓉园的时候,还在不停的搓手,李易甚至能够感觉到他整个人都在抖。

    想想也是,这就像是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光蛋,忽然掌握了点石成金的神技一样,还能稳稳当当的站在这里,已经说明他的心理素质很不错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比点石成金还要厉害,毕竟琉璃可是比金子还要贵一些。

    李易其实对他的这种行为很不理解,以老方如今的身家,买下一座大宅子完全没有什么问题,要是方嫂那一关过得去,美妾也能随时迎进家门,可是他虽然有钱了,却从来都不见花,给柱子娶媳妇的钱,一年前就应该存够了吧?

    仔细想想,自己好像也是这样。

    好容易赚来的钱,还没怎么花,全都被柳二小姐给败光了。

    “怎么了?”马车忽然停了下来,李易记得刚刚出芙蓉园不久,没理由现在就到家,掀开车帘问道。

    “姑爷,你要不要进去看看?”

    老方脸上露出犹豫的表情,指了指身侧的巷子说道。

    “今天不去了?!崩钜卓戳艘谎壑?,放下车帘说道。

    “好?!崩戏降懔说阃?,下了马车,将车帘掀开。

    李易跳下马车,向巷子里走去。

    ……

    “李公子,小姐今天不在呢!”小翠打开门,摇了摇头说道。

    “不在?她去哪里了?”李易看着她问道。

    “刚刚去铺子里了,小姐可能到晚上和若卿姐姐一起回来?!毙〈淇醋潘档溃骸袄罟右灰吹纫坏??”

    “不用了?!崩钜滓×艘⊥?,说道:“我先走了?!?br />
    小翠站在门口,看着她走远,才关上门,走到院子里,问道:“小姐,你为什么要骗李公子说你不在家???”

    曾醉墨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门外再次传来敲门声。

    “一定是李公子又回来了?!毙〈湟槐咦?,一边问道:“小姐,这一次,我要怎么说呢?”

    她将门打开一条缝隙,探出脑袋,说道:“李公子,小姐说她不在,你……”

    她怔了怔,看着眼前的陌生人,疑惑的问道:“请问您找谁?”

    听到身后传来和小翠不一样的脚步声,曾醉墨深吸口气,转过头正要说话,看着站在院子里的人,怔了怔之后,脸色立刻就变的苍白起来。

    那中年男子叹了一口气,说道:“醉墨,你来京都这么久,怎么都不回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