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再用这种眼神看我了?!?br />
    李易正在脑海中搜索资料,抬头看了一眼,老方眼睛瞪得像铜铃一样,像这样看他已经看了至少一刻钟的功夫。

    自从知道这几块他口中的“破烂玩意儿”,能实现他娇妻美妾大宅子的梦想,他就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

    “还是不行……”李易叹了口气,无色玻璃到现在还没有烧出来,得想办法把里面的金属元素给清除掉,而且这里面的气泡不少,视觉冲击效果大打折扣,拿到外面说这是上天恩赐的琉璃,价值万金,也没多少人信啊……

    改进,工艺必须改进,而且到时候要做造型,少不了能工巧匠,还必须是自己人,交给别人心里不踏实。

    随手将手中的残次品扔掉,老方一个饿狗扑食的动作,终于在落地之前将其救下,自己却摔了一个狗啃泥。

    从地上爬起来,来不及拍掉身上的尘土,怒视着李易,说道:“姑爷,你干什么!”

    轻轻的抚摸了一下手中的物件,这是什么,这是宅子,是小妾,是梦想,而且前些天他的梦想变了,大宅子对他来说已经不是问题,要是能住在姑爷说的宫殿里,身边几十号人伺候着,那该多么舒服?

    李易看着他,叮嘱道:“这东西现在还没那么值钱,穿成珠子,做成首饰,弄一些好看的造型才值大钱,告诉他们好好干,别偷懒,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浪费?!?br />
    “谁敢偷懒,打断他的狗腿!”老方将手中的东西小心的收起来,大步的向外面走去。

    其实这段日子最偷懒的是他,不过就在刚才的那一刻,他忽然醒悟,姑爷既然把这件事情交给了自己,就要尽心尽力的去办,不能偷懒,不能懈怠,不能辜负姑爷对他的信任和期望!

    虽然他在心里对于这东西能不能卖到那么高的价钱还存有疑惑,但姑爷不会闲着没事让他去做没有意义的事情,走出门外,看到几个熊孩子在趴在沙子堆上玩,在距离最近的熊孩子屁股上踹了一脚,怒骂道:“一边儿玩去!”

    ……

    ……

    二月上旬,算学院湖边的柳树已经开始抽芽,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湖水清澈,偶见游鱼,微风从湖面吹过来,坐在有着小小坡度的草地上,靠着柳树,捧着一本《三十年科考五十年模拟》……

    这样的场景自然是李易想象中的。

    现在只有光秃秃的草地,草地另一边,几个没有按时完成课业的学子被绑着双手蛙跳,再远一些,则是看热闹的人群。

    上课的钟声响起,人群四散开来,快步向教室走去。

    李翰圆滚滚的身体站在一处教室门口,从他身旁路过的学生,都要恭敬的说一声:“先生好?!?br />
    胳膊下面夹着一本书册,等到铃声响起第二遍的时候,才慢吞吞的踏进了教室。

    和几天之前相比,如今的他显得更加稳重和成熟,在学子面前向来不假辞色,任何人都不能将他和昨天下午坐在摇摇车上憨笑的傻货联系起来。

    “起立!”

    “先生好!”

    教室里立刻传来整齐划一的声音。

    算学院的规矩很多,比如早上上课前要做早操,第二套全国小学生广播体操,虽然动作比蛙跳更加羞耻,但却是那个不经常露面,又在学院有着绝对话语权的院长规定的,所有人都不能违背。

    体操或者蛙跳,这是一个不用犹豫的选择。

    百多名糙汉子在操场上尬舞当然是很辣眼睛的场面,所以李易看了一次之后,就再也不看了。

    当初在算学院招生的时候居然没有想到,应该找一些女学生进来的,虽然不可能让他们在一起上课,但下课了远远的能看到也好。

    要不然,在上流社会某种风气盛行的这里,常年见不到女人,李易还真的担心学生宿舍发生什么丑闻,他这个院长也面上无光。

    不过,这个提案通过的可能性并不大,虽然京都的女子这段时间以来,境况改变了许多,但还没有到成年男女可以同在一个教室读书的程度。

    算学院一边是正在建设的景国女校,另一边是已经建设完毕,不久就会开院的科学院。

    科学院就算了,肯定也不可能有女子,公主殿下的女校就不一样了,到时候可以组织两个学院的学子进行一些浅层次的交流,及时的把算学院某些学子心中的不正之风给掰回来。

    教室里面,李翰正在黑板上写着什么。

    他的身高不够,李易让木匠特意为他订做了一个台阶。

    这小子天生就是搞数学的,尤其是在用不到高等数学的情况下,这近一年的功夫,已经将初等数学玩到了某种境界。

    算学院的学生其实要比后世那些学生要好教也好管的多。

    大家都是成年人,而且是自觉性高的恐怖的成年人,能通过招生考试的人,也不缺算学底子,他们缺少的是思维的转换与引导,阿拉伯数字对于他们来说已经能够熟练的掌握了,现在正在循序将近的将之前的传统思维转换过来。

    几位算科博士分别带不同的科目,《初等代数》与《初等几何》目前还是主要的学习科目,李翰不教这些,用他的话说就是,不想教这些小孩子才玩的东西,他是整个算学院,唯一一个能教《算学应用》的先生。

    《算学应用》这门课,涉及到的都是具体问题,比如把鸡和兔子放进笼子里,在不发生什么不可描述事情的前提下,怎么确定两种动物具体数目的问题,比如不用爬到屋顶,利用影子测量勤政殿高度的问题,再比如行军打仗时,日行一百里的景国将士多久能追的上日行八十里的齐国兵士的问题……

    诸如此类,等等等等。

    “有借必有贷,借贷必相等?!?br />
    李翰在黑板上写下这几个字,随手指了指下方一人说道:“王旦,你来解释一下,我上节课讲过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下方一个少年人无奈的站起来,说道:“回先生,有借必有贷,借贷必相等,这是借贷记账法的基本规则,具体内容是……”

    少年人解释清楚了这一概念,李翰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很好,坐下?!?br />
    他转过身,说道:“今天,我们就通过几个具体的例子来说明一下,借贷记账法,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李易从窗口望过去,李翰已经踏上了台阶,挥舞着小短胳膊,在黑板上费力写着什么。

    很难想象,他才刚过十岁,如果这样发展下去,不用多久,自己就可以安然的享受退休生活了。

    “快点长大吧?!?br />
    李易看着教室里的那道身影,默默想到。