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家人戒荤腥,小李施主莫要开玩笑,宴席还是不必了?!碧从±虾蜕械牧成弦谰纱诺男θ?,说道:“方才小施主说什么观音……”

    某一个时刻,檀印大师的声音忽然戛然而止,目光死死的盯着桌上的观音像。

    他身后的几个年轻和尚也瞪大了眼睛,下一刻,脸上就浮现出了虔诚之色。

    老方有些警惕的上前一步,如果这些和尚敢动手抢东西,他也就不客气了。

    “大师,大师……”李易见檀印老和尚不说话了,伸手在他的眼前轻轻晃了晃。

    檀印大师身体一震,随后脸上立刻浮现出愧疚之色,说道:“阿弥陀佛,老衲一时失态,还望小李施主不要怪罪?!?br />
    “无妨,无妨?!崩钜仔ψ虐诹税谑?,说道:“不知大师觉得,这一尊观音像,价值几何?”

    “阿弥陀佛……”老和尚再次念了一声佛号,说道:“此乃观世音菩萨坐像,又岂是世俗这些黄白之物能够衡量的?”

    “大师的意思是……”李易看着他,有些不确信的问道:“难道这是无价之宝?”

    “无价之宝?!?br />
    檀印老和尚点了点头,说道:“琉璃本是无价之宝,如此珍贵的菩萨琉璃坐像,价值更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理应在寺中接受信徒的供奉,不知小李施主能否割爱,将这琉璃菩萨像,赠与我寒山寺?”

    李易表情怔了怔,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檀印老和尚。

    他原本以为他自己就够不要……,就够不拘一格了,没想到这檀印大师,居然比自己还要不要……,还要不拘一格。

    都说是无价之宝了,怎么还有脸皮说出赠与你们寒山寺的话?

    老方闻言,一张脸立刻垮下来,上前一步,虽然这老和尚看起来有些不好惹,但要是他想要把这东西抢走,一定要让他尝尝自己拳头的厉害。

    “大师说笑了……”李易笑了笑,说道:“这尊琉璃观世音像,是我们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得来的,价值不菲,正欲卖给法华寺……”

    檀印大师脸色一变,立刻问道:“不知小李施主,打算将这琉璃观世音像卖多少银子?”

    “五千两?”李易有些试探的问道。

    “法华寺给你们多少,我寒山寺出双倍!”

    檀印大师还未开口,他身后的一名年轻和尚就立刻上前一步,急切的开口说道。

    “法明,退下?!碧从〈笫η嵘盗艘痪?,那年轻和尚立刻退回去。

    年轻和尚虽然退下去了,但是脸上却露出了焦急之色。

    寒山寺和法华寺是京都附近最有名的两座寺庙,都拥有着极多的信徒,若是这珍贵的琉璃观世音坐像被法华寺得到了,他们定然会将其当做宝物一样供起来,并且大肆宣扬以吸引信徒。

    这样一来,寒山寺岂不是会被他们很快的比下去?

    李易撇了那年轻和尚一眼,五千两的双倍,那不就是一万两?

    这么大的数额,这年轻和尚就能做主------和尚居然这么有钱,看来老皇帝这次的反贪,怕是搞错了对象??!

    “刚才是老衲唐突了?!碧从±虾蜕卸岳钜资┝艘焕?,说道:“只是这观世音像,对于我寒山寺至关重要,还请小李施主千万行个方便,至于价钱,还请小李施主放心,我寒山寺,绝对不会让你吃亏?!?br />
    “好说好说?!崩钜装诹税谑?,说道:“我与大师乃是朋友,若是真要卖这佛像,当然也是先考虑寒山寺?!?br />
    老和尚再次念了一句佛号,“阿弥陀佛,如此老衲就先谢过小李施主了?!?br />
    ……

    ……

    半个时辰后。

    “多谢小李施主,老衲告辞,小李施主不必再送了……”

    “大师再见……”李易笑着将檀印大师和几个小和尚送出门外。

    一个小和尚提醒年轻和尚道:“师兄,你可抱紧了,千万别掉下来,要是摔坏了,就罪过大了!”

    “放心吧?!?br />
    那年轻和尚将包裹里的东西抱得紧紧的,这可是将寒山寺发扬光大,吸引信徒,一举盖过法华寺的大好机会,他又怎么会粗心大意?

    “倒是忘了,这次找小李施主,是想让他帮忙翻译一本经书的?!碧从±虾蜕刑玖丝谄?,悠悠的说道。

    如今经书的事情虽然暂时搁置了,但收获却远胜与经书千倍百倍……

    “大师这便走了?”一道柔柔的声音从身侧传来,檀印大师转过头,微微点头道:“李夫人?!?br />
    简单的寒暄两句,檀印大师和几个和尚转身离去。

    只是走了两步之后,他又回头看了一眼,目光若有深意。

    “师父,怎么了?”年轻的小和尚疑惑的问了一句。

    檀印大师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走吧……”

    ……

    ……

    “我滴个亲娘……”

    目送檀印大师和几位和尚离开,老方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端起茶杯的手有些颤抖。

    八千两,足足八千两??!

    那一堆沙子烧出来的东西,最后居然卖出了八千两,而且,根据那些和尚的反应来看,这个价格,还有可能再往上加一加……

    走出院门,望着不远处的那堆沙子时,瞬间觉得自己是这世上最富有的人了。

    屋内,李易在堂中踱着步子,一坐玻璃观音像卖到八千两,反正和尚有钱,如果再捣鼓出来一个其他的佛像,告诉法华寺寒山寺在我这里两万两买了一座琉璃观音像,法华寺会不会用三万两把佛像买下来?

    如果再告诉寒山寺,法华寺花五万两买了一个更高更大的琉璃佛像,寒山寺会不会再花十万两买一座尊享升级版的观音像……

    如果再告诉法华寺,寒山寺用十五万两-----算了,做人不能这样,这也太丧尽天良了,这么坑和尚,会造报应的。

    就算要坑,也不能逮着寒山寺和法华寺猛坑,什么金山寺,南华寺,东华寺,北华寺,西华寺的……,坑一个换一个地方,坑完了景国去齐国,坑完了齐国去赵国,把全天下的和尚都坑一遍,那得多少银子?

    坑完了和尚还可以坑道士,打造一堆琉璃的太上老君像,景国齐国赵国走一遍……

    发财了发财了……

    王家算什么,马家算什么,从此以后,李家就是这个世界的首富!

    【ps:还欠两章。求个月票,开书以来,最近两个月才开始求票,这个月距离分类月票前五已经很近了,从来没达到过这个位置,仅此一个月,希望大家能投下票,求助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