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怎么不动了?”

    几人身后数百丈远的林中,有人小声轻咦了一声。

    自从这几名番邦商人从金玉阁离开之后,他们就奉命跟在这几人的后面。

    番邦就是番邦,一点儿警觉性都没有,背着价值数十万两的宝贝,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在路上,一路出了城,走的路也越来也偏僻,简直就是在为他们这些跟在后面的人着想。

    荒山野岭,杀人夺宝,毁尸灭迹,简直没有比这种地方更适合行事的了。

    等到他们再往前走一段,走到更加荒僻的地方,自己等人就可以动手了。

    忽有人小声说道:“他们怎么不动了?”

    “他们把东西放下来了?!?br />
    “不好,他们好像发现我们了!”

    领头人闻言也是一愣,不过随后就猛地在一人的头上抽了一下,说道:“慌什么慌,他们只有五个人,就算是发现我们了,又能怎么样?”

    “动手!”

    二十道人影从林中急掠而出,向着那五人的方向飞速而来。

    其中一名男子将背着的袋子小心的放在一边,说道:“几位兄长,你们休息片刻,这些人全都交给我吧?!?br />
    身旁一人咬牙说道:“不要这样,二哥刚刚闯进天榜,人人都拿我当软柿子,三天里被人挑战了十八次,心头这一口闷气不出,实在是意难平啊……”

    对面,纷纷取出黑布遮面的二十人惊讶的发现,那五人不仅不逃,竟然有两人直接迎了上来……

    “杀!”

    领头人低声说了一句,长刀出鞘。

    一刻钟之后,二十人个人鼻青脸肿,全身的衣服被脱的只剩下一条兜裆布,反手绑在树上,脸色苍白无比,表情惊恐,绝望……

    “饶,饶命……”

    眼睁睁的看着几名番邦男子连他们的兜裆布也扯掉,像是想到了什么,众人额头上汗如雨下。

    “你们,不讲,道义!”其中一名番邦男子看了看他们,磕磕绊绊的说了几句,将长刀在手中拍了拍,更是让所有人都心中一颤。

    ……

    “大哥,刚才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们?”山林之中,稍稍年轻一些的男子快步上前问道。

    那男子摇了摇头,说道:“二十条人命,官府一定会追查到底,到时候万一查到点儿什么,不是给盟主惹麻烦吗?

    放心,丢了这么大的脸,这些人一定不会太过声张的?!?br />
    “倒是便宜他们了?!?br />
    交谈的声音小下去,脚步声也逐渐远了。

    不知过了多久,另一处山林,才有声音传来。

    两道人影走进林中,依稀的可以看出是一男一女。

    “三郎,你先别急……”

    似乎是有脱衣服的悉悉索索的声音,随后才是女子有些担心的声音:“三郎,在这里,不会被别人看到吧?”

    “不会的?!蹦凶拥暮粑行┐种?。

    “那,那好吧?!迸有∩盗艘痪?,悉悉索索的声音开始变大。

    “两位,可不可以,先等一下?!?br />
    两人身后某处,忽然有声音传来。

    女子脸色瞬间就变的惨白,转头看了一眼,下一刻就有尖叫的声音传来。

    “------”

    “两位,两位,两位别跑??!”

    “回来!”

    “麻烦帮帮我们,日后定有厚报!”

    ……

    “崔家二十位仆从被人脱了个精光,绑在城外的树林里,过了一夜才被砍柴的樵夫发现?”

    李易揉了揉眉心,看着柳二小姐,问道:“你安排的人,到底靠不靠谱?”

    柳二小姐挥了挥手,李家的下人将几只大箱子抬进了屋里之后,恭敬的退了出去。

    她衣袖一扫,便有一个箱子的箱盖自动打开,里面随意堆放着的各种珍珠宝石玉器,让整个房间都变的璀璨了不少。

    “好,就这么干!”李易拍了拍桌子,说道。

    柳盟,议事厅。

    “都记住你们的目标了吗?”吕洛坐在上首,低声说道。

    “记住了,楚州,金玉阁!”

    “庆安府,金玉阁!”

    “青州,金玉阁!”

    ……

    下方有十余人回应之后,不多时,众人从议事厅中走出,一辆辆马车从大场中驶出,每辆马车之后,都有十余人随行,沿着各个方向,逐渐消失在官道上。

    ……

    最近两日,上到权贵,下到民众,热议的自然还是琉璃。

    勾栏向来都懂的追随大众的潮流,勾栏中流传的故事,也与时俱进,这几日几则关于琉璃的传说,在民间广为流传。

    比如之前讲过的《西游记》中,那位沙和尚曾是天庭的卷帘大将,就是因为打碎了王母娘娘的一只琉璃盏,才被贬下天庭,可见就算是在天宫,琉璃也是十分珍贵的……

    再比如,集齐七颗不同颜色的琉璃球,就能够召唤出一只神龙出来……

    又有传说,琉璃就是女娲补天所用剩下的补天石……

    佛经有云,药师琉璃光如来在行菩萨道之时曾发愿,愿身如琉璃内外明澈,净无瑕秽;并以此焰网庄严之功德,度化众生之病苦……

    当然,权贵们很少去勾栏听那种东西,他们在乎的,是王家明日在芙蓉园举行的琉璃义卖。

    崔家在京城的主宅。

    二十人齐刷刷的跪在地上,低着头,面色发白。

    崔姓男子厉声喝道:“你们二十人,打不过他们五个人?”

    昨日领头的人根本不敢说其实对方只出动了两个人,将头埋得很低,说道:“二爷,我们也不知道,那些番邦商人,竟然每一个都是高手!”

    崔姓男子脸色阴沉无比,若不是那些琉璃是真的,这拨买卖他们没有亏,这些人哪还有命在?

    “倒是小瞧了那些番邦商人……”他看着跪在地上的一群人,冷冷的说了一句:“自己去领罚!”

    京都城外,一处庄园之中,两名紫衣男子站在最前方,身后还有蓝衣黄衣人数十名,众人纷纷跪伏在地上,高声说道:“恭迎娘娘!”

    中年道姑从天上缓缓飘下,迈步走进院中,一名紫衣男子将覆盖在院中某物上的红布扯掉,指了下方一座高耸的白玉雕像说道:“娘娘,这是属下遣手艺高明的石匠,花了三个月的时间雕琢出来的,一定能……”

    中年道姑看了他一眼,问道:“听说,京都的许多寺庙,都有了琉璃佛像?”

    紫衣男子愣了愣,说道:“回娘娘,确有此事,属下也曾想,若是也能为娘娘打造一座琉璃像,怕是能吸引到数不清的信徒,但除了寒山寺从番邦商人处得来一尊琉璃观音,长安县伯送给长公主一座琉璃像之外,其他几座,都是从皇宫里传出来的,我们根本接触不到……

    属下也曾派人找过番邦商人,至今一无所获,不过,洛川王家明日要在芙蓉园举办琉璃义卖,到时候也有我们的人参与,一定能找到足够多的琉璃,为娘娘塑像!”

    “长安县伯?”道姑眉头皱了皱。

    “是的,长安县伯李易?!弊弦履凶拥愕阃匪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