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这是在为陛下做事,为朝廷做事,我有什么错?”秦锋脸色涨红的站起来,看着上方的家族长辈,一脸的气愤之色。

    “愚蠢,这种事情,是你能插手的吗?”

    秦家四爷,也是秦锋的父亲,指着他,大怒道:“你知不知道,这会得罪多少朝臣,为我们秦家平白无故的树立多少敌人?”

    本以为会得到众人的赞扬,没想到迎来的却是一顿训斥,秦锋心中气氛难平,秦家是秦余的秦家,不是他的秦家,他的前程,他的未来,需要他自己去挣,这是他的机会,在家族中根本得不到的机会,直视着自己的父亲,大声说道:“这是奉陛下之命,关秦家什么事情?”

    “朝中形势何等复杂,你真以为这件事就仅仅是查账这么简单?”秦彦看着他,沉声说道:“你们这一查,直接将我秦家推到了和所有朝臣的对立面,还有陈家,崔家,曾家……,你们,你们此次闯下大祸了!”

    秦彦脸色阴沉无比,这次的祸事,牵扯到的不仅仅是他们几个家族,更是直指他们背后的蜀王,那李易这一招借刀杀人,实在是太过阴险!

    坐在最上首的秦相站起来,缓缓的说道:“明日不用再去算学院了,这件事,不允许再插手?!?br />
    秦锋一脸的不服,正要开口,有一秦家下人从外面匆匆忙忙的跑进来,说道:“不好了,陈家的立森,立森公子在醉月楼吃饭的时候,被人毒杀了!”

    堂内众人闻言,脸色皆是一变,秦锋愣了一下,目光不敢置信的望了过去。

    ……

    ……

    陈家的陈立森公子在醉月楼和朋友吃饭,一番吃喝之后,走出醉月楼门外,没有几步就倒了下去,口吐白沫,脸色发青,没多久就不省人事……

    好在附近便有一个医馆,抬进去之后,立刻就诊断出来是中了毒,试了数种解毒方法都没用,后来捏着嘴巴生生给他灌了两斤粪水,经过了一番呕吐之后,才醒转过来。

    好不容易醒过来的陈公子,看到身前一片污秽的情形,便又再次晕了过去,直到现在还在昏迷之中。

    事发之后,醉月楼上到掌柜,下到伙计厨子就全都被人控制了起来,然而几个时辰过去了,官府还是没有从他们口中问出什么有用的东西。

    只是知道昨日新招了一个厨子,事发之后,那厨子就再也没有了任何消息,仿佛从人间彻底消失了一般。

    前些日子,礼部员外郎家的公子才被人毒杀,这件事情到现在还没有彻底平息,陈家就又有一位公子中了相同的招数,正当众人心中怀疑,是不是那幕后黑手再次动手的时候,又有一件事情传了出来。

    工部李侍郎家的次子李健仁,逛青楼时从楼梯上不慎摔下来,一条腿当时就断了,人还躺在家里没有醒来,宫里刚刚派了御医过去,目前生死不知。

    如果这件事情还没有引起人们的重视,那当崔家的崔习新差点在街道上被一辆疾驰而过的马车撞死的时候,众人就算是反应再迟钝,也应该知道,似乎是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发生了。

    ……

    ……

    “怎么样?”

    秦家,看着从外面回来的老三,秦彦走上前问道。

    那中年男子走过来,说道:“陈家去过了,立森已经醒来,一直呕吐不止,陈家担心他出什么事情,又让人把他打晕了过去?!?br />
    “李家呢?”秦彦又问道。

    中年男子开口说道:“李健仁……,太医说若是明日能醒来,就没有大碍?!?br />
    秦彦眉梢一挑:“那若是醒不过来呢?”

    “若是醒不过来?!敝心昴凶犹玖丝谄?,说道:“那便再也醒不过来了……,李家现在一团乱,陛下把禁卫都派出去了,那处青楼已经被人围了起来,不允许一人出入?!?br />
    “崔习新还好,被身边的下人推了一下,只是受了皮外伤?!敝心昴凶用嫔醭?,说道:“那些人,胆子也未免太大了!”

    “陛下说过,贪污三万两以上,脑袋就得留下?!鼻匮寤夯旱目?,说道:“若是不这么做,等待他们的,也是一个死字?!?br />
    陈立森被人下毒,李健仁生死不知,崔习新------差点在大街上被马车撞死?

    两人身后,秦锋站在那里,嘴唇发白,身体颤抖,眩晕一阵一阵的袭来。

    秦彦回头看着他,问道:“现在,你知道你们都做了什么蠢事吗?”

    噗通!

    秦锋双腿一软,直挺挺的跪了下去。

    ……

    ……

    陈立森,崔习新,李健仁……,三位京都有名的纨绔子弟同时出事,官府介入调查之后,自然也将许多人们不知道的细节挖了出来。

    比如,他们都是算学院的学生,再比如------他们都参与了协助御史台清查账目的事情。

    得知了这样的信息之后,事情便明显的不能再明显了。

    报复,或者说是震慑,威胁……

    短短几天的时间之内,京都就有多位官员被他们一手送入了大牢,该抄家的抄家,该斩首的斩首,有人没了前途,有人没了性命……

    官场之上的事情,哪有那么简单,官员有派系之分,牵一发而动全身,或许被他们送到大牢里的,就是某一个派系好不容易才布局好的重要棋子,便是因为他们的插手,多年的努力付诸东流……

    当然,这种可能性也有,但是朝中任何一个派系,都不可能有胆子同时得罪崔家和陈家。

    能做出如此疯狂之事的,更有可能本身就就是隐藏在朝臣中的巨贪之辈,一旦被查出来,必将是个死字,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孤注一掷,会做出这种丧失理智的事情也不奇怪。

    京中发生了这种恶劣到极点的事情,消息自然很快就传到了宫中。

    据说天子得知此事之后,大为震怒,当即便令密谍司全力调查此案,同时,督促御史台推进清查进度,不得有丝毫的耽搁……

    毕竟,谁都知道,若是这样一直查下去,做出那些事情的幕后黑手,也将无所遁形。

    浓浓的阴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笼罩了整个京都。

    便在这时,又有几则消息的传出,使得整件事情,陷入了僵局。

    继陈立森中毒,李健仁重伤,崔习新惊惧致病之后,秦家的秦锋,不慎染上了风寒,高烧不退,卧床不起,曾家曾子鉴,被热水烫伤了脚,不能行走,冯家三公子患上癔症,韩家五少爷马上风发作……

    总之,一夜之间,十一位协助御史台清查账目的算学院学子病的病、伤的伤,伤的很突然,病的很巧妙,不伤及性命,但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怕是要在家里养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