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和尚被禁卫带了下去,怕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慧王妃被皇后娘娘带走了,崔贵妃也一同跟了去,地上的琉璃碎片被清扫完毕,殿内紧张的气氛恢复,人们开始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琉璃器上。

    权贵们对所剩不多的琉璃开始疯狂的竞价,价格一路飙升,和尚们有的笑容满面,有的尽是愁容,本来就不多的琉璃像还被摔碎了两座,今日以后,拥有琉璃像的寺庙又多了几座,让其他寺庙该如何自处,如何吸引信徒,如何获得香火?

    沈姓男子看着沈素,说道:“素素,我们过去吧,你娘和姑姑都在那边?!?br />
    沈素点点头,说道:“爹,您先过去吧,我马上就来?!?br />
    等到自己的父亲离开之后,沈素转过身,看着身后的一人,微微施礼说道:“刚才多谢世子殿下?!?br />
    李轩摆了摆手,说道:“应该的?!?br />
    随后,他又有些疑惑的开口:“你真的不认识沈数吗?”

    “那是家兄?!?br />
    沈素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我就说嘛!”李轩脸上露出恍然之色。

    “妙玉,太医过来了,我们去那边吧?!背鲁蹇戳死钚谎?,瞥见有挎着医箱的太医从外面匆匆进来,转过身,搀扶着陈家三小姐向前面走去。

    ……

    ……

    李易从后殿走出来,表情郁郁。

    老皇帝的身体是越来越不好了,已经到了说两句话就喘的地步,再加上他那种工作狂的状态,怕是真的连两三年都熬不过去了。

    打算必须早做,干完这一票大的,就开始真正的谋划后路,双管齐下,最起码到时候也会多一个选择。

    众人见他从殿后走出来,脸色似乎有些难看,心思各异。

    薛老将军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没事,不就是两三万银子吗,不要告诉我你们家缺这些钱,被陛下训一顿都是轻的,搁老夫身上,怕是会把你小子的屁股打肿,那么多银子就那么轻易的砸出去了……”

    “是啊,小子你就偷着乐吧,陛下只是训了你一顿,换做别人,这会儿怕是脑袋都掉了……”马老将军也走过来,说道。

    李易怔了怔,说道:“两位将军误会了,陛下刚才没有训我啊……”

    刚才老皇帝真的没有训他,两个人就赃物分配又进行了细致的讨论,李易最终还是没有说服老皇帝不收税的事情,本来他就是无本生意,白白的了几十万两,再三十税一,这么算下来,差不多有一万两银子又被他黑去了……

    “呵呵,你说没训就没训……”两位老将相视一笑,年轻人好面子,他们理解,以陛下那种铁公鸡的性子,两三万两就被他这么糟蹋了,没训才怪……

    王家家主从李易的身旁走过,两人的目光对视了一瞬,脸上同时露出了一个只有对方才懂的笑容。

    薛老将军摸了摸下巴,疑惑的问道:“你小子,你什么时候和王家勾搭上的,这可是大财神啊……”

    ……

    ……

    “哼,看来陛下已经开始对他不满了?!绷硪槐?,角落里,有人向这边望了一眼,冷声说道。

    另有一人应声说道:“恃宠而骄,到今日这一步,全都是他咎由自取?!?br />
    “若是如此,我们便可在背后推波助澜一番,等他真的失去了圣眷……”一人脸上浮现出莫名的笑意,“那时候,无论是贵妃娘娘还是崔家秦家,都不会容他?!?br />
    李易随便找了一个理由搪塞了薛老将军,穿过大殿的时候,稍微关注了一下,这一次怕是至少有三十万两银子进账,难怪老皇帝刚才看他的眼睛都是绿的。

    还好这是一个有节操有底线的皇帝,要是换做哪个昏君,怕是杀人夺财的事情都能做出来。

    走到殿外,看到李明珠一个人站在那里。

    听到身后传来声音,李明珠回过头,看着他说道:“父皇和你说的,应该不是那琉璃像的事情吧?”

    “公主殿下,要努力了啊……”

    李易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叹了口气,转身离去。

    李明珠看着他的背影,脸上浮现出疑惑之色……

    殿内,最后一件琉璃器已经被某一个权贵拿下,至此,所有的琉璃都有了新主人。

    几十件琉璃器,这其中还包括佛像佛珠这些佛门才能用到的东西,权贵们真正能拿到的还要再少上一小半,大多数人,今日也就只是鉴赏鉴赏,开开眼而已。

    和尚们也不是尽兴而归,只有极少数寺庙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更多的和尚开始担心,日后寺庙的香火问题……

    便在这时,王家家主走出来,笑着说道:“还真是巧了,几日之前,王家刚刚从番邦商人那里买下了一批琉璃器,本想着收藏起来,但看到陛下为了国家,为了黎民百姓,将宫中的宝物都捐献出来,王某深感惭愧,决定将那些琉璃出售,出售所得,半数捐赠国库,王某已经请示过陛下,三日之后,将在芙蓉园中举办琉璃义卖,到时候,还希望大家能够赏脸……”

    众人闻言,纷纷一愣。

    番邦虽小,而且偏远,但盛产奇珍异宝,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王家从番邦商人那里买下了一大批琉璃,看起来,似乎数量还不少的样子。

    刚才还有不少人因为没有买到琉璃器而郁闷,此刻心中又升起了几分希望。

    若是还有大批的琉璃器,那自己能得到的几率,不是很大了?

    “敢问王兄,王家有多少琉璃?”一位中年人站出来问道。

    王家家主笑了笑,说道:“一定能让到场的诸位满意?!?br />
    这就说明非常多了。

    一个和尚问道:“敢问可有琉璃佛像?”

    “那番邦远在海外,乃是佛国……”王家家主话只说了一半。

    无数和尚脸上都焕发出光彩。

    这句话的意思是,不仅有佛像,数量还不少……

    但凡是京都的商人都知道,番邦商人简直是他们的财神,带来的东西珍贵,价格不高,转手卖出去,便是十几甚至几十倍的利润。

    只可惜番邦商人可遇不可求,李县伯遇到了一次,送了公主一座雕像,王家也遇到了一次,看样子收获更为巨大,虽说要捐献一半给国库,但这次怕是还有得赚……

    他们这些日子也在满京都的寻找番邦商人,这等好事,怎么就没有落在他们的头上?

    当然,就算落在他们的头上,他们也不会像王家一样,为了讨好陛下,白白扔出去几十万两银子……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京都刮起了一阵琉璃之风,勾栏瓦舍,街头巷尾,人人都在讨论,听说寒山寺的门槛短时间内被踩烂了三条……

    没有琉璃像的寺庙是残缺的寺庙,吸引不到足够的信徒,没有琉璃器的权贵不是真的权贵,家里没有几个琉璃器镇着,你敢说你是权贵?

    权在那里,又贵在哪里?

    琉璃代表了身份,代表了气运,人人都想得到……

    现在,这个机会来了。

    王家家主瞬间就成为了整座大殿的焦点,人群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上去。

    膳食局。

    掌膳都快哭出来了:“李县伯,李大人,李院长,这些枣,是崔贵妃明日钦点要做枣糕的!”

    “那给你们留一半?”李易想了想说道。

    掌膳猛的摇头:“七成,不能再少了!”

    “六成,不行的话我让长公主来问问?!?br />
    “来人,快给李县伯称枣……”

    【ps:书友提供的第一篇番外已经发在公众号,公众号搜索“不是荣小荣”,曾经试过番外发起点,但是会影响正常阅读,以后没有意外都发在那边,有兴趣的书友可以去看看?!?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