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关于上朝时间,前文有说过,景帝体恤百官,上朝时间延后了一个时辰,古代的真实上朝时间是很早的?!?br />
    “你们好大的胆子??!”

    刚才被他点出名字的官员,已经被从外面涌进来的禁卫拿下,景帝看着下方,脸色阴沉至极,“几年时间,数十万两银子……,朕不是在养官,是在养一群蛀虫!”

    “臣有罪,求陛下开恩!”

    “求陛下开恩!”

    “陛下开恩呐!”

    ……

    ……

    此事此刻,再也没有人抱有一丝幻想,近十人跪倒在地,恸哭出声,涕泗横流。

    景帝脸上浮现出一丝倦色,挥手说道:“削去这些人的官职,先把他们押入大理寺,家产查抄,查抄所得,全都充归国库!”

    很快的,那些人就被禁卫们带走了,下方的朝臣一个个噤若寒蝉,望着地面,不敢抬头。

    刚才被陛下点出名字的,官职最高已经达到了正四品,再往上一点,就是六部尚书的级别,近些年来,如此大规模的罢免官员,还是首次。

    而看陛下的样子,这还这是一个开始。

    难道,陛下真的下定决心,要颠覆整个朝堂吗?

    “昨日,算学院将账目核查的结果送到了宫中?!本暗圩?,向上方走去,重新坐回龙椅,说道:“一条条的账目,朕整整翻了一夜……,朕很痛心……”

    听到陛下的声音沉下来,不少朝臣的心也沉了下去。

    按照之前的情形来看,任何有问题的账目,都瞒不过算学院的学生,岂不是说,所有京官贪腐的证据,都掌握在陛下的手中?

    想到这里,即便是那些问心无愧的官员,也觉得有些后背发凉。

    至于心中有愧的,脚下已经有些站不稳了。

    这一次,难道真的无法逃掉了吗?

    ……

    ……

    “小子,陛下最信任的就是你了,这一次,陛下真的打算将那些人一网打???”薛老将军推了推李易,皱眉问道。

    刚才老皇帝那么大声音说话,吵的睡不着,李易其实已经醒了,闻言睁开眼睛,说道:“陛下会怎么做,几位将军不会不清楚吧?”

    马老将军摆了摆手,说道:“陛下这些日子的作为,和之前大不相同,便是我们几个也有些猜不透了,你小子别买关子了,快点说……”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陛下怎么可能会看着朝堂乱掉,几位将军放心吧?!?br />
    薛老将军瞪着眼睛问道:“你小子真的知道内情?”

    “嘘……”李易竖起了一根手指,小声说道:“这一次,能不能把握住机会,就看几位将军自己的了……”

    片刻之后,薛老将军一脸喜色,问道:“此言当真?”

    李易反问道:“我什么时候骗过几位将军?”

    “好小子……”薛老将军拍了拍他的肩膀,再搓了搓手掌,眼中精光大放。

    一道淡淡的香气从身旁飘过来,公主殿下站在他的身旁,问道:“是不是有什么好事情?”

    在早朝之时,能进入这座大殿的女子,只有公主殿下一个,李易想了想,觉得长公主还是要带一带的,正要开口,身边又有一道身影凑了过来。

    ……

    ……

    “户部左侍郎冯远,出身寒门,科举失利,是朕将他破格录用,这十五年来,一手提拔上来的,户部掌管钱粮,一个左侍郎,你们知道他贪了多少吗,十五万两,整整十五万两??!”

    “你们又知不知道,为了五万两的军费,兵部尚书和户部尚书差点在朕的面前打起来,还不够他冯远一年贪的!”

    “度支主事陈英,你们可能不了解,朕记得很清楚,元和八年进士,元和十年,朕提拔他为度支主事,八万两,三年八万两……”

    景帝的声音从悲愤逐渐变为沉痛,下方的朝臣,有人面色苍白,浑身颤抖,也有人的脸上露出了羞愧之色。

    “你们在场的这些人,不是没有问题,你们不比朕刚才拿下的那些人好上多少,你们摸着自己的良心,你们还有良心吗?”

