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帝的表情放松下来,说道:“说吧,到底有什么办法?”

    “臣想和陛下做一笔生意?!?br />
    “生意?”景帝撇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这天底下,还是第一次有人找朕做生意?!?br />
    李易心道老皇帝吹什么牛逼呢,第一次和人做生意?

    那上次用可爱的永宁诱惑他让他和齐国人打比赛的事情是谁干的?

    如果不是怕揭穿了他,让他脸上无光,可能会让亭下的侍卫做出什么不可预料的事情,今天还真不给他这个脸了。

    “满身铜臭,竟然还想把朕拉进去……”景帝再次端起茶杯,说道:“你先说吧,说出来朕考虑考虑?!?br />
    “臣忽然想起来陛下是一国之君,不应该沾染这些铜臭之事,臣还赶着给公主殿下送礼,臣告退……”

    李易退到亭下,景帝恼怒的声音传了过来。

    “回来!”

    “陛下召臣还有何事?”

    “说,到底是什么生意!”景帝拍了拍桌子。

    “什么生意?”李易一脸疑惑。

    ……

    ……

    李易坐在景帝对面,将那锦盒放在桌上,不急不缓的抿了一口茶。

    小样,和自己玩这个,缺钱的是他又不是自己,看谁先着急……

    “你哪来那么多琉璃器?”景帝看着他问道。

    “臣在自家后院不小心挖到了一个琉璃矿,里面的琉璃器数之不尽,用之不竭,放着也是放着,臣就想着拿出来为国家做些贡献,只是要是直接捐献给国库,天下人未免会说陛下巧取豪夺,谋取臣子财产,臣自然不能让陛下的名誉受损,所以,臣打算和陛下做一笔生意?!?br />
    “你确定?”景帝看了他一眼,说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既然是从你家后院挖出来的,那就全都交给国家吧?!?br />
    “当然……不确定?!?br />
    老皇帝这些日子肯定经常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说话是越来越不要脸了,李易连忙说道:“其实呢,这些琉璃器,只是臣从家里的后院取材,好不容易才做出来的,大自然虽然鬼斧神工,有哪里能斧出这么惟妙惟肖的公主像,这是臣请了京中巧匠,耗时半年才一点一点的雕琢出来,这其中的材料费,人工费,设备维护费,精神损失费……,都是臣自己先垫付的?!?br />
    “你能造出琉璃?”景帝看着他,表情微震。

    “陛下要是想学,臣可以教您……”李易拱手说道:“一两年之后,陛下就是用琉璃做屋顶上的瓦片都行……”

    “朕还没有奢侈到那种地步,琉璃做瓦……”景帝撇了他一眼,说道:“朕若是真的那么做,怕就是史书上记载的千古第一大昏君了……”

    景帝摆了摆手,说道:“既然是做生意,你需要朕做什么?”

    “臣需要陛下在宫中召开一个琉璃鉴赏会,邀请京都官员权贵进宫观赏,当然,权贵来不来不要紧,主要是他们家的夫人要来,尽量一个都不能少……”

    景帝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这是想要将皇后也牵扯进来?”

    随后,他就像是想通了某件事情,看着李易,惊愕道:“你的意思是说,一两年之后,琉璃会卖的和瓦片一样便宜,你要在琉璃的价格没有降下来之前,把它卖给京都权贵?”

    “陛下英明!”

    景帝摆了摆手,说道:“这样一来,到那时候,你如何面对京都权贵,如何在京都立足?你就不担心这些事情?”

    “臣为什么要担心?”李易疑惑的问道:“臣又不打算卖琉璃占权贵的便宜,为什么要面对他们?”

    景帝愣了一下,看着他问道:“你又把谁拖下水了?”

    “王家?!?br />
    “------”

    “王家对于这样的事情,的确不太容易拒绝,不过,这样一来,你就是要朕去算计朕的臣子了?”景帝眯着眼睛看着李易,说道:“李易啊李易,通过此事陷朕于不义,你居心何在!”

    李易怔了怔,脸上浮现出愧疚之色,躬身道:“陛下,臣知道错了,是臣一时鬼迷心窍,无意中将陛下陷入了不义的境地,臣知错,臣这就回家反省,琉璃器臣不卖了,回家融了做瓦……,臣告退!”

    ……

    片刻后,景帝指了指桌上的锦盒,目光直视着李易,问道:“类似于这样的,你打算卖多少银子?”

    李易想了想说道:“这一类是精雕细琢,最最顶级的作品,少于两万两不卖?!?br />
    景帝摇了摇头,说道:“有谁会用两万两去买一件琉璃器?”

    “臣前两日才八千两卖出了比这个小上一半的观音像?!崩钜卓醋潘档?。

    “向朝廷缴税了吗?”景帝问。

    “……”

    “这个不重要?!崩钜字噶酥缸郎系慕鹾?,说道:“陛下觉得,如果这盒子里面的是崔家老太爷的琉璃像,标价两万两,崔家会不会买?臣家里的工匠技艺很高,臣打算多做几个……”

    “这样不好吧?”景帝怔了怔之后,脸上露出犹豫之色。

    “那算了,反正琉璃太多了放在家里占地方,臣打算拿出去五文钱一斤处理了?!?br />
    “你打算给国库捐献多少?”

    李易刚要开口,景帝便挥了挥手,说道:“三成,最少三成,这件事会造成多大的影响,你比朕要清楚,一个王家,怕是还顶不住?!?br />
    李易愣了愣,脸上露出肉疼的表情,咬牙说道:“好,三成……,就三成吧?!?br />
    见他答应的这么爽快,景帝怔了怔之后,揉了揉眉心,说道:“就算是装出来的心疼,你能装的再认真一点吗?”

    “朕改主意了,朕要五成!”

    李易决定回去以后就把图书馆里表演系的书全都吃透,不过这次不用装了,五成李家吃不下,贪心不是一件好事,王家拿两成是要担风险承受权贵怒火的,老皇帝拿四成是要借着这个虎皮……,龙皮,再加上皇家宣传和运营的费用,也不算多。

    自家拿四成,看似亏了,其实是大赚特赚。

    至于三成就是真的心疼了,立刻说道:“陛下,四成,四成不能再多了……”

    又花费了一刻钟的功夫,终于在脏物分配上和老皇帝达成了一致,皇家四成,李家四成,王家两成,崔老太爷的像先做一打,拿到各地去卖,同一天时间,王家在京都进行慈善义卖,这个大便宜就让给崔家了,不用谢……

    和老皇帝越来越有共同话题了,这笔交易的谈成,比李易预想的,要少费了不少口舌。

    “对了,那琉璃观音像,你八千两卖给谁了?”像是想到了某件事情,景帝眯着眼睛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