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县县令一年内贪污白银近万两,被纠察御史当场查出,当即便被禁卫拿下,押送京都。

    望县。

    某位御史对望县县令拱了拱手,笑着说道:“崔大人廉洁奉公,当真为我朝官员之表率,这些账目清清楚楚,没有任何问题?!?br />
    “分内之事,御史大人谬赞了?!贝尴亓钚α诵λ档?。

    “我等还有职责在身,就不在此地多留了,告辞?!蹦俏挥范源尴亓钏盗艘痪?,转头对身后的三名年轻人说道:“我们走吧?!?br />
    “本官送两位大人?!?br />
    崔县令将那些人送到门口,在两位御史转过身的时候,微不可查的对其中一位年轻人点了点头。

    清河县。

    “半年三千两,卫县丞,你很有本事??!”

    名叫万旭的御史冷冷的看了清河县丞一眼,挥手道:“拿下!”

    方才查验清河县衙的账簿,发现其中存在着三千两的亏空,涉及账目,全都是由这位卫县丞经手,按照陛下的旨意,贪腐一千两以上的,便可当场令禁卫拿下,押送京都。

    卫县丞被两位禁卫按着肩膀,看着后方一个年轻人,大声道:“我认出你了,曾家,你是曾家的人,本官不就是拒绝了你们的招揽吗,竟敢如此诬陷本官,本官一定会在圣上那里讨一个公道!”

    “带走!”

    万旭冷哼一声,这次算学院的诸位学生,是奉了陛下之命协助他们清查账簿,实际上已经不是协助,若是没有他们,这次的任务根本不可能进行的这么顺利。

    亏空的账目明明白白的摆在那里,不管他们之前有过什么私怨,贪污便是贪污,无可狡辩。

    “找死……”看着那卫县丞被押送走,曾子鉴扯了扯嘴角,一只手拿着算盘,跟在诸人的身后离开县衙。

    一日之内,便有三名官员因贪腐之事被押解进京,京都附近诸县的官员,人心惶惶。

    而京都各衙门,并未被查到的人,心里也终于开始慌神起来。

    朝廷每年都会派人来清查账目,但实际上查出来的,少之又少,有胆子在账目上做文章的,又哪能那么容易的被查出来?

    然而这次,陛下似乎是动真格的了,请了算学院的学生协助查账,朝廷多少年都没有查到,他们一插手,所有人便无所遁形,谁都知道,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源头便在那些学生身上。

    ……

    ……

    “混账东西,他们就是这么为朝廷做事的!”勤政殿,景帝猛的拍了拍桌子,面色阴翳至极。

    一天时间,就查出了牵扯到数万两的案子,国库吃紧,近些日子,他几乎每一文钱,都是精打细算的,可没想到,底下这些官员,在贪腐之上,竟是如此的大胆!

    若是连京都都是这样,那更加偏远的地方,又会是何等情形?

    朝廷近些年来的财政拨款,都去了哪里?

    各地每年在税收上的账目,又有多少人在弄虚作假?

    “还请陛下保重龙体,不要气坏了身子?!背5抡驹谒纳砗?,一只手按在景帝的背上,缓缓开口。

    “陛下,依老臣看,清查账目一事,不能再做下去了?!北阍谡馐?,秦相站出来,躬身说了一句。

    “查,为何不能查!”景帝拍了拍桌子,冷声说道:“朕倒要看看,朕的眼前,到底还有多少像这样的蛀虫!”

    秦相抬头看了一眼,叹了口气,默默的退回原位。

    清查账目是必要的,朝廷每年派御史去各地核查,总会抓出一些蛀虫出来,对于其他官员,也是一种震慑。

    然而都说清廉为官,两袖清风,但是真的能做到这几个字的,又有几个?

    算学院学生的查账之法,他已经了解清楚了,如此一来,几乎是所有官员的账目往来,都会**裸的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这会对整个朝廷,整个天下,产生多大的震荡?

    真要按照陛下所说的,彻底清查,恐怕……国将不国??!

    景帝低头看了一眼下方的十余人,问道:“诸位爱卿,还有什么要说的?”

    包括两位丞相和六部尚书在内,无一人应答。

    都是官场上的老狐狸了,陛下这次分明是铁了心要肃清一批人,此时提出反对的意见,岂不说明心中有鬼?

    况且,陛下这段日子以来,行事越发的雷厉风行,专权独断,甚至到了不听劝谏的地步。

    即便大多的诏令,都是为了景国,为了天下,但是手段上,还是太过强硬,若是处理不好,整个朝堂,怕是都会发生震荡啊……

    ……

    ……

    算学院,陈立森崔习新等人刚刚回来,皆是面露春风,意气风发。

    “我们的运气实在不好,为什么只有你们查出来了?”李健仁脸上的表情有些郁闷,叹了口气说道。

    其他三组人员,今日皆有收获,唯独他们查的账目,没有什么大的纰漏,算是无功而返。

    崔习新笑了笑,说道:“无妨,清查账目之事,怕是还要进行很久,你们的运气总不至于一直那么差?!?br />
    这时,曾子鉴忽然看了崔习新一眼,问道:“望县县令……”

    崔习新看着他说道:“那是家中一位族叔?!?br />
    两人目光对视,相视一笑,都从对方眼里读懂了一些东西。

    “这次回去,总算能扬眉吐气一回了?!背铝⑸α诵?,脸上不免的露出了得意之色。

    在今天之前,他们甚至没有想到,这次清查账目,居然会有这么大的收获。

    那些御史,一个个都是摆设,只要不做的太过明显,这完全是他们几个的盛宴。

    想想到时候家中那些人的脸色,心中不由的畅快至极。

    算学院的其他学子看着他们几人从身旁走过,脸上皆是露出了羡慕的神色。

    今日发生的事情,他们已经有所听闻,论能力,他们远超这些人,却是没有机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泼天的功劳落到他们头上……

    ……

    ……

    秦家。

    某处房间,一位妇人面露忧色的说道:“也不知道锋儿在那里怎么样了,好几天都回不了家,自己怎么照顾自己?”

    坐在桌案前的中年男子开口道:“夫人不用担心,他已经不是孩子了,自己能够照顾好自己的?!?br />
    “我们做爹娘的,不能给他什么,一切都只能靠他去挣……”妇人叹了口气,说道:“好在陛下对于算学院十分重视,锋儿从那里出来以后,你去求求父亲大人,给他在朝中谋一个好差事,秦余是秦家大公子不假,可我家锋儿身上流着的,也是秦家血脉??!”

    “我知道了?!敝心昴凶映烈髁艘换?,点头说道。

    房间里面持续了片刻的寂静,那妇人又道:“陛下这次要清查账目,会不会查到你这里?”

    中年男子摇了摇头,说道:“下面的一些小打小闹而已,抓几个县令县丞之流,也就够了,此事牵扯甚大,陛下的命令只是一时的,持续不了多久,这样下去,过几天朝堂就会乱,到时候必然会停止,查不到六部这种地方?!?br />
    “这件事情,与我们没有什么关系?!?br />
    中年男子抬起头,说道:“就是算学院不容易进去,否则要差人告诉锋儿一声,让他千万不要参与此事,即便是御史台隐瞒了那些人的身份,也经不起有心人去查,日后若是真有机会做官,怕也是祸不是?!?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