    ……

    ……

    片刻之后,似乎是说的累了,景帝有些颓然的坐回龙椅,说道:“朕说完了,该你们说了?!?br />
    朝臣大部分依旧低着头,整个大殿寂静一片。

    这个时候,谁先开口,谁就要最先迎接陛下的怒火。

    “臣有话说?!?br />
    在这样的寂静中,一道不急不缓的声音从一根柱子后面传了过来。

    看着从那柱子后面走出来的年轻人,众人脸上都浮现出了意外和不解之色。

    李县伯,居然是李县伯!

    这次清查账目之事,是由算学院的学生完成的,作为算学院院长,又是朝中圣眷最浓的一人,他本可以置身事外,却在这种时刻站出来,到底想要干什么?

    难道他不知道,陛下正在气头上,谁出头谁倒霉吗?

    人群中,吏部侍郎李明泽抬起头,脸上露出担忧之色,兵部尚书严炳眉头微皱,京兆尹董文允诧异的望了一眼,也有几个角落里,投来了幸灾乐祸的眼神。

    “说?!本暗劭戳讼路揭谎?,淡淡的说道。

    “启禀陛下?!崩钜滋鹜?,说道:“算学院开院已经半月,为了给学子们创造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臣想在算学院内开挖一处内湖,然而学院预算不足,因此想向陛下申请一笔拨款……”

    话音未落,殿上已经有不少人怔在了原地。

    现在说的是挖湖的事情吗?

    陛下说的是贪腐,和挖湖有什么关系?

    退一万步说,挖湖和算学院学子学习又有什么关系?

    李县伯当真以为,仗着陛下的看重,就能在朝堂上这么放肆吗?

    没等他们有任何反应,又有一道人影走出来,薛老将军声音粗犷,说道:“老臣斗胆,想请陛下拨款十万两,为前线将士添置一批新的军械……”

    李易看了薛老将军一眼,开口就是十万两,姜还是老的辣,心也是老的狠啊……

    众人还没有想通薛老将军为何要凑这个热闹,殿内又有声音传来,长公主殿下走上前,说道:“儿臣奉旨筹建女子学院,经费暂差五万两……”

    宁王世子,科学院院长李轩上前几步,说道:“科学院即将开院,欲向陛下申请五万两研究经费……”

    ……

    ……

    疯了,都疯了。

    这是朝臣们最直观的感受。

    正是因为国库吃紧,才会有这次的清查账目和陛下的雷霆震怒。

    这个时候说这种事,不是自己找死吗?

    李县伯癔症犯了,薛老将军老糊涂了,还能够理解,但是公主殿下和世子殿下上来凑什么热闹?

    朝中当即就有不少人变了脸色,也有不少人脸上露出了幸灾乐祸之色。

    下一刻,景帝站起来,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中,缓缓说道:“新算学对我景国至关重要,将士们在前方杀敌,军械不可缺,筹建女子学院,也是造福女子的事情,科学院之研究,于国有益……,可国库吃紧,需要将银钱用在最紧要的地方……”

    景帝想了想,说道:“国库不可擅用,这样吧,朕从内府中抽出一万两,至于如何分配,你们自己去商量吧?!?br />
    薛老将军连忙说道:“陛下,万万不可,内府负责的是宫中开销,万万不可和这些混为一谈?!?br />
    景帝摆了摆手,说道:“无妨,以后宫中宴席的规格降低一等,朕再从其他地方省一省,总能省出来的?!?br />
    满殿朝臣一脸愕然,陛下居然没有丝毫责备,顺利的将话题接了过来?

    和这些事情相比,闹得朝堂几乎崩溃的账目一事,似乎更加重要吧?

    众多朝臣之中,有一中年官员忽而回过神来,下一刻,呼吸有些急促,面色也变的潮红起来。

    他深吸口气,大步的上前一步,正气凛然的说道:“陛下,内府负责宫中开销,已是经过精细打算的了,用度万万不可削减,身为臣子,理当为陛下分忧,臣愿意为我景国将士捐出两万两!”

    朝中不少官员愣了一下,互相对视一眼之后,终于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当即有不少人的脸色变得激动起来……

    【ps:还欠三更?!?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